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上市20周年,搜狐静悄悄

作者:向阳 

编辑:水笙

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2000年,北京嘉里中心,36岁的搜狐创始人张朝阳站在舞台中央,享受着台下来自全国各地媒体的注目。

这一年,搜狐先后完成了美股上市以及相关并购,规模进一步扩大。

为此而举办的年度报告会,更像是一场庆功宴,张朝阳说:“无论今后多少难关,搜狐也志在必得,实现两年内盈利的计划,建构中国最优秀的互联网企业。”

昨天,是搜狐上市20周年的日子,搜狐却静悄悄地度过了这个极具意义的时刻。

在这个快速变化的商业世界,搜狐正渐渐被遗忘。

截止7月13日,搜狐的总市值远远落后于新浪、微博、网易,下降到了4.35亿美元。新浪市值为26.42亿美元;微博市值为84.62亿美元;网易市值为664.56亿美元。

张朝阳也已经很久没有获得过关注了。作为中国互联网“教父”,张朝阳曾3次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敲钟,分别是2000年7月搜狐上市,2009年4月畅游上市,2017年11月搜狗上市。

他塑造了一个鲜衣怒马的企业家形象,但却在2008年后一度不再专注于公司管理。

他曾对媒体提到,少年得志后,沉迷在功名里自我陶醉,变得狂妄了。在产品上,张朝阳也没有全心投入,做更深入的竞争。这导致曾经的巨头逐渐衰败,搜狐完美地错过了互联网史上的两个重要风口——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

时过境迁,张朝阳上一次受到关注,是因为直播。今年6月8日的搜狐视频直播间里,张朝阳献出了自己的直播带货首秀。

张朝阳直播截图

他穿着一身休闲装,站在屏幕前,宣传着阿道夫、万得妙、小码王等品牌。

他的离场方式还有早年特立独行的风格,在介绍完最后一个产品奥迪e-Tron新能源电动车后,他钻进车里,开着车离开了现场,在观众的困惑中结束了直播。

可以看出来,张朝阳正在努力重回主流视野,也变得更积极和努力。

今年他难得地对外提到了搜狐的好消息,表示搜狐已经从危险的亏损公司,回到了安全地带,接下来要靠产品创新扩大用户规模。

2016年,张朝阳说要用三年时间让搜狐重回互联网中心。重新全面回归的张朝阳称自己只争朝夕,甚至将作息时间改成了“777”——每周7天,早晨7点到晚上7点的工作节奏。

不过,四年过去了,这一目标依然没有实现。今年,是搜狐上市的二十周年,张朝阳还有机会逆转局势、重新回归主流视野吗?

曾经的互联网“教父”

无论是搜狐还是张朝阳,都曾站在互联网行业的巅峰之上。

90年代,中国互联网迅猛发展,依托于互联网服务的发展,门户网站曾是造富的摇篮。

在后来诞生的四大门户中,张朝阳占领了先机。1996年,张朝阳离开麻省理工、创立爱特信,这也是搜狐的前身。而1997年丁磊才创立网易公司,推出中文搜索引擎。1998年,马化腾才创立腾讯,王志东才创立新浪。

早年张朝阳充当着先驱者和教父的角色。

其中一个经典的故事是,1999年,张朝阳到深圳做演讲,台下有700多位听众,其中有一个就是马化腾,他听得特别激动,回去做了一款产品叫OICQ,后来改名为QQ。

爱特信诞生发展的故事中,张朝阳的创业是勤奋而踏实的,在他的回忆里,为了拿到投资曾奔波于纽约街头,一天见四个投资人。准备的商业计划书也花了大功夫,曾经写到坐着难受了,趴在办公室地毯上写。

作为先来者,张朝阳抓住了机会。之后,爱特信更名为搜狐公司,也发展成为中国访问人次最高的中文站点。1998年,张朝阳入选美国《时代》周刊评出的全球计算机数字化领域50名风云人物。

