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首尔市长自杀了,韩国人怎么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原标题《首尔市长自杀:民众倦对骚动政坛》,作者:葛静怡,题图来自:usatoday

首尔市长突如其来的身亡

首尔市汉江以北地区的中心城区,保存着修建于朝鲜时期的汉阳都城城墙。依山而建的城墙连接起汉阳都城四大门,其中北大门是肃靖门。肃靖门位于北岳山山麓,四周绿荫浓郁,适合登山和散步。10日0时许,首尔警方在经过大约7个小时的大力搜寻后,终于在肃靖门附近散步道旁的树林里发现了首尔市长朴元淳的遗体。

据韩国媒体报道,首尔警方9日下午5时接到朴元淳失踪报警后立即展开搜寻,晚10时30分又投入770余名警力、6架搭载夜间热感应器的无人机和9只搜救犬,扩大了搜寻范围。搜寻地点距我家不远,无人机飞行的嗡嗡声清晰可闻。

搜寻中的警方 / Twitter

与失踪消息一同爆出的,还有警方开始调查朴元淳性骚扰前任女秘书的新闻。综合韩国多家媒体的消息,检举人A某于本月8日向警方检举,声称朴元淳自2017年起对其持续性骚扰,不仅有肢体接触,还通过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向其发送私人照片。

值得注意的是,这款具有加密和自毁功能的俄罗斯软件,在不久前震惊韩国社会的“N号房”事件中也被主犯用于共享非法拍摄的性视频和照片。

根据A某提供的证据,受害人不止她一人,但其他人慑于朴元淳淫威而不敢发声,自己也是“鼓足了勇气”后才走到台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朴元淳早年从事律师工作时曾接手韩国首起性骚扰诉讼,在胜诉后获得“女性人权律师”美名和进入政坛的资本,并在担任首尔市长期间致力于改善女性处境。

如今,自诩为“女权主义者”的朴元淳在A某控诉后,跌入了因N号房事件再度波涛汹涌的韩国MeToo大潮而无力自救。

朴元淳留在官邸书房的亲笔遗书:“向所有人说声抱歉,感谢在我生命中与我同行的所有人,我一直都对家人感到抱歉,只给你们带来了痛苦。请将我火化后(骨灰)洒于父母的墓地。各位保重。” / 首尔市政府

《东亚日报》报道,朴元淳8日通过助理得知自己被检举后,未予置评。同一天警方已完成了对检举人的调查,正探讨调查首尔市政府相关人员的方案。

韩国媒体在朴元淳失踪最初几个小时的报道里,就加入了其在前日被控性骚扰的内容,暗示两起事件有所关联。随着尸体寻获、留在官邸书房亲笔遗书的内容被公布、死因基本被定性为自杀,警方将把案件移交检方并建议以无公诉权结案。

性丑闻不断的执政党

无论真相如何,韩国舆论已将朴元淳之死与性骚扰案件联系在一起。这已不是执政党共同民主党的地方领导人第一次曝出此类事件。就在2个多月前,与朴元淳同为执政党背景的时任釜山市长吴巨敦因涉嫌性骚扰女职员辞职。

当时,韩国第21届国会选举结束仅仅5天,时任釜山市长吴巨敦召开记者见面会宣布辞职。他表示在与一名女职员的面谈过程中做出了“不必要的身体接触”,“有可能被认为是强制性的性骚扰”。

随后受害人通过釜山性暴力咨询所发表声明,强调吴巨敦在工作时间要求受害人前往办公室,且其在办公室的行为是明白无误的性骚扰。

吴巨敦在承认性行为不端后辞职 / 韩联社

面对巨大的舆论压力,吴巨敦在记者见面会后玩失踪,甚至连辩护律师也无法联系到他。直到两周后的5月7日,《釜山日报》记者在釜山附近的巨济岛一家度假村发现了吴巨敦。而面对记者的询问,吴辩称记者“认错了人”并匆忙离开现场。目前吴巨敦正在接受警方调查。

再往前追溯,忠清南道前任知事安熙正是第一个因性丑闻落马的执政党背景地方领导人。在韩国MeToo运动高峰期的2018年3月,安熙正女秘书金智恩在电视台控诉,曾于2017年7月至2018年3月间遭安熙正多次性侵。韩国法院在同年进行的一审中判决安熙正无罪,去年2月终审判决其有期徒刑3年6个月。

