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懂懂日记:2020-07-17


疫情后。

医院实施陪护管制。

一病一陪护,通行证原则。

整个病房楼,清静了。

过去,等个电梯要老半天,排队排老长。

如今,即便是饭点,也没几个人。

我觉得这样挺好,谁一说来看,一句人家政策不允许就搪塞过去了,接待很累的,那哪是看病人?分明是看猴。

当然,陆续也有来看的。

昨晚6点多,我在走廊里溜达。

巧遇SNOOPY。

我问,你咋来了?

我以为她家人在这住院,没想到是来看我的,我们俩感情很好,但是又仿佛不大好,半年见一次?也就这么个频率,彼此都忙,倒是很多交集,婚前她骑车,婚后她打球,这两年她貌似去搞瑜伽去了,见不着了。

她是80后,但是应该接近于90后,也不显年龄,主要是不操心,独生女,家境很不错,属于城二代、企二代,学习也不怎么好,但是毕竟父母舍得花钱,也帮她弄了一份很像样的工作。

在县城,你要想找好婆家,体面的工作是第一前提。

你就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卖个衣服。

不可能嫁个好人家。

身份不行!

她那体面工作也吊儿郎当的,跟我差不多,倒是自己做了点小生意,有琴行,有车行,做的都不怎么出色,但是也没倒闭。

我那架钢琴就是她卖给我的。

给我拿了一些一次性用品,垫屁股下面的布,还有口罩之类的……

我说,真让人感动啊。

她说,别自作多情了,我是去拜访客户,顺路来看看你。

我问,今年生意怎么样?

她说,琴卖的不错,疫情期间琴行不开业,大家只能买琴在家练,你现在在市场上淘个二手琴很难。

我说,我儿子今年考级,他说现在学校里的琴都排不上队。

她说,是的。

我问,车行呢?

她说,亏。

我问,要亏掉裤子了?

她说,那不至于,没有太大的运营成本,就是房租+工资,我现在把主要精力放到医疗器械上了,医疗机械今年做的很好。

我问,你什么时候做医疗器械了?

她说,我一直都在做啊,你不知道?

我说,我不知道啊。

她说,你对我关心太少了。

我说,我咋感觉今年没生病的呢?医院多冷清,连个人都没有,我下楼经常我自己在电梯里,我一进电梯就发冷,这个电梯运过多少死人。

她说,胡说八道的,尸体有专属电梯。

我问,你今年做的是增量?

她说,是的。

我问,你这是去医生家送礼?

她说,送什么礼,就是每家每户送个西瓜。

我说,西瓜不值钱,还不如发个红包。

她说,就是维系感情,眼里有人家,礼是礼,合作是合作,大家更在意的是眼里有没有你。

我说,多给点钱,西瓜送不送无所谓。

她说,不是那么回事。

我问,你咋不请人家吃饭?

她说,一般很少有出来吃饭的,我都是等人家下了班,去家里一站,接着走。

我问,几点去?

她说,7点。

我说,还早。

她说,我一会就走,我车停马路对面了。

我说,我送你。

她问,屁股不疼了?

我说,不疼了。

她说,不疼才怪,我爸做过这个手术,原先我们两家商量的是生两个娃,不管男娃女娃,第一个娃跟老公姓,第二个跟我姓,前两年大家都催我要二胎,我爸我妈也催,结果我爸做了痔疮手术后,不让我生了。

我说,切身体会了。

她说,是的,我爸说刀割着太痛苦了,坚决不让闺女生了,剖过一次了再剖一次,太心疼了。

我说,180度大转弯。

我送她去车上,我看了看,所谓的西瓜不完全是西瓜,还有一些啤酒,每份价值在百元左右,的确只是随手礼。

我看了一下名单,没有高级别的,多是普通小医生。

我说,XXX,这个是我高中同学。

她问,亲的?

