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懂懂日记:2020-07-10


小圆是个公务员。

在基层工作。

之前我在网上看过一篇帖子,说县城官场家族化。

意思是父母是公务员,把儿女又弄成了公务员。

这是自我揣测。

公务员考试,是绝对透明的。

准入门槛是一致的。

至少,孩子不能是个木头……

昨天,我路过考点门口,我还想起了一些往事,我们班同学,目前在体制内工作的,往往不是学习最好的群体,而是中游甚至偏下的群体。

但是,他们有个共性。

那就是父母本身都是公务员。

是父母帮他们操作的,走的后门?

不是!

而是父母看的很清晰,该给孩子铺什么样的路,也没指望他去大城市发展之类的,在县城就挺好,七大姑八大姨都在体制内照顾着你。

目标明确,就是考大学。

考不上本科考专科,哪怕复读上三年最终只考了个专科,也不错。

然后回来,再慢慢的磨公务员考试。

最终,都进去了。

这就是最简单的父母眼界差距……

准入门槛相同,但是提拔门槛不同,因为提拔没有统一标准,即便也,也有一定的操作空间。

我一直觉得,小县城应该没有妈妈特意为孩子穿旗袍。

昨天,竟然还真遇到了。

有。

不仅仅穿着旗袍,还举着向日葵。

一举夺魁。

我一边骑车一边想,状元这个玩意,没有意外,凡是能拿状元的,不是高考意外成了状元,而是次次都是状元。

例如我们那一级的高考状元,所有考试,人家就没考过第二。

咱是从小到大一起考过来的。

就没见他翻过车。

什么奥数,什么竞赛,人家永远都是NO.1,你只有见证过这些,你才会深刻意识到,人的智商是存在差距的,并且是天壤之别。

这就如同前些日子我们去吃兔子头。

我发现一个现象。

每个兔子的脑袋几乎是大小相同的。

但是,脑子大小差别很大。

若是让高考状元复读一年,会不会还能考状元?

放心吧,翻不了车。

可以百度一下刘丁宁,读了几天觉得专业不对口,回去复读吧,再考一年,依然是高考状元,不是县高考状元,而是省高考状元。

就凭这一点,够吹一辈子的。

这种人,基本都是亿里挑一,就是上帝赐予的脑袋,不是靠勤奋就能超越的,可以这么说,每个高三学生的勤奋程度都差不多,没有偷懒的,抖音上不是经常有衡水中学的视频吗?走着、站着都在背诵。

你以为我们这边不是?

一样。

我们那时也是如此。

非人的经历……

承认我们的智商存在差别,特别是互联网时代,为什么那么多巨头脱颖而出?

靠的,就是智商。

这些IT行业的大佬,很多都是高考状元。

当然,也有人靠的是领导力。

例如马云。

马云在大学里就是学生会主席,所以不要听他自黑,多么笨之类的。

承认我们的孩子是个普通人。

这点,有些残忍。

路上,我还在想,别指望我儿考个什么北大清华的,那不现实,一个县城一年才考一个两个的,咱没有那个绝对的碾压力,我姐的智商就算高的,两口子几乎全身心的在培养下一代,各类辅导班,各种呵护,也拿不到全县第一,只能在前十名左右,第一一般都是绝对稳定的,第二到第十就是风水轮流转了。

每次见了,我都说,考北大没问题。

然后,我姐就急忙谦虚的来一句:考个山大我们就高兴的磕头。

在变革时代,很容易产生逆袭者,例如我这就属于逆袭者,若是按照预定轨迹,我现在应该跟我姐一样,当个高中老师,现在应该能干个办公室副主任了,整天被一群家长捧着,应该也很有成就感。

出门动不动还能碰到自己的学生。

遇到单身的家长,也许还能搞个婚外情。

也不错!

在平稳的社会里,人是很少有逆袭机会的,例如我爹从小就要干农活,学种地,因为祖祖辈辈就靠这个吃饭,从来没想过考个大学之类的。

那不切实际。

所以,我们又重新回到了那个话题。

孩子到底是应该不应该子从父业?

这取决于四点:

第一、整个商业结构是否已经成熟,例如日本,那么很少有年轻人谈创业了。

第二、父业,到底有多大的业?是县城里第一地产商?还是村里的小卖部?

