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懂懂日记:2020-07-06


这次骑行赛,老赵组了个队。

老赵虽然叫老赵,其实并不老,79年的,40岁出头。

木匠世家。

他爷爷、他爸爸都是木匠,他不是木匠,但是也在家具行业,一个很细分的领域,餐饮桌椅,各式各样的。

很体面、很帅气,也就是生在县城,若在北上广,要么能当个男模,要么能当个明星,是真有那个天分。

开了一辆奥迪A8。

按理说,无论是按颜值还是按实力,他都是众星捧月状态,不缺女人。

不过,在我的观察中,我觉得他依然如饥似渴,跟骑友里那些离异少妇走的比较近,包括这次组队,他队里三个女的全是这个类型的。

这方面,咱不评判。

只是觉得他缺少甄别力,你至少要挑挑吧?结交一些上档次的,何必非把自己卷入旋涡,你以为她单身那么她的关系就简单,错了,运动圈子里的单身女人背后都站着一群男人。

其实,我跟老赵并不是特别熟,只是打过几次交道而已,主要是我们是不同时间段的骑友,他是凌晨帮的,我是下午帮的,他们是天不亮就出发,然后回来洗澡上班,而我呢?是下午两三点骑,是比较奢侈的上班时间。

我还找他买过两套茶具,一套船木的,一套榆木的,他自己也明确告诉我,船木也好,榆木门板也罢,都是做旧的,就这么个行情,万儿八千的你还指望买到真的?

牛哥那套,就是我买的那套。

看起来很古朴,很有感觉,其实很容易辨别,特别是被热水一烫之后,露出木头的原色,很新。

当时市场价2万左右,我买的1万2。

榆木门板的,我也买了两张茶桌,他也明确告诉我是做旧的,反过来给我科普,一定不要买真的老榆木门板,理由是什么?

过去,咱这边死了人,先把人抬到门板上。

晦气。

后来,这两张茶桌被一个读者买走了,我用了几个月,搬家,5折卖了,就是经常在下面评论的一个姐姐,她喜欢这些东西。

老赵工厂做的东西,都略粗糙。

也要理解,毕竟针对餐饮行业,性价比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整个山东就两家做的比较好的,一家是老赵的,一家是临朐的,临朐的那个规模要更大一些,市场面向全国,并且不仅仅做木头的,一些钢结构的桌椅也做,甚至做到了源头市场,可以从设计开始,例如你开了一家五星酒店,他们会帮你个性化开发配套的桌椅。

临朐的那家,是做了阿里巴巴。

老赵的这个,只是做了山东传统渠道,例如一些批发市场,客人到批发市场下单,批发市场到他这里下单,也有直接找到他这里的。

准确的讲,老赵的这个,就是个加工厂。

没有销售能力。

县城里的年轻人,能理解电商的,我这个年龄就算是极限了,年龄再大一点,连淘宝都不会用,包括老赵到现在都不理解淘宝是怎么回事,钱怎么支付上的?东西咋来的?

这不是个例,很普遍。

3号晚上,他们队搞了个誓师大会,力争别倒数第一,作为外人来看,他们不是倒数第一也差不多,实力太弱,你别看赵总身材很有型,但是没有运动天赋,他骑平路行,骑上坡基本就靠推了,没有加速的能力,没有爬坡的能力,腿部肌肉太弱。

那些女的就更不用讲了,你别看骑人很厉害,骑车不行。

骑车最厉害的女人,还是假小子。

誓师大会上,聊起了网红,聊起了电商,其中有个是做食品厂的,说本地有个做电商的小伙卖辣酱,不知道是一个月5万瓶还是一天5万瓶,反正是非常牛,还说这个人跟懂懂认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赵总听到了,记到心里了。

为什么?

疫情,对他的生意是致命的打击,不仅仅是业务量下降的问题,还有回款难,甚至有的已经起诉了,例如人家新装修的火锅店,桌椅你都给配好了,结果疫情人家开不了业,赚不了钱,你要钱人家也没有,只能起诉。

他觉得电商很神奇。

他的第一反应是:咱能不能自己也去做个辣酱小作坊,自己DIY,在网上卖?

这不,就约我。

但是呢,他约我有些胆怯。

骑行圈也是论资排辈的,我属于高手系列的,他属于小白系列的,他跟我对不上话,他就委托了一个BOSS,也是骑友,跟他一个乡镇的,算是乡党约了我,说有个作家想认识我,一起聊聊。

我问,还有谁?