我说,没亲过,但是是亲的。

她说,那一起吧,我拉着你。

我说,接近20年没见了,不知道还认识不。

她说,去试试。

夜班,没在家,老公在家,单纯看老公,看孩子,看家里的布局,就是普通家庭,我不由的感叹了一句,农村孩子哪怕有出息了,成了家,立了业,家里还是一股农村风,这个是遮不住的。

半个城里人。

实事求是,我不大愿意见同学。

因为我总觉得大家不老,光我自己老了,特别是我这个同学,前段时间还在群里拉投票了,评选最美天使,我看了看她照片,依然是20来岁的模样,不知道是不是使用的之前的照片。

我步行回病房时,在篮球场的围栏外站了一会,我发现其中一个大高个也是我同学,但是不同班,我对他印象很深,因为他小时候是兔唇,手术后也有痕迹,这个属于印象很深刻的系列,不知道他是在医院工作还是只是过来打球,我读书时太普通,他不会认识我。

我旁观了老一会,我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他,确认了一下,的确是我表同学,牙结石有点厚,应该去清理一下了。

SNOOPY这种,虽然是女的,但是咱不把她当女的。

就是没想过朝女性朋友方面发展。

而是当好朋友。

有一点,一起聚餐之类的,她经常买单,在县城,有这个意识的女人,都是非常独立的,能把自己当个人而不是当女人的,就是她不希望大家因为她是女的就不用付出。

我很喜欢这种大户人家出来的姑娘。

浑身大气。

遇到这么出色的朋友,你若是非要朝那方面去努力,等于把一块美玉当砖头使了,舍本逐末。

性是很廉价的。

我发信息问小护士:要苹果不?

她问,好吃不?

我说,超级好吃。

她说,我换完班过去拿。

我这里水果成灾了,虽然现在不允许探望,但是我内部读者也不少,大家觉得懂懂来做客了,怎么不招呼招呼,买个水果啥的过来看看。

医院附近的水果,多是好看不好吃的。

香蕉,20多厘米长。

苹果,硕大。

都不好吃。

但是,看病人好看,哇,苹果咋那么大?

又贵。

最初医生让多吃点水果,我就让同事去进口水果店里买,后来是他们从网上买的盐源丑苹果,的确丑,但是的确好吃。

我自己也吃不了多少。

香蕉眼看着烂。

小护士来了……

我们又一起去走廊。

她说,你这屁股扭呀扭呀的,很像抖音上的那个街溜子,就是抽根华子的那个。

我问,你抽烟不?我给点上。

她说,我不抽烟,去年我去卫校代课,下了课就有学生给我烟抽,要么苏烟,要么中华。

我说,不读高中就读卫校的,都是混日子。

她说,班上两个女生,光因为卖淫被处罚过三次了,有时我也在想,这些孩子,最终又都是护士了,她们在学校里干什么,父母根本不知道。

我说,我对孩子教育就一个原则,哪怕打也好,骂也罢,必须读完高中,至于什么中专、当兵,都不是选项,也就是20岁以前,要尽量避免接触社会,小男孩还好一些,小女孩一旦接触社会人,基本就完了。

她说,咱读书的年代,高中毕业还是个傻子。

我说,我上大学了都不知道奔驰宝马是什么,从小到大基本没看过电视剧,没看过报纸,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高中以后,全年无休,每个月休一天半。

她说,一定要让孩子好好学习,你什么成绩就会有什么同学。

我说,孩子能否成才,基本就是偶然性,咱要保证他人性别出太大的问题,对于一些极品成功人士而言,的确是有一定的必然性,就是说绝对天赋者基本就是绝对必然性,多数人最终就是偶然性做主导,也就是运气。

她说,信命了啊?

我说,是事实。

她说,貌似现在初中没有复读的了。

我说,是的,基本就是一次性的,但是也扩招了,今年收5500个高中生,只要别太差,问题不大。我有个师姐,她本身还是老师,闺女今年中考,平时成绩在5000名左右,她很是担心,生怕考不上,过去成绩还是很不错的,为什么突然落差这么大?就是因为她生了二胎,闺女性情大变,自暴自弃了,也管不了,倘若真考不上,你只能考虑技校或中专。

她说,现在孩子都管不了。

我说,我儿子,现在已经管不了了,但是有个好处,他怕老师,所以我有什么想法,都是先灌输给老师,老师再灌输给他。

她要回家照顾孩子,没多聊……

走到电梯又回来问了一句:突然没人环绕了,有没有失落感?

我说,我过了那个阶段了。

她说,那就好。

晚上,我哥打电话给我,问我几点能见面?

我说,随时都可以。

他说,不是不让进吗?

我说,我可以出去。

他说,你别乱动。

我说,没事。

他开车到停车场,我步行过去。

他问,晚上能回去不?