搜狐不断发展,从搜索扩展到门户,有畅游、搜狐视频、搜狐新闻端等优质的产品。在最初的10年,搜狐布局了社交、电商、游戏、搜索、视频、社交媒体等多个领域。

图源搜狐官方微博

随着旗下公司的陆续上市,张朝阳的财富也积累得越来越多。2000年7月12日,搜狐在美国上市;2009年4月2日,畅游在纳斯达克上市,是金融危机之后、2009年IPO第一股,路演爆棚;2017年11月9日,搜狗在纽交所IPO上市。总市值曾接近百亿美元。

从PC到移动互联网,张朝阳不断做出正确的商业选择,最后将自己和搜狐送入舞台中心。

张朝阳受到了史无前例的关注,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中国商业史上少有张朝阳这样的企业家形象:流连于名利场,以半裸的形象登上时尚杂志,在天安门滑轮拍照片,发明自己的舞步。以上种种,也让他被称之为中国作秀史上第一人。

张朝阳坚定地认为,在三大门户竞争激烈之时,营销是一个足以影响战局的手段。他习惯于与媒体打交道,给自己制造话题,以此换来更大的曝光量。

据张朝阳回忆,在营销上他特别能花小钱办大事,所以早年搜狐的市场费用可能只有网易新浪的十分之一,但市场声势却绝对不差。

随着搜狐的掉队,张朝阳的淡出,早年风流企业家的形象已经没有多少人记得,在张朝阳身上,只留下了“中国互联网教父”的标签。

 频繁消失又复出

从搜狐创业的后半段开始,张朝阳开始消失、复出又消失,不安定的状态也反射到搜狐的发展上。

当时,搜狐还处于上升期的时候。特别是在2008年,搜狐获得北京奥运赞助商资格,规模进一步扩大。网络游戏、输入法等业务快速发展。这一年,搜狐第一季度业绩首次超过了新浪。

也是这时候,张朝阳开始消失在公众视野里。在将公司交给高管打理后,公司内部经常见不到他,这种状态甚至持续了两年。

这期间,张朝阳不回高管短信、不主动安排公司会议、不见广告商,时间被他花在了瑜伽、登山、跑步等业余爱好上。

这样的“退休”状态出现在40余岁的张朝阳身上,出现在搜狐上升期之时,是匪夷所思的。

2008年张朝阳发表了一篇名为《人生基本矛盾》,这篇文章表达了他矛盾的心理,他希望自己在自由和效率、生意和生活之间找到某个精确的平衡支点。既不希望被时代遗忘,也不希望成为公司的人质。

张朝阳

掌舵者状态的改变,马上影响到了搜狐。

处于竞争激烈的商业世界,如果不选择主动出击,便会被敌方重拳打倒。

2009年,新浪推出微博,这一重量级产品飞速地发展,逼得张朝阳不得不复出。2010年,张朝阳复出和新浪微博宣战。

为了打赢这一战,搜狐微博倾尽人力物力,内部甚至提出“搜狐微博投入上不封顶”的口号。

这时新浪微博已经具有一定规模和品牌认知度,想要追赶并不容易。

最终,张朝阳选择亲自挂帅的搜狐微博,在微博之战中输给了新浪。

之后,腾讯推出微信,在移动社交领域占据主位。

接连错过机会的张朝阳明白,搜狐已经没有机会再做一个微信或者微博。

搜狐微博的崩溃页面,图源网络

从各个方面来说,当时的搜狐都没有好消息。

在占领先机的搜索业务上,搜狐遭受了百度赶超,早在2006年,张朝阳曾多次表示要在“一年内赶超百度”。

截止2010年第一季度,搜狐市值26.7亿美元,而腾讯和百度的市值均超过了300亿美元。

畅游于2009年4月上市,曾在一季度对搜狐贡献了超过50%的业务营收,但上市不久后,畅游陷入了靠一款游戏打天下的困局。往后一年,畅游一直依赖于一款游戏《天龙八部》,之后推出的《刀剑》《剑仙》等多款游戏都无法为其带来大量现金流。