他们那边三个,BOSS、赵总、作家。

BOSS是负责预约的。

赵总是负责买单的。

作家是聚会噱头。(作家不骑车)

这是我自己分析的,说是去吃鸡,算是本地第一鸡,需要跋山涉水才能到,好是好,唯一的缺点是没有包间,问我可以不?

我说,我不喜欢坐包间。

那太好了。

一见面,我们都认识。

作家见过面,但是没相互介绍过,什么时候见的呢?

我们县是旅游城市,当时是想拍摄一部与纪国王城有关的影视剧,剧本已经写了,需要找作家来研讨,这个事我很早就知道了,所以也算跟作家们预约了,各1000册书,他们开完会到我书店来签。

当时这位作家是给大作家们服务的,搞接待的。

只是当时他太不显眼了,我都没来得及问他姓什么叫什么。

赵总先问了我辣酱的事。

我说,的确是认识,他还差点成了我小舅子,但是具体做的如何,我不知道,因为我很少过问,我只表达一点,今天的电商也是微利,你不能算着一瓶2块的成本卖10块有8块的利润,不能这么算。

他问,若是咱自己找个配方,生产辣酱,然后在网上销售,如何?

我说,白搭,电商不是理解的这么简单,我个人的观点是,每个行业都有自己匹配的年龄属性,现在的电商是90后的天下,你这个年龄,哪怕从头很认真的学习,也学不会了,没有必要进入别人的赛道。

他问,难道我们这些人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我说,也有,就是做出真正的好东西,自然有人会帮你卖,甚至不需要卖,这个好东西的前提是什么?就是真好,你说好,他说好,大家都说好,但是这样的东西一定是倾注上时间、精力酿造出来的,而不是随便找个配方速成的。

他问,还有卖什么比较赚钱的?

我说,电商的本质就是商业的本质,核心还是要有好产品。

我明白了,赵总对电商有误解,他还以为一切都是空白的,人家做辣酱能赚钱,他马上进入也能赚钱,其实早已经过饱和状态了。

他是着急了。

想找风口。

电商这么多年了,才刚刚刮到县城。

无巧不成书。

我们隔壁两男两女,在相互介绍时我听了听,应该是高中同学,三个81年的,一个82年的,也是在聊电商,但是我一听就明白,他们聊的电商应该是传销模式,讲了国家政策,讲了市场红利,说咱这个平台怎么怎么……

赵总说,不是还有在网上卖炒鸡卖的特别好的?

我说,有啊,今年我有个球友开了个饭店,他本身就是大厨,对自己的炒鸡绝对自信,当时探讨商业模式时,他就提出了这个想法,要把鸡卖到全国各地,问过我,我的答案是NO,因为大家对很多东西有误解,要么认为学会了推广模式就能赚钱,要么认为有好产品就能赚钱,理论上有好产品一定能有好市场,但是炒鸡这个东西,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做法,有自己的口感,要准确定位我们,我们就是小县城,我可以以一个村里比较有见识的人告诉你,我们这边做的最好的饭菜,对于一些有品味的人而言,只有四个字,难以下咽。

这涉及到的是口感、美感。

你看粤菜师傅炒菜,人家在烹饪过程就很清淡,用那个平底锅快速地翻着,调料少许……

你看咱炒鸡?

那调料放的,哪怕是个拖鞋也可以炒出鸡味。

饮食这个东西,可以从上而下,例如本地人找上海人代购85度C,找北京人代购原麦山丘,这是可以的,但是很少有人反过来代购。

高端饮食,一定是少调料,最大化的尊重食材本来的颜色、味道。

本地炒鸡,我还没发现一家不黑的。

颜色黑。

我跟赵总讲,这些事你不要研究了,没有出路,也没有意义,两大类产品是被琢磨的最透的,一是服装,二是特产,你真以为本地只有几个做电商的?错了,是成名的就那么几个,其实那是一座金字塔,下面有无数尸体。

不要去琢磨,没有意义。

赵总问,不是说有个做散养鸡的,在网上卖的特别好吗?

我说,是的,复制他的也是最多的,但是没有一个复制成功的,两个原因,第一呢,大家总追求速成,例如买成年鸡散养。第二呢,散养环境太差。而你看看他拍的照片与视频,那就是李子柒,有美感,有想象空间,最关键的一点,他不骗人,说养多久就养多久,他是玩票的心结果歪打正着了,也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赚钱,纯属娱乐。

赵总问,你跟他熟不?能参观不?

