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懂懂日记:2020-07-07


小伙姓董。

叫,董鸿运。

那应该是17年的夏天,他来找我,知道我每天下午打球,挨着一个球馆一个球馆的找,最终找到了我。

那是下午。

干瘦,无法理解的瘦。

他是河南罗山县人,在上海工作,做酒水业务。

很巧,那天中午我还接待了一位河南读者,郑州的,郑州这个读者是做P2P资金盘的,小型的,他是购买了这么一套程序,然后自己做了测试,所谓的测试就是当资金到达一定额度,而规模又不太大时,直接关站,每个人损失个三千五千的,报案了也没人管,关键是多数人压根连案都不会报,说白了,就是纯骗。

他自己也承认,就是骗。

但是,骗散户不是他的目的,他是想赚想骗人钱的人的钱,就是他卖这套程序给对方,教对方怎么运作,例如你胃口不大,那可以在吸存30万的时候就关站,除掉广告费可能还赚20万。

那天中午,我还带了几个朋友一起去宴请的这位河南读者,饭毕,几个朋友都理解不了,天下竟然有如此的人?就是明着想骗钱,还把自己的思路分享出来,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跟几个朋友讲,他是希望我来帮他物色这样的目标群体。

这样的群体大吗?

非常大,你我他,都可能是。

你别看,我们一个个道貌岸然的,倘若是真的能骗到钱,而且相对比较安全,我们都会陆续下水的。

我很委婉地表达了我的态度,就是与金融有关的任何广告,我都不做。

都是聪明人,他就没再多说,吃完饭就去了济南,去拜访一位大V,也是谈类似的合作。

打球时,被馆长叫出去,说是有人找我,我一看不认识,我就觉得馆长做的太草率,不认识的人你也喊我。

馆长,乃至大部分球友,都没有过粉丝,他们总觉得人家大老远跑来,这是很神圣的行为,你不抓紧见见咋行?更有甚者,我不见的时候,他们觉得人家可怜,会去请他们吃饭。

反过来在球友圈传我的八卦。

有的说高冷。

有的说懂懂肯定是借了人家的钱,你看让人都跨省追到门上来了,还不敢见。

这些,都曾经是阶段性的流言。

这些没有提前联系又搞突然袭击的来访者,我很反感。

当然,真见了面,肯定也要热情洋溢。

只是内心骂娘而已。

一听,又是河南的,接着就联想到了上午的那位,把对上午的情绪都对了他,原本应该请他吃个本地特色了,干脆,还是吃碗面吧,一个人16块钱,简单,快捷,我就是想请他吃完饭,就各回各家。

有啥好聊的?

上午那哥们,我点了一桌子菜,他一筷子都没动。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是怕我下毒?还是怕吃饭耽误演讲的时间?

晚上,这个董鸿运也是一筷子都没动,我更纳闷了,难道是大河南的风俗?去拜访别人不吃东西?

我对董鸿运态度有好转是因为两件事。

一是他说买过我3000元的书,用来拜访客户,拿照片我看了,既然是咱的客户,咱肯定是180度大转弯,嘘寒问暖,晚上住宿安排了吗?要不要我帮着订房间?

二是他说他姓董,怕我不信,把身份证拿给我看,他家旁边还有个旅游景点叫董寨。

当晚,跟我们一起吃面的还有一个球友,那个球友姐姐是医生,晚饭过后球友姐姐给我发了个信息:不要跟他过多的接触,大概率是乙肝患者或吸毒人员,瘦的太不正常了。

怎么形容呢?

非洲那些饥饿儿童的感觉。

他主要是想找个副业干干,酒水这个行业被电商冲击太大,他们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问我有没有好干的事。

我也敷衍过去了。

什么行业都有人赚钱,什么行业都有人吃不上饭。

又一年,我去上海五角场,他说自己住四平路,要不要一起聚聚,我也无聊,你愿意聚就过来吧,这次,我不仅仅对他有了深入了解,还认识了他亲妹妹,在复旦读研究生,我写过一个女生裙子上起球,还有印象不?

就是写的她。

一个很有故事的女生,很擅长主动出击,跟我讲,遇到自己喜欢的师哥或同学,她都是主动出击的,我在上海的第二天晚上,她也联系过我,意思是之前的生活里从来没遇到过我这一款。

油腻大叔?