我说,不让回,可能是怕我回去乱搞,说是不能乱动,不能使劲。

他问,还要几天?

我说,三两天,说是清理的不干净,可能要给再刮刮。

他说,什么技术啊?

我说,正常,这东西就跟理发一样,洗干净了,吹干了,还是要修一修的。

他说,遇到点小麻烦,图纸改了两次都没通过。

我问,因为什么?

他说,现在审批单独摘出来了,前置了,就是你不符合规定就不给你通过,而咱最初设计的方案是交罚款,例如规格不够,密度不够,那按照标准交罚款就行了,现在问题就卡在这里了,你若是按照原来的图纸,那么直接就拿不到许可证,你若是按照他们规定的标准,咱没法干。

我问,不是说可以吗?

他说,过去可以,现在不可以。

我说,人家那些绿化率达不到的,不都这么搞吗?

他说,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

我问,能谈不?例如开个价。

他说,有难度。

我说,你找人打听打听,尽量的不要频繁的改图纸。

这是工程行业的潜规则,很多领域都是会计算违法成本,例如我不这么做会被罚款多少钱,但是我可以省多少钱,只要有账算就可以了,最常见的就是容积率、地下停车场……

我做这类业务的原则是,干爽。

就是不拖泥带水,不同流合污,可以跟罚款做交易,但是尽量的不跟人做交易,我让我哥去打听,也不是说中间人出个价给他多少钱他来摆平,而是我希望是给开个什么价的罚单把这个事搞定。

王石说从不送礼,那他的工程怎么推进的?

都是计算的违法成本。

个人是很容易为道德所左右的,作为企业,特别是作为大企业,例如百度,更多的是把道德当成本去计算,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推理,李彦宏是烂头了心?

也并非如此,他们也是有自己的使命感的。

不可能尽善尽美,一定会犯错的,只是先犯与后犯的关系,有些是主动犯的,有些是被动犯的,建筑物盖起来了就是生米煮成熟饭了,过去很多更恐怖,什么手续没有,楼起来了,你看,孩子都有了,你不给出生证明?

你不给是吧?

那我把房子卖了,业主闹我,我解决不了,自然就成了群体事件。

必然就解决了。

我哥买那房子,入住六年了,还没拿到网签。

还打过市长热线。

有了承诺,一定给个说法……

我们做的这个业务跟房产还不同,小众、隐蔽,说好操作也好操作,毕竟懂的人少,睁一个眼闭一个眼就过去了,说隐患呢也有隐患,绑定不了群体,那么说给你推了就给你推了。

拿不到许可证,就会拖工期。

我跟我哥说,不要广撒网式打听,就摁着一个人打听,别让人觉得咱嘴不严,在不犯错误的前提下,把事搞定。

牛哥跟我讲过一句话,在道上久了的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狼是狗。

这么说吧,这条产业链上。

不管是谁,都是如此。

应该说,又是狼,又是狗。

按理说,我出面会容易的多,大家认识我的也多,会给个面子,其实这也是错觉,P大的事是可以刷脸的,只要是超过1万元的事,人人都是腹黑模式,就是在商言商,越是熟人越容易被宰,反而他是有顾虑的。

没有障碍也要设置上障碍。

否则这个钱不好拿。

不如找我哥去,他谁都不认识,意思是改来改去不合适,你们这里符合规定了,那里又不符合了,八个部门要盖章,各家标准又不同,等于数学里的交集,我们太难了,能否通融一下?给我们下个整改,开点罚款,对不?

虽然给不了大红包,但是华子管够。

只有进了工程领域,你才知道《教父》这部电影的伟大。

一切都是生意。

不需要掖着藏着,也不需要请客吃饭。

就是明谈就可以了。

我愿意给与什么,我想得到什么。

能行,就行。

不能行,就算。

去年,我还理解不深,总是求爷爷告奶奶,四处请客,后来我发现,谈感情是很弱智的事,这就如同身边对我好的朋友也很多,他们若是开口让我给发个广告,我可能一口就回绝了,但是陌生人给我点钱,可能我屁颠屁颠的就给干了。