我说,熟,车友,每个人的成功,都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这些只是基础工作,但是一般人已经做不了,你不知道什么是美的,还有一个更核心的问题,你怎么推广?怎么卖?卖活鸡?白条鸡?烧鸡?炒鸡?

我给的答案全是NO。

还是做好你的家具行业吧,他分析了一下家具行业,认为也越来越难了,一是省内做的人越来越多。二是电商冲击,冲击有多大多变态呢?淘宝上有些售价,按照这个价格他都做不出来。

就是明明知道自己在一条下沉的船上,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很是着急。

赵总问我,那你有什么建议?

我说,每个年龄段都有自己的行业属性,我们要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大优势,而不是轻易进入不属于我们的领域,你可以再深耕一下餐饮领域,看看有没有值得做的……

BOSS认同。

作家问了一个问题:董老师,我也开了公众号,应该怎么推广?

我说,我从写文章开始,就从来没推广过。

他问,那最初别人怎么知道你的?

我说,同学、老师、朋友。

他问,你如何看待传统作家适应不了互联网文学?

我说,我跟几位老作家探讨过,我都建议他们降维,例如少用一些古诗,少用一些文学用语,多用口语化,他们普遍拒绝,认为文学就应该有文学的样子,有文学的品味,但是呢,我是这么认为的,都没人看了,还要什么品味?总指望后人翻出来再给你立碑,那不现实,这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未来人们往前翻的概率越来越小,一切都是当下的。

他问,核心是口语化?

我说,不完全是,需要从内到外,把框架全部打碎,传统作家就如同传统的武术家,什么螳螂拳、青城派,各有各的招式,但是你看MMA呢?没有招式,集百家之长,你再看一个细节,网红在抖音上,哪怕录个很随便的段子,也很自然,你再看那些明星下潜呢?例如冯巩、潘长江,都有一个共性,很尬。

他问,尬的原因是什么?

我说,内心的框架太多,招式固定化,总以为说一句:我想死你们了。大家就会笑,可是大家已经对这些有免疫力了,现在的抖音段子是已经没有表演了,而这些明星还在表演,今天的网络文学已经没有写作这个概念了,可是作家还在写作,我写文章,我没觉得是在写作,只是在记录,所以我不追求什么伏笔,什么前后照应,什么修辞手法。

他说,无招。

我说,差不多这个意思,但是作家们瞧不上这些。

他说,是要市场还是要品味。

我说,我认为两者并不矛盾,而是文学越来越真实了,会的招式越多越起反作用,你看抖音上能火的歌手,往往是不懂歌唱技巧的,只是单纯的真情流露,并且有自己的特色,当年那英指点多亮唱《小情歌》也谈过这一点,一定不要忙着炫技,你真情流露甚至平铺直叙就好。

不懂写作,反而会是竞争力。

我怎么想的,怎么写。

从山里回来,大家在车上都没怎么说话,我觉得自己说话方式也有问题,他们是满怀希望的,结果我给的答案都是:此路不通。

也许,还会换个方式去尝试的。

试试吧,最终还是这个结果。

隔行如隔山。

把我带入基建行业的车友姓房,我们俩私人关系很好,他跟一般的基建人不同,他读过书,而且还是硕士毕业,表面是个大老粗,吃喝玩乐样样精通,但是内心很细腻,也很博学。

一接触,我们就成了很好的朋友。

出于老大哥对弟弟的帮助,他先是劝我去办证,那时环保只是呼声大,管的还不严,让我一口气把证办下来了,光济南跑了有个十趟八趟。

我自己慢慢有了起色。

是整个人有了起色,这个领域还是很小众,很赚钱。

我看自己的文章,前后对比来看。

都觉得整个作者的气场有着天壤之别,突然间变得温顺了,包容了,但是背后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可能是有钱了,自信了,也不在意什么颜面了,例如我现在搞的攒钱买法拉利这个游戏,你若是没钱你是不敢玩的,只有把这个事当游戏去看待,才可能玩起来,才可以有绝对的气场和自信感染每位参与者。

在我们这个领域,哪怕再笨,一年赚200万没有问题。

何况,我不笨呢!