我对她无感的原因,就是她在前,我在后,我看到她裙子的屁股位置都起球了,可能是上课时凳子质量不好,还有就可能家庭情况一般,裙子质量不好,兴趣全无。

从上海我又去了嘉兴,从嘉兴去了杭州。

他妹跟我车玩了两天。

至于有没有过故事,我记不清了,可能有,也可能无。

反正,后来没联系,也没加微信。

倒是通过他妹,我对董鸿运有了全新的了解,离异,有个10岁的男孩,男孩跟了妈妈,并且改了姓,他妹与他虽然是亲兄妹,但是是异父异母,父母是重组婚姻,从而我也理解了,为什么她跟我那样缠在一起他都不管,可能也管不了。

他妹姓崔。

我从上海回来,就再也没有过任何联系。

19年,董鸿运在微信上找我,问我借1000块钱,那天是周六,他说他的钱在股票账户,取不了现,周一还我。

我是这么想的,哪怕他就是骗我,我也给他。

毕竟,他妹。

给了。

周一,我也没催。

他也没联系我。

又过了几个月,他在微信上给我发了老长老长的一封信,意思是说声对不起,欺骗了我,他是遇到事了,可能是售酒过程中做了点手脚,被客户举报了,公司也罚,监管也罚,负债了,具体多少钱,没说。

还说,自己可能要住院治病。

我问,什么病?

他说,肝脏方面的。

我联想起了球友姐姐的判断,那么说明他应该是乙肝,有可能转肝硬化。

那我还能说啥?

安慰几句,钱不用还了,祝你早日康复。

又过了一些日子。

他问我,董老师,方便语音吗?

我说,可以。

他发了语音请求过来……

说了他的想法,上海他没法待了,老家也没法待了,说是债主都闹到老家了,他必须要翻身,在网上看到了一条门路,就是去缅甸带货。

也就是人体带毒。

既然这样了,我还能说啥?

我说,你注意安全。

他说,我已经走投无路了,必须赌一把,无论是赢是输,都是天意。

我也没必要吓唬他了,说再多也没意义,我对云南边境还是比较熟悉的,曾经自驾过两圈,顺时针一圈逆时针一圈,有年我还是开着皮卡去的,高速上都有突然安检的,直接把车子喊停,临时安检,把皮卡后斗里的东西都给翻了一遍。

大家可能会好奇,那么多车,那么多人,怎么判断谁带毒谁没带?

一是靠情报。

二是靠直觉。

你看,我们平时开车也很少带驾照,特别是山东已经全面电子驾照了,也很少遇到警察叔叔问驾照,那为什么抓无证的一抓一个准?

就是直觉。

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一看你就不像有证的。

人有两种情况下,人就不再是人了,没有尊严,没有自由,逆来顺受,一是吸毒到一无所有时,二是偷渡加入犯罪团伙时,无论是去缅甸贩毒还是去柬埔寨搞网络赌博。

瑞丽有个棚户区,来自全国各地的终极毒瘾者,每天就在这里等待打针,10块钱一针,便宜不?

我说这个事,也差不多有十年了。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

什么样的都有。

见了这个群体,你就突然觉得一个成语很准确:行尸走肉。

就那感觉,你也瞬间理解了莫言写的,有人挑个馒头可以随意睡女人,在那里,你若是不嫌脏,可能10块钱就行。

董鸿运就是赌命了,人体运毒,只要破一粒,接着就毒死了,要是被抓呢?

十年是轻的。

又是四个字:亡命之徒。

我劝他再多也没有意义,而且我知道他落水了,那么我第一反应是要远离他,不能得罪他,否则他拿我开刀……

再也没有消息了。

我在文章里提过几次,我更希望他只是被抓到了,至少死不了。

当年我在瑞丽的时候,我有个读者在检查站工作,他跟我讲,这些贩毒团伙也需要投名状,例如你加入了组织,怎么证明你忠诚?怎么防止你背叛?你要拿出姿态来,例如有不听话的,把刀给你,你把他手指给剁去,给录上视频。

甚至有些时候,需要杀人。

这些偷渡过去做人体贩毒的,命已经如草芥一般了,就是死了也没人在意,何况是异国他乡,怎么让你听话?怎么控制你?