双标重创执政党形象

接二连三的性丑闻使民主党的形象严重受损。保护和尊重女性本是该党极力提倡的价值之一,现任总统文在寅在竞选中凭借包括两性平等在内的政策愿景,赢得了韩国女性的支持。

在执政后,文在寅政府多次出台提高女性地位、杜绝性犯罪的政策,其中不乏加剧两性矛盾的争议举措,比如违背能力中心原则,强行规定公共机构中女性高层的比例。然而在光鲜的台面之下,党内重要人物却频频被曝光利用权力对女性进行性侵害,其中安熙正和朴元淳还是下届总统选举的有力候选人人选

2017年,文在寅与朴元淳庆祝总统大选胜利 / 网络

因而,越来越多的韩国人开始质疑民主党政府双标,围绕朴元淳死亡事件的舆论不断恶化便是一个旁证。

10日,青瓦台请愿网站上出现了反对为朴元淳举行五日市葬的请愿,发起人写道:“由于朴元淳死亡,性骚扰嫌疑连调查都无法进行就结案,能够确信他的死亡是堂堂正正的吗?国民难道必须在媒体上看到一个因涉嫌性骚扰而自杀的有力政客的华丽葬礼吗?究竟想向国民传递怎样的信息呢?”

这条请愿发起十几个小时后就获得了超过30万人的支持。

青瓦台请愿网站上取消葬礼的请愿,目前请愿人数已超过40万 / 青瓦台请愿网站

民主党在经济问题上同样言行不一。稳定房价是本届政府的执政目标之一,政府将房价上涨归咎于多套住房持有者的炒作,先后出台21次房地产相关政策,从贷款、房地产综合税等各项税收方面严厉打击多套住房持有者。

然而政策不仅不见效果,反而加速了房价的上涨。一个经济市民团体的分析显示,首尔公寓楼的中位价格在文在寅政府上台后猛涨52%,远远超过朴槿惠、李明博政府执政时的房价上涨率。

更有甚者,包括青瓦台秘书室室长在内,政府内部不少高层人士均持有多套房产,且不少都位于首尔江南,几年间价格成倍增长。这在民主党支持者中也激起了极大的反感,部分网络社区还出现了“退党潮”。

回到四年前,在野的民主党无情批判保守党和时任总统朴槿惠的不道德行为,极力高呼实现平等、公正和正义。如今,已在国会300个席位中占据了将近180席的民主党,却变得越来越像他们曾经批判的保守党。党内也出现了担忧的声音,一名议员对媒体指出:“在韩国,绝对权力滋生绝对腐败,民主党也无法免俗,执政党必须不断接受在野党的牵制。”

骚动的政坛与疲倦的民众

朴元淳身亡后留下的市长职位空缺,将于明年4月举行补选。而这场选举后不到一年,韩国将接连举行下届总统选举和地方选举。从时间上来看,补选结果将是捕捉民心变化的重要风向标。各政党尚未公开就候选人人选做任何表态,可以说表面平静,背地里暗流涌动。

民主党面临着是否推荐首尔市长候选人的难题。根据民主党党章,若所属民选公职人员因腐败事件等重大错误丧失职位,将不在该选区的再选和补选中推荐候选人。韩国媒体则认为,朴元淳的情况并不属于上述范围,且此次补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民主党不推荐候选人的可能性不大。

现任法务部长官秋美爱等人已被认为是合适人选。对于在野党来说,这次选举有可能成为扭转局面的契机,国民之党党首安哲秀等人被看好。此外,作为总统选举的候选人人选之一,朴元淳的死亡也使民主党党内可用人选减少,不利未来总统大选。

相较政坛的蠢蠢欲动,冷淡的氛围在韩国民众间逐渐扩散。朴元淳身亡消息传出后,一位投票给民主党的韩国朋友对我感叹“真的累了”。在经历了保守派政府的腐败丑闻、总统弹劾后,进步派政府的表现同样令人失望,而韩国目前也不具备成熟的第三势力。

事件后,韩国自认无党派的应答者占比上升至28%,仅次于执政党支持者(38%)/ 盖洛普民调

“政客只会作秀和欺瞒”,这种极端的说法在韩国各大门户网站评论区不时可见。表现到数据上就是无党派的日益增多。在韩国盖洛普最近一周的民意调查中,自认为是无党派的应答者占比上升至28%,仅次于执政党支持者(38%),他们并非不关心政治,只是没有支持的政党。

关于投票韩国有一句话广为流传:若没有最好的,就选择次好;若连次好都没有,就选择不那么坏的。如今首尔市长因性丑闻自杀后,“不那么坏的”选项也没有了。或许只有政治结构发生根本性转变,韩国才会迎来真正的转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葛静怡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首尔市长自杀了,韩国人怎么看?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