我有我的优势,各个环节我都有读者资源,你找别人可能还要请客还要磨,我去一路绿灯,还要请我吃饭。

这是不可复制的资源。

不仅仅如此吧。

这些只可意会……

其实,当时我有两个机会,一个是办这个证,一个是办机制砂的证,机制砂的那个是把钢厂的废渣做成高端砂,跑这么一个证差不多需要500万,关键是未必能跑下来,跑下来也动不动让你停产,现在环保具有绝对的第一优先权。

后来,我选了办这个证,因为我总觉得跟砂石打交道,容易跟黑社会打交道,害怕,而我们这个领域呢?小众、偏门、有意思。

盯着的人多,但是需要有人带。

最初房哥劝我的时候,我跟本地几个BOSS聊起这个事,给我的答复都是不可能,意思是很难搞,事实不难,核心在于耐心。

只是领域不大阳光,针对夕阳人群的一条龙。

别说一般人了,就是专业做工程的,都未必听说过。

2019年,我接了一个江苏的单,但是我资质级别不够,我就介绍给了房哥,房哥当时在大连做,江苏的这个单不大,理论上房哥可以一口回绝,但是他对我很尊重,虽然不大,还是陪我一起去了江苏。

一谈,还不错。

房哥就提出,要么这样,也别谁给谁提成了,咱合伙做。

怎么合伙?

他5,我3,刘总1,剩余1,我和房总按照比例出资,刘总不拿钱,做具体的管理,刘总跟房总是上下铺的大学同学,刘总跟着房总11年。

剩余1呢?

就是各路神仙的。

最初,我是想拿佣金的,就是这个业务给你,你给我点佣金就好,让我拿钱我还是有些紧张,因为当时我也刚起步不久,到处垫资,但是房总是这么说的,让任何人亏了,都不可能让你亏了。

我说,亏我也能接受。

钱要的很急,我自己凑了100万,我让小律师拿了40万,我当时跟小律师说的,我多拿点,你少拿点,到时咱俩平分,但是具体合同签署、执行以及后续的对接,你来做,毕竟这些我都不懂。

别看我干这行,但是我是纯粹的甩手掌柜。

我什么都不懂。

刘总全程在江苏盯着,我去云南的时候,路过江苏,晚上他非请我吃饭,还把我喝多了,喝多了不说,还花1800元送了个人到我房间,但是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早上发现自己躺地毯上,连衣服都没脱。

次日,刘总问我,大波妹如何?

我问,什么大波妹?

他给我看了微信支付……

你是被大波妹坑了,也有可能是她敲门我没听到,另外我对这些东西无感,甚至认为是很没有品的行为,但是在工程领域,这是常态,我见怪不怪了,偶尔咱也帮人这么安排。

房总跟我不是老乡,但是刘总跟我是老乡,乡镇还相邻。

这是故事背景。

我之前科普过,基建不赚钱,地皮赚钱、销售赚钱,整个业务做的还不错,我们做的这个业务是在县级市,独一家,还是很受照顾的,19年冬天就差不多完工了。

今年夏天,结款。

然后,算账。

小律师去对接的,中间还有个小插曲,就是刘总小声地跟小律师讲:你今天真性感。

小律师让我分析一下,他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觉得他无恶意,纯粹是赞美。

她说,我觉得也是。

生意场上的人,很有分寸,就如同打狗看主人是一回事,你要知道每个站在前台的女人代表着谁,他就是再喜欢小律师,也不会动心思的,这个分寸他是有的。

单纯基建也就是15%的利润,但是配合销售就厉害了,基本是翻倍状态。

差不多正好一年。

我跟小律师平分,她不要,严格按照比例分的。

她分到了77万,等于赚了37万。

已经很满意了。

我也很满意,比咱自己做都赚钱,关键是省心,基本没怎么管,我们俩还吃了个饭,她还给我买了双鞋子。

过了一段时间。

淄博一个同行到日照投标,路过我这里,闲聊起来这个事。

他说山东不好做,还是江浙沪好做,因为那边人有钱,思想意识也前卫,另外各方面政策管控也松,可操作的空间大。

那我正好吹吹牛B,我在那边做了一个工程。

我没说是合伙做的。

我说是自己做的。

他就问了我一些数据,我把小律师发给我的数据大体讲了讲。

他说,你这个利润不大对。

我问,有什么问题吗?