第三、子是什么水平?希望你回来管理几十亿的县城企业,结果你考了北大,又去美国留学了,自己创建了一个类似FACEBOOK的社交平台,那也没有回来的必要。

第四、父的影响力能否完美的传递到子身上,子是否能够接住?例如郭德纲把郭麒麟捧起来了,虽然咱看郭麒麟没有郭德纲那种天赋,但是你要这么想,这不比他去世界500强坐办公室强?

这一点,从县城BOSS身上就能看出来。

孩子优秀的,普遍去了北上广,甚至在国外没回来。

孩子普通的,都努力让他们考了公务员。

最终靠自己的一张老脸,把孩子给推到了一个不错的岗位,甚至有一定的级别,但是能否当部门一把手,单位一把手,还取决于他是否有真本事。

若就是个草包,让当个办公室副主任就行了。

所以,家族接力造就的差距,往往是什么?

他的起点,是你的奋斗终点。

言归正传。

说小圆,她也是这个情况,父亲是军官出身,正团转业到地方,她父亲也很励志,没念过书,就是从一个新兵蛋子一步步爬上去的。

小圆不属于学霸系列。

高考复读了一年考了专科,后来又专升了本,本科毕业后又考公务员,也折腾了两三年,终于考过了。

考过后,她爸希望她继续努力。

于是,她又考了工程预算,后来又考了建筑精算师,也正是因为这个我们才认识的,我们在这边找证,朋友介绍朋友,认识了她。

合作了一段时间。

现在挂不了了,两个原因:

第一、不允许公职人员在外兼职。

第二、挂证必须对应社保。

一来二去,比较熟悉了,对她越来越了解,知道她的一些家事,例如她父亲刚退休就去世了,肝癌,大烟大酒。

对她打击也挺大的。

毕竟父亲是她的偶像,父亲葬到老家去了,她多次梦到父亲说冷,墓地旁边是个水库,梦里父亲还说房子淹了。

她想给迁出来。

找我买过墓地,还挑了半天……

也是被风水先生洗了脑,另外她就是太心疼自己的父亲了,觉得这么年轻就走了,内心接受不了,潜意识里联想了一些事,所以总觉得父亲太孤独,太冷。

母亲呢?

就是农村女人,一辈子没参加过工作,就是一直都是父亲背后的女人,默默无闻,当年随军生活,父亲转业后就跟着父亲回来了,一辈子没有怨言。

很老实本分的一个女人。

60岁出头。

现在60岁,也就是过去的50岁,正当年。

你看球馆里就知道了,65岁的都还能跳杀,一点都不输小伙子,健身房里那些每天打卡的,多是这个年龄的,引体向上比小伙子还溜。

父亲去世后,不少人给说媒。

母亲都是一口回绝。

生是他家人,死是他家鬼,不可能考虑再嫁,主要是俩人感情太深了,陪伴了这么多年,心里装不下别人。

小圆跟我讲的时候,我跟她讲,你要鼓励妈妈往前走一步,毕竟你也省心,她孤苦伶仃的也不像话。

她说,我也是这么劝的,她不听,固执。

迁坟后,老太太很迷信,给扎了不少家具,还要求小圆他们给按照新坟的标准上,例如头七、五七,我们这边一般不上头七,主要是五七。

老太太很重视。

大前天,下着雨,小圆给我发信息:董老师,您在书店吗?

我说,在。

她问,忙吗?

我说,不忙,来吧。

我朝窗下一看,路边停着她的车,开着灯,开着雨刷,雨刷刷的非常急,她停好车,也没打伞,跑步进店,可能是胸下垂的厉害,上下晃悠的厉害,仿佛要甩出来……

我急忙下楼,迎接。

她说,你给我推荐几本书。

我说,有事说事就行。

她说,我真的想看书,太无聊了。

我说,我一般不推荐书。

她说,那随便给我拿几本吧。

我说,你自己挑吧,我送你。

她说,送我,我不要。

我说,先坐吧,我一会让人给找。

我拿饮料给她……

坐。

我问,最近忙什么,也没动静了。

她说,忙的要死。

我问,没弄点小工程干干?

她说,白搭,现在领导都狡猾了,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把柄,再小的业务都通过招标办,你去问,就一句话,现在什么都走招标。

我说,借口。

她说,主要是觉得太累了,不想去折腾这些了。

过去她跟老公搞了个工程队,不大,十多个人,借助自己的人脉关系,从小包工头那里弄点杂活,赚不了多少钱,一年能赚个万儿八千的,瞎忙活。

但是,比不干强。

很多人都有类似的施工队。

聊着聊着,聊到了她妈。

我问,你妈还单着?

