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对话6名带货主播:趁着直播风口,能多赚就多赚点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云飞扬1993,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据BOSS直聘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带货主播平均月薪达到了11220元,在全行业所有岗位中仍处于高位水平。

图片来自网络

在国家发改委等十三部门最新发布的《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中,微商电商、网络直播更是被明确鼓励。

极高的收入天花板加上极低的准入门槛,吸引了无数追梦少年上阵带货。

直播间,无数年轻人的梦想之所。

有人梦想成为下一个辛巴 ,有人想在老家买房,有人把主播当成职业跳板,有人仍在努力前进。

员工晓峰:希望能转型直播操盘手

晓峰是典型的东北人,能侃能聊,人特别活泼。最开始是在公司做运营,后来直播带货火了,老板想做直播,就挑中了晓峰。

“刚开始做主播实际上挺懵的,因为不知道怎么跟直播间的粉丝交流,一个人在那里嘚吧嘚,感觉太尴尬了。”

为了做好直播,晓峰研究了包括李佳琦、薇娅等很多头部主播和同行的直播间,话术、直播间氛围甚至包括选品和活动策划都需要学习。

“我们是做画具的,在这个行业也深耕了多年,沉淀了不少忠实粉丝,所以当我们把直播间的各个方面搞好后,成交效果就越来越好了。”

但对于晓峰来说,虽然直播的效果越来越好,但他并不打算一直播下去。

“主播是个职业天花板很低的职业,像我这样的店铺主播也不可能成为李佳琦那样的超级主播,做到头了也就是一个超级客服。所以现在我除了正常直播外,更大的精力花在了选品、策划甚至是产品研发上。我希望能在合适的时机由台前转幕后,做一个直播操盘手。”

在晓峰看来,大部分主播就是客服,通过解答用户的问题,给到用户商品推荐,和用户聊天让用户开心,以此来提高直播间转化率。对于最核心的产品、价格、服务,主播并没有太大决定权。

宝妈秋枫:和一群人聊天挺有趣的

对于秋枫来说,做主播不是为了钱,主要是想找点事干,直播间里能有一群人一起聊天也挺有意思的。

“我应聘主播的过程挺顺利的,为了照顾二宝,这几年我一直在家做家庭主妇,而店里是卖家居用品的,90%的用户都跟我一样是宝妈。老板希望能招一个和用户有共同话题的主播。”

受访的时候秋枫说道:“在直播间介绍家居用品对我不是一件难事,因为这都是我平时在用的东西,该怎么用,有哪些使用的小技巧,这些我都太清楚了”。

和秋枫一起直播的还有另外几个主播,大部分都是宝妈。大家轮流直播,一天大概播10~14个小时的样子。

“因为我们的产品利润薄,没办法像其他直播间那样各种低价、各种活动。我们就是和用户聊天,一边聊天一边介绍产品,用户需要就直接下单。有一次直播我偶尔吐槽了一下老公不愿意带孩子,没想到一下子引爆了直播间,大家纷纷刷屏吐槽起了自己老公。大家感觉就像是朋友一样。”

在秋枫看来,大部分直播并不会有千万上亿这样的成交额,毕竟大家的需求也就那么大,不可能无限买下去的。主播的最大作用就是让用户买得更开心一些,有什么问题也都能直接在直播间解决。

导购乐仔:趁着直播风口多赚一点

对了有着近10年线下化妆品柜台销售经验的乐仔来说,直播间卖货是一件特别简单的事情。“对于各种化妆品的优劣、卖点,对于用户在想什么,我实在是太清楚了。”

原本乐仔并没有打算做直播,本身在老家做导购也做得不错。但疫情之后商场停摆,只能转战线上。

乐仔没想到的是,直播效果那么好。以前一天最多服务几十个客人,但现在每分钟都在服务上千个客人,加上乐仔本就很有风格的导购技巧,转化率特别高。

“我不敢想能成为李佳琦那样的头部主播,但趁着现在这个风口多赚点钱,想在老家买个房子。”

在乐仔看来,现在主播这么火只不过是因为吃掉了很多线下的消费需求,等大家彻底摘掉口罩后,慢慢也就降下来了,所以一定要趁着风口快点卖。

学生楠楠:主播这行是青春饭

学生是现在主播的重要来源,尤其是对MCN机构来说,成本低,好管理,挑选余地大。很多学生也梦想着成为下一个超级带货主播。

楠楠现在是一名大二的学生,平时喜欢穿搭,喜欢分享,微博上也有几千粉丝。对于她来说,做主播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就像同学们都想当网红、做明星一样。