一样的道理。

但是,有个原则,绝对干爽。

不犯低级错误。

你有交易的心,你可以敲开大部分偶像家的门,甚至说,可以睡到你身边所有高傲的姑娘……

但是,你不能傻到跟人家谈价格。

这就如同我那年带队去泰国,一群小伙都去夜店HAPPY去了,还剩余两个,有个小伙是新浪大V,但是他很单纯,广东人,白白净净的,当年的90后,差不多是今天的00后,在某个领域是很专业的,但是人际方面简单了一些。

去夜店人均消费是2500元。

服务非常好,双人浴,全程还给录像,做成U盘给你。

有些姑娘是泰国的。

有些是中国的。

芭提雅这些是合法的。

当时有两个人没去,我没去,因为我带队,还有一群女生,她们虽然也怂恿我去体验,但是我觉得真去体验了,她们会很失望的,觉得懂懂是个衣冠禽兽。

还有一个就是这个大V。

他是看上了我们的导游,这个导游的确很有味道,但是年龄不小了,应该跟我差不多。

大V就问我:董老师,你看,我……

我说,很简单,你把去夜店的钱用在她身上,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他突然觉得开悟了。

后来,挨了一顿骂。

他是这么问的:我给你2000元,能跟你在一起吗?

不是我杜撰的。

当年同行的,全是读者,很多朋友都是见证者。

可以这么说。

每个人,在国内是一个样子。

在国外是一个样子。

只要舍得付出,没有谁是不会被感动的,之所以没有被感动,只是因为付出的太少,有的人就是嘴硬,我就是讨厌他,他给我多少我都不动心。

在上海给你买了套别墅。

可以不?

只为拉一拉你的手。

为什么很多简单的事情反而搞复杂了?

就是大家总想反着搞,拉拢一下感情,免费的,我旁观过皮卡这个群体,那些开20万以下皮卡的,一进城被抓了,四处打电话,终于放了,嘚瑟的不得了,在群上炫耀半天,而我们这些开猛禽、坦途的,貌似从来没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是这些人办事更加的简单干脆,计算违法成本就是了,进一次城被抓到无非100元,说自己是乡下来的不懂,那么只罚款不扣分,口头警告一下就可以了。

我开了接近十年皮卡,貌似没因为进城问题被扣过分,咱平时在乡下,偶尔进次城,诚恳一点,很多时候就批评教育一下就可以了,现在这个问题更不是问题了,全国陆续都解禁了,我从新疆回来时,走的济南市区,刚下高速就遇到了交警,特意问了一下,济南交警说:放心跑,济南不限行。

只要有花钱的姿态,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

很多问题之所以搞复杂了,就是我们不想花钱!

前段时间,我还写了个朋友圈,喊我去拉亲,帮着拉被子,为什么嫁闺女要送被子?就是谐音,一辈子。

男孩,富二代。

他爸是有名的养殖大王。

一听养殖大王,貌似不起眼,错了,现在的养殖大王,都是亿级的,你看现在的养殖场就知道了,5千万的都算中小规模。

女孩,也算是个富二代。

俩人都进入了电商领域,不靠父母,这里面有个特殊的关系,就是男孩的表姐夫是电商领域的大佬,曾钧。

男孩、女孩,都在北京,跟着曾钧。

男孩现在年入百万是常态。

年龄都很小,比我小十多岁……

我在朋友圈发过他们的婚礼现场照片,至少从创意、标准而言,都是本地最高标准,我说的不是花钱多,而是审美、艺术。

不是本地这些婚庆公司布的。

外地来的。

事后,他们挨着给我们这些帮忙的回礼,送到家里,一共是五样,烟酒糖茶蜜,烟是中华,酒是梦之蓝,烟是以条为单位,酒是以箱为单位。

我算了算,要好几千块钱。

我还特意跟主任探讨了一下这个话题。

是因为家里有钱而如此大方?

还是因为一直如此大方而有钱?

就是时刻一个标准,只要跟我们打交道的人,我们都让对方占到便宜……

就这么一个心态。

我感觉学习到了很多,很多。

注意,不是针对我。

而是,ALL。

俩新人,谦虚、低调、好学,也就是没让我去当证婚人,否则我真的会这么赞美一番,也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也就是前天我写的,龙种也是一分为二,有50%的概率是街溜子,吊儿郎当的混日子,为什么本地企业一接班就完了?就是因为孩子不行,但是他们俩恰好相反?既有父母身上那种诚信、朴实,又有上进心,不仅仅不问家里要钱,还给爸爸妈妈买东西。

连父母都觉得很骄傲。

大户家的孩子,即便是街溜子,可能没有斗志,但是还有一个共性,就是没有太阴暗的一面,不会想着算计朋友之类的。

交朋友,要结交幸福家庭长大的孩子。

小娟给我发信息,问我幼儿园的事。

小娟跟我父母家是邻居。

信佛。

初一十五还烧香,就在走廊里烧。

三选一,很是纠结。

一个是公立幼儿园,缺点是孩子多。

一个是私立幼儿园,离家近,但是学费太高,跟她工资差不多。

一个是私人幼儿园,类似私塾,全体吃素,学国学。

我问,真征求我意见吗?