洗脑?

洗脑没意义。

最简单直接的,就是掌握你犯罪的视频证据,让你不得不同流合污,例如吞毒的时候自拍视频,我自愿……

今年6月下旬,我刷朋友圈,无意刷到了董鸿运,发现他竟然活了,更新了,写着招聘数名暑假工,留了个电话。

我接着给他发了条信息:回来了?

他说,嗯。

我问,翻身了?

他说,没。

我问,还好不?

他说,还好。

他又把语音发了过来……

我接了。

讲了讲整个过程,他是比较幸运的,坐火车到了云南,然后联系上了接头人,接头人开车拉他走了很久,应该有几个小时,按照他的说法,我推测是到了瑞丽边境,然后又坐了一条小船过了河,然后进了一个宾馆,进了宾馆就被搜了身,跟做传销似的关在了一个屋子里。(出境了)

屋子里任何人不允许相互交流,有男有女,情况跟他差不多,都是被“高薪”吸引来的,分组进行管理,进行吞咽训练。

我问,打人吗?

他说,往死里打,吊在梁上,用铁钩直接钩在手筋、脚筋上。

我问,是不是多是赌博欠债的?

他说,多数是,也有一些是农民,以为是来找工作的,不过多是年轻人,十七八的最多,小女孩也特别多。

我问,你怎么出来的?

他说,其中一个管事的是河南老乡,他看我实在咽不下去,就没有太为难我,让我在那边给打个杂,买个菜,做个饭,以及偶尔做做管教。

我问,你会打他们不?

他说,会,我打的少,他们打的多,打人上瘾,我那个老乡就是,天天晚上喝酒,喝了酒也不需要理由,就是挨着扇耳光,女孩就把裤子给脱了,扇下面,仿佛就是养了一群奴隶。

我说,人性没变过,也就是政策不允许,否则罗马角斗场门票很难抢。

他说,整个游戏其实就是黑吃黑,很多道道在里面,有些马仔过境后怎么被抓到的?就是这些头目点的炮,故意把他们牺牲了。

我问,牺牲的目的是什么?

他说,不知道。

我问,你这种就是吞不下的,一般怎么处理?

他说,要么就是打,一直打到能吞下为止,要么就是跟狗装一个笼子里,让狗吓得瑟瑟发抖,录视频让发给他家里人,要赎金,给了赎金接着放人。还有一种呢,就是类似孤儿,我就是这个类型,无依无靠,也没大的野心,无害,那就给他们当牛当马,去做一些生活辅助。

还有就是太弱了,弱不禁风。

大家也不敢打他,怕真的一巴掌就打死了,为什么他们打那些小伙子的时候没有担心过这个问题?

因为,人的生命力是很顽强的,一般打不死。

后来,为什么还是有被打死的?

多是酒后,失手。

例如打巧了,打到后脑勺了。

就是再凶残的人,你说让他去杀个人,他还真不敢,毕竟那是个活生生的生命,多是无意为之。

这就是他逃过一次又一次的缘故。

例如,他骨头软。

让他叫爹他就叫,让他磕头他就磕……

被当狗养在身边了。

他自己也说,他们就看我是一条不错的狗。

他怎么重获新生的?

里面有个女生是上海的,才15岁,网恋被人骗到了云南,也是吞不下,装狗笼子里录视频给她家人要钱,结果她家人报警了,先把网恋的这个男的找到了,知道了大体位置,然后联系缅甸那边,把女孩解救了。

顺便把他们也解放了。

里面那些小孩,凡是之前运过毒的,都批捕了。

他呢?

无非打过人,也没有大的过错。

也是被关押了很久。

放了。

给我发了张照片,比之前胖了。

董鸿运跟我讲,也就是个小女孩,所有办案人员都觉得太没人性了,所以不惜一切代价去解救……

小男孩的话,董鸿运可能有生之年都回不来了。

他自我调侃,鬼门关走了一圈。

我问,这个群体有多大呢?

他说,一年,往那跑的,几千人是有,什么背景的都有,有的过去还是个老板,有的还有公职,就是突然落水了,急需要钱,甚至可能也知道要干什么,就是想赌一把。

我问,有赌赢的吗?

