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要像病毒攻击我们一样还击病毒”

如果疫苗就绪的时候,西欧病例再次激增,而与此同时东南亚的病例相对较少,该怎么办?生活在东南亚的护士是否仍然应该比生活在西欧的建筑工人优先得到疫苗呢?

要想限制新冠大流行的持续时间和致命性,就必须重点关注那些最易感染、传播和死于疫情的个体。但是这种基于无数变量的计算是有风险的,这里需要考量远不止一个“权衡之轴”。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马克·苏斯曼(盖茨基金会CEO)

“全球合作加速开发、生产、公平获取新冠肺炎防控新工具”投资计划(以下简称“ACT计划”),乍看起来不像是一份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文件。就连这个名字听上去也并不那么宏伟远大,甚至有些技术流。但在上周,几家大型全球健康组织发布了该计划,集合了三份战略文件,成为全球对抗新冠疫情的转折点。

世界卫生组织于3月11日正式宣布新冠肺炎为“大流行”,自此,全球形成共识(主要是通过电话会议):应对这一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各国领导人不应以195个国家各自为营,而应该作为同一个世界协同应战。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梅琳达·盖茨表示:“我们必须像病毒攻击我们一样来还击病毒,即全球协同作战。”

全球新冠肺炎病例持续增长 / Counterpoint

一定程度上,世界早已知道应该如何应对这种危机:制药公司正争先恐后地生产相关药物和疫苗,每个国家都可以分别与这些药物和疫苗开发者达成协议,但这么做存在风险。万一“押错了赌注”怎么办?相反,各国可以通过汇集研发资金来降低风险,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尝试所有可能性,或者至少尝试那些最具成功潜力的机会。

但是,尽管全球应对的大方向已经明确,但细节仍不明晰。举一个例子,这也是非常普遍且备受关注的问题:一旦新的工具就绪,谁将优先获得它们?

此外,有效的全球应对措施意味着检测、药物和疫苗不能是价高者得,全球必须公平、有效地分配这些资源,从而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这场大流行,并尽可能减少对生命和经济产生的影响。但是,什么才是公平、有效的应对?为此我们又要付出些什么?

通过“ACT计划”,我们开始对于这些问题有了更具体的答案,虽然仍然不够清晰,但我们开始明白:全球领导人(包括各国政府和世界卫生组织这样的国际机构)正在深入探讨那些尚无定论的难题(也许永无定论),但如果我们想尽快结束这场卫生危机,就必须努力迎头解决这些问题。

什么才是“公平有效”的应对?

以疫苗为例,到2021年底,“ACT计划”的目标是在全球范围内,包括低收入国家,分发20亿剂新冠疫苗,这是该计划的最基本目标。尽管物流面临挑战,但一定是可以实现的。

共同领导“ACT计划”免疫工作的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正在开发一些有前景的候选疫苗,而另一位共同领导者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已经在过去的20年中为超过7.5亿儿童进行了免疫接种,其中有些还在偏远的村庄和战区。他们是疫苗采购和分配的专家。

问题显而易见:即使每个人只需要一剂疫苗(实际可能更多),20亿剂疫苗也不足以满足全球70亿人口的需求。制造和分发所需的数十亿剂疫苗可能要花费数年时间。

需要协调产能保证新冠疫苗大规模生产 / Vox

这就引发了另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谁应该被优先考虑?“ACT计划”提供了一些指导:应该优先一线卫生工作者。但该计划并没有提供一份完整的优先级清单,因为还必须考虑到很多复杂的因素:如果疫苗就绪的时候,西欧病例再次激增而与此同时东南亚的病例相对较少,该怎么办?生活在东南亚的护士是否仍然应该比生活在西欧的建筑工人优先得到疫苗呢?又或者,如果一个国家的特定人群,比如非洲裔美国人,在以不成比例的概率死亡,怎么办?