她说,人真的很怪,说变就变,我妈现在领了个男人回家住。

我说,女人就是嘴硬,最初是决定守寡到底,但是经不起众人劝,最后自己也劝自己,要不,我再走一步?谁让你死的早?

她说,她这个不是被人劝的,跳舞认识的。

我问,老头多大年龄?

她说,50岁出头,但是具体多大年龄,没人知道。

我问,没有身份证?

她说,什么都没有,没有名字,没有社保,口音像青州那边的,说是2005年来投奔亲戚,身份证之类的弄丢了。

我问,在这边干什么?

她说,在纸板厂开叉车。

我问,怎么走到一起的呢?

她说,他是那种舔狗式的,对我妈无微不至,跳舞都带着饭,还给我妈买花,我爸那个人很古板,当兵的,又倔强,一辈子除了训斥就是训斥,可能从来没对我妈说过一句我爱你,他不同,整天我爱你我爱你的。

我问,在你们家生活?

她说,我妈单独跟他生活,我们不住一起。

我问,你妈不是帮你看孩子吗?

她说,他对孩子也特别好,比亲姥爷还亲……

我问,领证了吗?

她说,没有身份证怎么领?

我问,在一起多久了?

她说,六七个月了,我妈可能是怕他忌讳,把我爸生前的一些东西扔的扔送的送,连我爸最后躺的那个床都送人了。

我说,坠入了爱情。

她说,是的。

我说,没有身份证这个有点意外,小心是逃犯。

她说,我就是担心这个。

我问,报案不行吗?

她说,我偷拍了照片去派出所,派出所不给查,说涉及到个人隐私。

我问,他在哪上班,去工厂问问。

她说,不知道呢。

我问,他之前住哪?

她说,也不知道。

我说,这个太诡异了。

她说,还问我妈借过3万块钱。

我说,应该是个混迹于广场舞圈子的老油条,只找丧偶的。

她说,我现在基本也是这种感觉。

我问,跟你们相处的如何?

她说,比我亲爸还亲,所以我总觉得不正常。

我问,他有儿女吗?

她说,一辈子未婚,说跟我妈是他的第一次。

我说,这个就太扯了。

她说,我妈跟我说的。

我说,小心被骗了。

她说,我跟我妈一提,我妈就歇斯底里,认为我阻拦她的幸福,还说你X叔这个人对咱多好,你竟然乱怀疑。

我问,若是让民警上门查呢?

她说,我妈会接受不了。

我问,你想怎么办?

她说,所以我来找你,我把照片给你,你去帮我核实一下这个人的身份可以吗?花钱我来出。

我说,不行,现在查人是很谨慎的,例如你动用了关系调查了我的身份信息,结果我过了几天被害了,你就是第一嫌疑人。

她问,我怎么办才比较安全?

我问,你有他微信不?

她说,有。

我说,你现在给他转账,转个大额的,不是真转,看看有没有绑定姓名?

一转,提示,XX全。

我说,这应该是他真实的名字。

她说,我之前咋没想到呢。

我说,有机会的时候,你偷看看他的钱包,拍个银行卡,然后顺藤摸瓜,就能摸到。

她说,他没有银行卡。

我问,那你妈的钱怎么给的?

她说,现金。

我说,还有个办法,就是让居委会的,以上门做人口普查为名,问询几句,必须找真正居委会的,你妈也认识的,闲聊式的获取一些信息,例如你没有身份证不要紧,你老家是哪的?父亲叫什么,兄弟几个,分别叫什么,客客气气的套出来,然后再去实地核查。

她说,我想过,但是没有合适的人选,另外那些女人太八卦,会乱传。

我说,那你找个人,假装。

她说,所以,我觉得你最合适。

我说,我见人紧张。

她说,才不会呢。

软磨硬泡,我答应去帮着试试,喊着前台的同事一起,拿了个本子,煞有介事,正好下大雨,确保他们肯定在家。

让小圆在车上等着,我们俩上去。

敲门。

说是做经济普查的,看看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老太太开门。

问,能进去坐不?

能,能,能!

老太太很有礼貌,家里收拾的也很干净,的确有男人生活的痕迹,例如运动鞋,问了问老太太的收入,是否满意?