“我长得比较讨喜,分享的穿搭心得也很受直播间用户的喜欢,所以衣服卖得也都还不错。”

但像楠楠这样的主播优等生并不多,一部分学生做主播就是为了体验一下生活,顺便赚外快,有时候甚至会因为想休息或者同学聚会而请假。这些学生一般很快就会被淘汰掉,留下的是真正喜欢直播,打算做这行的。

“我是不甘心一直做店铺主播的,希望能学习更专业的带货技巧,认识更多的业内人士,最好是能签约MCN机构,被培养成专业的达人主播。”

在楠楠看来,主播这行是青春饭,是体力活,等年纪大了,体力、颜值都跟不上了,一定会被淘汰,所以一定要抓紧机会变得更红。

店主老夏:直播间主要靠熟客

对于老夏来说,直播不是机会,而是自己的绝地反击。

“疫情来了,线下的店铺全都停了。不想办法,只能喝西北风。”幸运的是,老夏十几年生意做下来,口碑非常好,也积累了一批忠诚用户。

“线下做不成,那就做线上,在哪里卖不是卖。在直播间里一样能跟用户介绍产品的价格、卖点,各种促销活动做起来也非常方便。”

为了拍视频,老夏甚至专门花一万多买了个单反相机和几个补光灯。

几场直播做下来,在线人数可能不是很高,但成交率特别高。因为来直播间的大部分都是老夏的熟客或者朋友。大家信任老夏,也信任老夏卖的货。

甚至因为在直播间买东西更方便,现在老夏卖得比以前店铺里还要好。

但老夏并不打算成为专职主播,等疫情完全过去,店铺还是要开。“如果不是大家信任我老夏,为啥要买我的东西。要知道,那些大主播的价格比我可便宜多了。”

在老夏看来,直播间东西能卖出去,主要还是因为大家的信任。线下店铺才是最重要的打造信任的场所。直播还是要播,甚至会经常播,但最根本的还是线下店铺。

主播星哥:卖货全靠兄弟们捧场

对于星哥来说,一开始卖货很简单,直播间吼一嗓子,老铁们就都去下单了。“要说我直播带货有多专业,那是胡扯。我直播带货,全靠老铁们捧场。他们是因为我这个人才下单的。”

但现在星哥明显发现,老铁们下单越来越少了。后来星哥又陆续试了快手经典的“砍价”、“连麦”,效果有,但之后下单量还是越来越少。

“我分析下来,老铁们还是喜欢我的,但喜欢不能当饭吃,买个一次两次行,再多就有点难为人了,毕竟老铁们手头也不富裕。”星哥解释说,“另外就是我直播间的货不行,柴米油盐家家有需要,在超市是买,在我这儿也是买,为啥不在我这里买?关键还是质量和价格不行。”

现在星哥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学习带货技巧和优化货品上,“做不到像辛巴那样建自己的供应链,但在老家找一些靠得住的厂子还是能做到的。”

在星哥看来,对于快手老铁以及那些秀场主播,以前可能打赏是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但现在必须要做直播带货。“单纯让老铁大哥们打赏掏钱靠不住,你看看那些靠打赏的主播,顶多‘活’一两年。”

“兄弟们信任我,我给大家推荐靠谱的好东西,这样带货是可以做一辈子的。”

结语

2020年的直播带货可说是烈火烹油、草莽并起。太多人看到了辛巴的王者归来,看到了李佳琦、薇娅的呼风唤雨,寄希望于成为其中的一员。

直播间也一次次上演了各种奇迹。

但在我看来,直播带货是一门流量生意、信任生意,更是电商生意。除了极少数头部主播,大部分主播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

主播可以靠着流量的集聚放大产品的推荐,可以靠着场景化的介绍提升售卖转化率,可以靠着个人魅力增强产品的附加值,但就是没办法把没人要的东西卖出去。

主播很重要,但他的作用是锦上添花而不是无中生有。

不会有主播仅仅因为漂亮可爱就能卖掉成千上万的货,也不会有主播靠着能说会道就把大几千的东西卖给不需要的人。主播是椟,货才是珠。

大部分主播的职业周期也就1~2年时间,对年轻人来说,以正处风口的主播为跳板接触更广阔的天地,也许会是更好的选择。

文中受访对象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云飞扬1993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对话6名带货主播:趁着直播风口,能多赚就多赚点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