这就是我前面提到的难题。

要想限制新冠大流行的持续时间和致命性,就必须重点关注那些最易感染、传播和死于疫情的个体。但是这种基于无数变量的计算是有风险的——这些变量不仅仅是工作、年龄或健康状况。用一个非常学术的表述,这里需要考量远不止一个“权衡之轴”。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的基金会无法决定如何解决这些复杂的问题。世界卫生组织将提供指导,但如何分配疫苗取决于各个国家。我们寄希望于各国尽可能周全地考虑这些问题。

有些人将分配新冠疫苗的任务比作登机。这真的很形象。无论何种情况,“价高者优先”的做法都不高效。研究显示,让速度慢的乘客优先登机能提高整体效率。

在乘客登机的过程中,外部环境通常不会发生太大变化。但是对于新冠疫情而言,情况每天都在变化:集中爆发、逐渐平复。曲线达到峰值、平缓、在某些情况下再次上升。逐渐深入的研究让我们了解病毒如何侵入人体并攻击肺部,从而更容易判断谁处于危险之中。如果继续使用这个比喻,就像我们在试图登机的短短一段时间里,要坐的飞机已经从波音747变成了空客A380,最后又变成了长着翅膀的冰箱。

当然,对于理解什么是“公平有效的应对”,排队可能并不是一个完美的类比。对于谁应该先得到疫苗,谁应该最后或排在中间,可能永远不会有一个固定的答案。顺序会因地点、疫情发展以及我们对其的理解而发生变化。 

的确,公平应对的关键在于研究和考虑病毒如何以多种方式影响着不同的群体,并以此指导健康产品和服务的分配。

我承认,这是一个复杂且不能令人满意的答案,但比起一个更简单且令人满意的答案更可取。毕竟,“疫苗国家主义”是最简单的答案:每个国家都可以与其他国家竞争来满足本国的供应,而无需考虑世界其他地方。

别忘了药物和测试

新冠疫苗不太可能在2022年底之前覆盖所有人,甚至可能需要更长时间。那么,在那之前怎么办?为了阻止病毒传播,流行病学家把这种方法称之为非药物干预措施,即戴口罩、勤洗手、物理隔离。“ACT计划”也包含药物的研发和分配。

在新冠开始时,每个星期似乎都有新的奇迹疗法,但很快就被证明既不是奇迹也无法治愈。毕竟,临床试验的速度比不上新闻报道。但幸运的是,针对新冠疗法的临床试验进展很快,已经有多种潜在疗法在进行试验,包括地塞米松和瑞德希韦等,在部分重症病例中似乎有效。“ACT计划”将在未来12个月内为世界上最贫困的地区制造分发2.45亿剂的治疗药物。

该计划还将为新冠肺炎进行广泛检测。

缺乏检测将导致病毒悄然传播 / 纽约时报

在新冠疫情时期,人们有很多担心,其中之一就是在世界上的一些地方我们正在进行盲目的应对。在缺乏检测的地方,疾病可能会悄然传播,这就是为什么“ACT计划”要将至少2种新新冠诊断产品推向市场,并培训10,000名专业卫生人员在50个国家进行检测。向政府提供更好的流行病学知识可以帮助他们采取措施减缓病毒传播速度。“ACT计划”估计,通过这种方式,全球可以避免16亿感染病例。

巨额投入,还是九牛一毛?

开发和交付所有这些疫苗、药物和诊断需要多少费用呢?这个问题在该计划中有一个非常具体的答案:在未来12个月中需要313亿美元,其中还差279亿美元。

大多数资金将有望来自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这无疑是一笔很大的资金。280亿美元是美国(全球最大的卫生援助捐赠国)一年支出的两倍以上。

然而,通常的外援预算不适合作为衡量此类投入的基准。毕竟,我们面临的挑战不同寻常。实际上,279亿美元还不到政府承诺在2020年实施经济刺激计划预算的0.3%。而公平提供疫苗、诊断和药物的投资回报率将是巨大的:提前一个月结束新冠大流行就能为全球挽回375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竞选凭诗歌,治理靠散文

正如格言所说:“竞选凭诗歌,治理靠散文。”在过去几个月中,为支持全球合作而发表的许多演讲和声明无疑是重要的诗歌。大多数国家是否同意合力应对新冠疫情,这一点尚未确定。(众所周知,美国正在退出它曾帮助建立的一些国际机构。)

尽管新冠病毒仍在世界范围内不断蔓延,药物和疫苗研发竞赛仍在继续开展,但令人欣慰的是,在这场“全球合作”的战役中,世界正在为“竞选的诗歌”里加入“治理的散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马克·苏斯曼(盖茨基金会CEO)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要像病毒攻击我们一样还击病毒”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