她说,是的。

我问,是不是你们佛友普遍建议去读私塾?

她说,是的,那个大姐特别善良,主要是教孩子一些优良品德。

我说,关于教育,我个人就两个观点。第一、教育具有不可逆性,所以不要轻易试错。第二、教育要有现代性。

她问,你选哪个?

我说,幼儿园首选公立,因为本地私立幼儿园多是黑的,没有手续,若是小学,则第一原则是就近。

小娟也比较佛系,对吃呀,穿呀,都没啥讲究,我还真的深入了解过这个群体,这些佛友普遍比较贫穷,他们对财富的认知是全是命,命里有迟早都有,命里没有的时候呢?要学会淡泊名利。

我发现,穷人特别喜欢谈淡泊名利这四个字。

你看看马云,看看普京。

有谁做到了淡泊名利?

相反,生命力很倔强,一直往前冲。

我认识一个佛友,也开了一家私塾,他那个更夸张,是直接读到初中,就是从小到大只接受私塾教育,要学国学、佛学,孩子从小学经,家里没有电视没有网络,小孩从小到大不吃肉,一直素食。

他有九个孩子。

不同的妈,而且多是佛教徒。

不是杜撰的,圈内很多朋友都认识他,人脉没得说,很善良,使我总想起一部美剧,是写一个人研究《圣经》走火入魔了,可能是发现了某个BUG,从而创建了一个教派,在荒漠里成立了一个组织,不少人投奔他,还有大学教授,甚至有研究《圣经》的大学教授,所有女人只能跟他交配,生了很多娃……

刚才找了一下,这部美剧叫《韦科惨案》。

这个世界是不是很荒谬?

所以,要好好赚钱。

越有钱的世界,相对越有思想,人格越独立。

越往下看,越没法看。

这就如同有天吃饭,我们聊到了一个很低俗的话题,公公与儿媳,岳母与女婿,几乎每个人都能说出身边的一些例子。

为什么?

就是穷、落后。

人的欲望比较简单、直接。

不筛选,不区分。

那个救人烧伤的哥们,他被大BOSS接见过,我问他,见了什么感觉?

他说,手特别软,特别热,人特别的随和,仿佛就是我自己的父亲。

有时,我在想。

若是有天,真的遇到了马云这些人,只要不是公众场合,我觉得他一定是很本色的,至少无限包容的,没有那么多规矩,很是随和,玩笑也可以随便开。

大儒,普遍如此。

我这里接待过的大BOSS,有一个算一个,全是这个类型的。

你都很难把现实中的他们与电视上的他们联系到一起。

所以,为什么要保持上进?

就是让自己越来越柔软,越来越有爱。

你别看王思聪飞扬跋扈。

真接触了。

他也一定很有爱,很好相处。

他爹,更是如此。

有年,山东有个企业,突然接到了橄榄枝,复星集团有兴趣入股,但是这边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复星?是不是骗人的?

管他是不是骗人的,无非是骗顿饭。

山东这边,只要企业做的比较大的,都是ZZ化的,包括招待标准、流程,都是如此,例如电视上,大家看国家元首交谈,在一个很大的会议室里,中间两个沙发,然后两边各一排。

在山东的企业里,也是如此。

后来,事竟然成了。

他们也顺理成章的认识了郭广昌。(这家企业后来也上市了)

按照山东人的理解,郭广昌出场,那不应该是威风八面吗?开道的开道,递名片的递名片,你知道吗,大老板是没有自己递名片的,也没有自己按电梯的。

结果,老郭颠覆了在场所有企业家的观点。

人家没有这些虚头巴脑的形式主义。

在办公室聊到尽兴时,一屁股坐办公桌上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懂懂日记:2020-07-17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