挺满意的。

老太太一个月退休金1900元。

我推测,应该是前夫给买的养老保险,挂靠在单位的那种。

未见老头。

说明,刻意躲起来了。

我特别问了一句:现在家里几口人?

老太说,我自己。

告辞了。

回店里,继续讨论。

我把原话复述给了小圆,小圆更坚信这个人心里有鬼。

我说了我的判断。

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15年,说没有身份证,这是不可能的,工厂也不会用他的,他肯定有身份证,也可能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但是,他有从善的心。

就是真的想过日子,也可能过去有些小错误,甚至可能跟你妈讲了,你妈之所以让他躲,是觉得他没有身份证,怕盘问起来不好,也可能是你妈知道他有过错误。

至于说担心你妈被伤害之类的。

这个问题不大。

顶多是借点钱花花……

即便是搞清了他是什么身份,哪怕知道他有老婆孩子,你妈也放不下了,肯定是他走到哪她跟到哪,哪怕是她知道自己是个小三,也会追随的。

她说,现在来看,肯定的。

我说,除非,他是个在逃犯,直接抓起来,否则查到身份也没有意义。

她问,现在怎么办?

我说,无解,只能是找靠谱的人给偷着大数据比对一下,看看是不是在逃犯,若是,就抓起来,若不是,就别干涉了,老太太是信了邪教了,没有人能把她拉出来。

她说,真TMD老渣男。

我说,让你老公跟他谈谈。

她说,谈过,谁跟他谈都是同一口径。

我说,没有文化,思想保守,大脑基本就是一片空白状态,一旦这片空白被占领了,整个人就被操纵了,我之前不是讲过一个例子吗?我们去吃地摊,一个大妈推个自行车,走一步停一步,然后口里念念有词:XXXX好!邪教了20多年,她还在信,而且是痴迷状态,不可能洗过来了,她反而觉得这是普法,是积德。

她说,你再帮我想想,还有什么突破口?

我说,还有一个办法,就是需要时间,就是你深入广场舞这个圈子,挨着问询,按照他现有的状态来看,他之前应该也是住在一位老太太家,那么肯定有人是知道内幕的。

她说,对,这是个突破口。

我说,但是要预防她们告诉你妈。

她说,是的。

我说,还是回到那个最本质的问题,这可能是你妈人生第一次热恋,她就认准这个人了,不管他做过什么,骗过什么,她都死心塌地了,认了,这个是最难改变的局面,不如让他们继续黏糊在一起,用不了多久,可能就自然而然的分开了,他太用力了,太用力的感情不持久,你看那种热恋的年轻人就知道了,凡是男人跪着爬着恋爱的,婚后很快就离婚了,因为男人想直起腰来了。

她说,我怕我妈接受不了感情欺骗。

我问,你妈也不提你爸了?

她说,也提,只是私下里提。

我说,看来女人一生都会为感情所困。

她说,女人就受不了男人嘘寒问暖,特别是我妈,一辈子没体验过……

我问,你说他们还会有性生活吗?

她说,有,而且很频繁,他们床头有个垃圾桶,我看过。

我说,你妈迎来了第二春。

她说,所以我才更担心。

我说,反正我觉得,这个问题,无解!

无论多老的女人,骨子里都是个小姑娘,天真、无邪,憧憬浪漫的爱情,原本小圆想买一拖二的墓地,就是爸爸妈妈合葬的,因为价格问题,只买了一个,还跟我商量过先交定金,埋葬后再付余款。

现在想想,没买还是对的。

她妈现在肯定不想跟前夫合葬了。

小圆在感叹,妈妈变的太快了。

我说,一点都不快,在绝对碾压的爱情面前,每个人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如同得了精神病,什么逻辑都不再好使,越是感情空白的,越容易疯癫,真到了咱这样的老油条阶段,什么都看的一清二楚,压根不会陷入什么所谓的爱河,连脱裤子都嫌费劲。

她说,那也没意思,太理性,不浪漫。

我说,浪漫是你们的追求,不是我的。

前天,我骑摩托车,在等红绿灯,我刚停下,后面一个车在没命的BB喇叭,我火接着就上来了,回头一看,小律师。

我们俩都略尴尬。

我虽然立刻笑了,但是她肯定看到我回头一瞬间满脸怒火。

马上绿灯。

我指了指前面一个公交站牌。

我去那等她。

她跟过来了。

我问,你咋跑我地盘来了?