他说,很多,但是早晚被抓,有的回归正常生活好几年了,还被抓了,我们在看守所里天天看这些教育视频。

我说,回来比什么都强。

他说,成重点人员了,回来一周,被检了三次尿。

我说,慢慢奋斗,从头再来。

他说,人负债了,就是贱命了,女人还好点,至少有的卖,男人你能卖什么?无非就是卖肾或犯罪,总要二选一,要是在缅甸问那群死活吞不下胶囊的小孩,割你们一个肾放你们回国,你们割吗?都会同意的,甚至不打麻药都同意。

我说,以后千万别想这些捷径了。

他说,一次就改了。

我问,你那个河南老乡,要判多久?

他说,应该无期或死刑,他其实也是受害者,最初也是因为欠了钱去当马仔贩毒,后来在境内做接货的,再后来又去缅甸那边做发货的。

我问,一般在哪招募人?

他说,戒赌群,还有信用卡、网贷群,就是找那些已经无法上岸的人,现在很多绑架案都是怎么招募搭档的?就是在这些群上,人真负了债,除了直接杀人不敢干外,没有不敢的东西,总觉得宁愿赌一把也不能被催债的折磨死。

我说,你这算幸运的。

他说,押我们回国的警察也讲,你们这些还没上路的人都是幸运的,原本面对面的时候,怎么也要15年起,结果你们都可以被无罪释放。

这些事,在境内越来越少了。

法治时代了。

主要是整个经济上来,人的道德感、正义感也就起来了。

20年前,黑煤窑,不是一回事吗?!

便捷的网贷、网络理财,就是一个巨大的漏洞,会使越来越多的人掉进坑里,靠理财掉进的坑是靠正常赚钱速度很难爬出来的,最终必然想捷径。

同理。

当你得知身边朋友陨落时。

不要去拉他。

而是选择快速的止损。

把他止掉。

否则?

他早晚会把你当目标的……

现代人迅速陨落,无非就三个原因:生意破产、投资理财、赌博吸毒。

这里面,投资理财的概率是最高的。

之前牛哥经常跟我讲,我们都属于家族里的独苗,就是整个家族可能都是普普通通的家庭,我们算是异军突起,但是呢,也有缺点,就是我们的根茎太薄弱,一旦倒下,靠家族力量我们不具备再站起来的可能,人倒下了也就没有朋友了,所以朋友这个选项可以忽略掉。

那么,应该怎么做?

多重防火墙!

甚至可以零杠杆,就是我把房子、车子都看成消费品,不刚需不购买,不轻易做杠杆投资,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例如我们家高杠杆在深圳买了房,一个月还款1万元,的确不高,那万一我突然脑瘫了呢?

这个钱我们家庭是偿还不起的。

最终,也就倒下了。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也不理解我的原因,认为不就是媳妇去买个房子嘛,你至于如此激动吗?

我媳妇学的是屠龙术,绝对高杠杆。

何况这两年在她的要求下,已经在深圳买过三套房了,虽然不值钱,但是也是房子吧?是她想搞大的,去香蜜湖附近,一把搞个千万以上的。

我们什么家庭?

两个家族都找不出两个读过高中的。

别觉得我们有多么牛B,去了深圳就可以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我们的孩子去了深圳或上海,大概率连高中都考不上。

你知道深圳有多少孩子考不上高中吗?

60%!

不说我们那个年代,就是今天,多数孩子也考不上高中。

可以了解一下当下中考升学率?

会颠覆你认知的!

我老婆可以无比的大胆、粗心,但是我必须要细心,这就如同她没多久就发生一次交通事故是一个道理,看着她很能,跟人家理论起来没完,但是真正能去处理掉,能安抚掉的,还是我。

这些年,光剐蹭,我去处理了多少?

肇事逃逸,要拘留。

我去处理的。

实线掉头让人撞了,她把人家拦截了,要求对方赔钱,我去处理的。

前些日子撞了电瓶车,嫌人家没长眼。

其实也是她实线掉头。

也是我去处理的。

我怎么处理?

就是道歉+赔偿。

我说这些,不是说我媳妇不好,而是女人普遍容易忽视了防火墙……

她在深圳跟人合伙买的房,早晚肯定要撕B。

最终我怎么安慰她?