正值多事之秋,张朝阳却于2011年得了抑郁症,用了近两年时间才康复。这么长的时间里,已经足够酝酿出下一个互联网巨头,也足以让搜狐进一步掉队。

重回战场

抑郁症康复后,张朝阳又找回了以往的节奏,又或许是搜狐不容乐观的情况,增加了张朝阳的紧张感。

这位曾经的“中国互联网教父”开始了新的征程。

2014年,张朝阳常常低调地潜入搜狐办公楼,跟少量的高层开会,讨论产品、技术、用户群等方面的内容。

2015年,张朝阳又从后台走到前台,表示要改变之前管理风格松散的状态,朝着更具战斗力的组织方向。

“我们要有危机意识。这个世界变化越来越快,任何事情发生都在几个小时间,不进则退。如果你只是认为它是一个工作,随便做一做,那最后你就没有这个工作了,整个搜狐也没这个工作了,我们最后就边缘化了。”张朝阳在一场搜狐中高层会议上提到。

张朝阳害怕搜狐被边缘化,而这个威胁主要集中在搜狐没有成功“进入SNS(社交网络服务)”。在他看来,SNS是一种原子弹,是爆发力。

在这种恐惧之下,搜狐的企业文化和张朝阳的管理风格确实改变了。

留美归国的张朝阳一直在搜狐主张自由宽松的工作氛围,希望这种氛围能够激发出每个人的潜力。据AI财经社报道,一位搜狐员工透露,搜狐没有加班文化,自由度比较高,立项的事情只要有人做,有希望,老板就给钱。但他也认为,“自由度高不见得完全是好事,所以公司下边有很多烂尾工程”。

张朝阳反思之后,希望搜狐能从好人文化向责任文化转变。他提到,好的CEO需要“say no”,对错误的想法说No,对表现差劲的员工说No。

他本人也重新进入了工作狂状态,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睡觉不超过4个小时。

看得出来,面对现在的搜狐,张朝阳也开始着急了。

他给自己设置了KPI,2016年,张朝阳说要用三年时间让搜狐重回互联网中心。重新全面回归的张朝阳将重心放在新闻与视频两块业务上。

三年过去后,张朝阳的答案是,这一期限还会延长。

根据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搜狐一季度营收4.36亿美元,同比增长6%。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搜狐的净亏损为1800万美元,而在扣除搜狗公司的业绩后,搜狐的净亏损为800万美元。

对于之前的持续亏损,张朝阳认为长视频的巨额投入是重要原因。他曾在2019年提到,现在摊子铺得比较开,长视频行业都是亏损的。

他说,“现在搜狐一直在开源节流,下半年还会贯彻这个原则,现在就是要有效实现货币化,早日走向盈利。”

搜狐视频是国内第一家做正版美剧引进的视频平台,也是率先尝试自制网剧的玩家。曾经站在视频网站第一阵营的搜狐视频,已经在头部内容上失去了太多竞争力,被爱奇艺、腾讯等竞争对手远远甩在身后。

今日头条则通过个性化推荐和智能分发技术,进入了搜狐曾经优势的新闻资讯领域,抢占了用户。新来者并非瞄准搜狐新闻,先入者却日渐势弱。

逐渐丧失优势领域的张朝阳,对社交也还未完全死心。2019年6月9日,搜狐推出了狐友。张朝阳作为活跃用户,曾在不到24小时,在狐友发布超过50条信息,为狐友造势。

狐友脱胎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的“我的”板块,是一款类似于轻微博的社交应用,但这套玩法听起来并不新鲜,没能砸出多少水花,和过去的多闪、聊天宝等社交平台一样最终快被人们遗忘。

张朝阳为狐友宣传,图源网络

而直播,则让张朝阳看到了搜狐视频的新机会。

张朝阳十分看好直播,他曾对媒体表示直播带货不是一个风口,而是长期的趋势。而直播未来进化的平台化方向,一直在搜狐战略的规划之中。未来,张朝阳还会拉动更多名人来搜狐视频入局直播。

搜狐上市已20年,张朝阳也已到知天命的年龄,他说,“我没有想过退休的事情,现在搜狐正回到中心,我也处在战斗正欢的状态。”

面对巅峰期和如今的落差,他也在去年接受采访时提到,“曾经很风光,现在有点落寞,但是我现在找到了人生的意义,就是认真地做好手头的事情。”

看起来,张朝阳已经从早年的经历里走出来,不仅积极地重塑自己的人生,也在努力让搜狐重回辉煌,但这一切还来得及吗?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上市20周年,搜狐静悄悄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