她说,过来见了个当事人。

我说,去我店里坐坐吧。

她问,好停车不?

我说,别人不好停,你肯定好停,我在那边有两个车位,我让同事挪一下就行。

她说,好。

我就没提生气的茬,也许她没看到呢,何况我戴着头盔……

到了店里,恰好有个闲车位。

进店。

我问,又是离婚的?

她说,这个比离婚的更复杂,俩人都是婚外情,男的录了女的视频,女的要求删了,男的不删,还写了一篇文章,指桑骂槐,意思是自己被传染了病,正在治疗,等自己治好了,就发视频给大家看,她想找律师咨询,看看能不能起诉或报案。

我问,真有视频吗?

她说,应该有。

我说,你应该拿来我看看。

她说,在男人那边。

我说,男的在女人身上花了不少钱吧?

她说,应该,但是我感觉这女人情商太低了,每一步都被男人拿捏的死死的,男人就用一个点拿捏住了她:你不是有正式工作吗?我到时候群发你们单位同事手机里。

我说,男人不会这么做的。

她说,是的,我也跟她这么讲的,她吓的不得了,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她这次之所以想反抗,就是看他写的那篇文章,觉得他把她曝光了。

我说,傻子,那篇文章就是只对她一个人开放的朋友圈。

她说,对,我也是这么说的。

我说,脑子进水了。

她说,我代理了这么多案子,慢慢的梳理了一下,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只要不是奔着结婚去的,只要有了性或金钱往来,很快就是一地鸡毛,不管这个钱是借的还是要的,最终一定是这样的结局。

我问,女的真的有病吗?

她说,我问她了,她说怀孕时有过霉菌性的,早治好了,孕妇普遍都有,男的得的是前列腺炎,完全不沾边。

我说,你不知道你遇到的是不是毒蝎。

她说,所以,千万别乱捣鼓。

我说,咱这样的关系就挺好,所以你要庆幸遇到我,我也没想找你睡觉,也不问你要钱,还帮你赚钱,即便哪天不联系了,也会很安静,不会败坏你,你看从认识我,你发财了吧?

她说,理性的关系,一定要去性。

我说,是的。

她问,你有没有发现,这些年的文学作品、影视作品,很少有个性的、真实的?

我说,弹幕、豆瓣、微博,对作品创作有反噬作用,就是会帮你划界限,禁区越来越大,禁忌越来越多,那么就会把所有作品都给规划进正能量范畴,否则会被骂死的,同时,又反过来推动着审查标准。为什么90年代的文学作品、影视作品没有这么多禁忌?你若是回头看看,多数是通过不了审查的,因为那时的创作者是孤傲的,不求获取多少人的认可,只求自己表达,另外多数人也没有发声的渠道,所以才有了百家争鸣的感觉,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若是想成为一名出色的创作者,必须要走小圈子路线,不能进入大众视野,若是我写的文章被人发到微博上?立刻就被鞭尸了,但是在我自己的小圈子里,就没有任何问题。

她说,最终,把所有作品都拉低到了平均线。

我说,是框在了框里。

她问,小圈子的人多不多?

我说,每个领域,都有类似的小圈子,例如我关注的一些号,都是很小众,外人几乎不知道,咱关注了也不传播,例如我关注了一个做影视剪辑的,他只剪辑影视剧里出现的稀有素材,例如美女、性感、机车、汽车、飞机、火箭,他自己喜欢研究这些,而且每一张图片都选的恰到好处,表情、动作,可以理解为给影视作品拍照的人,他选的全是世界大片,你看我发的朋友圈图片都很不错吧?都是从他那里选的,其实他发的大部分都不适合发,全是光腚的。同样的道理,大家关注了我,也不愿意分享,总觉得怕别人误解,哇,你原来在看这么毁三观的文章,用咱本地人的话来说,就是懂懂写的那些算啥啊?整天搞破鞋。

还有博导搞的公众号,每天发个雕塑作品,世界级的,很长见识,你会发现,很多艺术家是没有禁忌的,很多创作是逆天的,例如浮世绘:海女与蛸。

类似的号我关注了很多,基本都是日更。

他们比我高尚,我还有人气的需求,他们压根不在意这些,只是像做笔记一样在更新,不为别人,只为自己。

我们都是窥探者而已!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懂懂日记:2020-07-10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