到时我就只能这么说:没事,花钱买个教训就是了。

不仅仅是我媳妇,女人多如此。

昨天我还去帮表同事处理了个事,她出小区门,保安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扯了皮,她说是拍了保安胳膊一下,然后保安抓她,把她袖子都给撕下来了。

结果呢?

保安报案了。

这个物业经理本身就不是个省油的灯,坐地户,我那合作伙伴搞的那个电瓶车雨棚就是跟他合作的,没被他坑死。

表同事找了一圈,找到了我。

派出所的意思是私了,但是老头要6千,她一分钱不想出,因为她衣服还被扯坏了,胳膊上一道道的抓痕。

但是老头吃定她了,她有身份。

若是不私了呢?

会做行政处罚,甚至会通报单位。

她给我讲了老半天,前因后果……

我说,这些都不用说了,我们直接去解决问题。

我觉得,什么原因都没有,就一个。

肯定说了一句激怒对方的话,例如你个看门狗。

过了过嘴瘾。

但是,我没求证。

两步走。

第一步,先去找物业经理,先拉拢他当自己人,一口一个大兄弟叫着,你把那段监控先删了。

表同事对这个事不理解,意思是监控对咱有利,看看他抓我。

我说,在舆论中,你永远是弱势群体,是泼妇,所以你必须要从源头去掐掉这种可能性。

第二步,去找老头。

老头很倔强,嗷嗷的……

俩人你一句我一句。

我一看,白搭。

我们又反过头来去找物业经理,我直接跟物业经理说,你看这样行吧,咱俩都是局外人,也知道其实彼此都没受伤,让女的拿2千,你给转交,行不?

物业经理支吾了半天,意思是老头很倔强。

其实就是嫌少。

我觉得就凭老头的收入,他不可能喊出6千的价格,一定是背后有人给出的主意,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物业经理。

一上午,没搞定。

派出所又打电话催,问进展。

我说,还有一个捷径,这个需要你出马,就是去找负责的民警,让民警去负责协调,2000元就是天价了。

问题又来了。

表同事憋着火了,一分钱不想出。

出了事,不需要理论谁对谁错了,没意义了,咱就谈价格,能说服老头的人就俩,一个是物业经理一个是警察叔叔,物业经理咱试探过,不行,从这个角度说明,表同事一定说了一句刺痛好多人的话,物业经理表面很温柔很善解人意,其实是憋着一股劲,就是非要你拿6千不可。那咱唯一的突破口就是警察,需要让警察站在咱这边,连哄带吓唬把这个事成交,例如跟他这么说,这样,让女的拿5百给你做个CT,你把人家的衣服撕坏了,你把衣服给买上,那衣服3千多,然后引诱老头着急,商量,最终可能花不了两千就解决了。

前提是什么?

你要把中间人搞成自己人。

我陪她去物业公司时,她中途接了老公电话,老公的意思是赔人家点钱就是了,别让人闹到单位,她嗷嗷的把老公骂了一顿。

女人,原来是同一物种!

解决冲突问题,还是需要男人,因为男人理性,还有就是有生意的头脑,最终就是讨价还价,谈判的艺术,先要压低对方的期望值,然后让对方主动叫价,咱明知道价格很低了,但是还显得不情愿,骂骂咧咧的给了……

最终结局搞的也一般,花了接近4千块钱,老头去单位找领导了,领导打了个电话过问一下,其实就是命令了,抓紧解决掉。

而她总觉得自己是窦娥冤,见了谁都先讲述一遍,甚至觉得是自己被保安打了,竟然是自己赔钱给保安,奇耻大辱。

4千,她当然不满意,但是权衡再三,还是决定接受了。

包括罚款。

这要是我媳妇或我妹妹的事,我就不让女人跟着了,我自己就去解决了,可能连1千都花不了,我买点东西去看看老头,什么问题解决不了?

一口一个大爷叫着。

实在不行,我喊着我爹一起。

我爹一边给保安大叔点着烟一边道歉:教子无方,你大人大量,多多包涵。

表同事还是太年轻,太冲动。

到了我这个年龄,这个阅历,挨了两巴掌,也不会叫骂,也不会反抗,挨了挨了就是,咱下次绕路走。

又不是没挨过。

一会就不疼了!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懂懂日记:2020-07-07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