他说,这个利润在山东是可以的,在江苏,怎么也要2到3倍,何况这两年是风口期……

送走后,我把这个事跟小律师说了。

小律师呢,就把我们这边负责工程的小兄弟喊到了她办公室,俩人一笔一笔的算,工钱、原材料、办公经费、销售业绩。

我们合作是比较透明的,整个财务报表差不多一本书那么厚,。

房总的观点是:合作只会使我们的感情加深,而不会成为陌路,否则就失去了合作的初衷。

其中这里面还有个小插曲。

有些汇款截图是由对方提供的,其中有个上海的客户,汇款后把余额也截上了,4000多万的余额。

小律师拍照给我了,感叹了半天。

你看,人家一张卡上,有4000万趴着。

俩人算了整整一天。

得出的结论是差不多有30万的误差,主要是两方面:人工多报了,原材料价格不对。

小律师的意思是必须要找房总对下账。

我不同意。

我认为,男人之间合作,是讲的信任,何况咱怎么起的家?是房总给咱的机会,30万对于这么大的工程而言,不算什么,无非就是吃了喝了招待了,另外咱跟房总感情深,无非就是车友关系,说的深一点算知己,而刘总跟他呢?上下铺。

二选一,房总也选刘总。

咱以后合作的机会多得是,是不?

女人,固执。

嫌我不打电话,她自己打。

房总在天津……

房总的意思是,你们随时可以过来,有不对的地方咱当面算算,不要紧。

小律师的意思是不行,必须来我们这边。

房总也很欣赏小律师,一口一个妹妹叫着。

答应。

但是呢,小律师要求必须俩人都来,房总跟刘总一起来,平时我觉得小律师挺理性的一个人,咋关键时刻跟我媳妇似的?你让我以后脸往哪搁?

从房总答应来,一共拖了21天。

也不是故意拖的,天津那边赶工期,他想趁端午节回来的时候约着刘总一起,当时刘总在郯城。

晚上房总在天津那边还有酒场,到了12点才出发,到我们这边时已经早上7点了,我给安排了酒店,他没去,直接给我发信息:兄弟,我到了,吃个早餐去找你。

刘总是从临沂过来的。

等于他们一行四人,各带一个司机。

我给小律师打了电话,约定8点到我书店,让司机回避。

坐下就开始算账,一笔一笔的算,我都觉得好尴尬,我对房总笑笑,房总对我笑笑,房总说,大妹子这个态度是对的,有疑问就要提出,合作嘛,就要透明,若是有疑问还不提出,说明没把哥哥当哥哥。

我喊房总去看看我的车,新装的空气悬挂。

到了中午12点,我们回到书店。

还没算完。

已经算到20多万的差额了。

我问,怎么吃?

房总说,叫外卖吧,晚上咱兄弟俩再认真喝点。

我说,行。

我叫了四份外卖。

外卖到了后,房总说,小董办事就是认真,生怕偏了重了的,外卖都点一样的。

我心想,我是图省事。

早上一见面,小律师就先说明过一点:今天全程录像、录音。

录像这个不用找,我们本身有监控。

她带着录音笔,能录10小时。

吃过饭,房总跟我上了二楼,他有些困了,半躺在沙发上,他跟我讲:工程行业不同于科技产业,有点误差很正常,但是求真态度也很正常,所以我说有必要来算一算,对我们都是公平的。

我说,女人家,事多。

他说,不,不,我很欣赏这个态度。

当算到30万的时候,已经基本算完了,30万对于这么大的业务量而言,差不多可以理解为正常误差,当然若是较真,一分钱也不能误差,毕竟那边也有专业会计,而且是个会计组。

3点左右,小律师上楼,招手叫我:有个款对不上。

过去只计算账目上的数字,没有把账目与银行流水一一对应,只算了总额,而一一对应发现少了七笔,全是销售款,挨着打电话求证,不是在开车就是在开会,小律师全是开着免提打的。

这个时候,小律师把房总也喊到了楼下。

小律师换了个策略,不说自己是XX公司的股东了,而是直接说自己是调查XX侵吞案的律师,希望对方配合一下,若是不配合的话,可能也会涉案。

有个销售代理商,老家是安徽的,被吓住了,招了:你别跟别人说,是刘总让走的私人账户……

这七笔,基本如出一辙,全给人家打了8折。

这个是我们预期之外的,按理说这个漏洞太大了,为什么就是没发现呢?因为这个行业就不可能有私对私转账,涉及到开票,全是对公。

预期就是30万左右的差额,按比例分我头上,也不过是几万块钱,无所谓的事,所以我才觉得小律师小题大做,但是据小律师讲,她有直觉里面有问题,但是就是一直没发现,20多天都没发现。

结果,一个电话,揭开了。

房总让我们俩回避一下,他要问刘总几句话。

我们俩就上了楼。

我们的监控都可以实时听到声音,从他们俩的对话中可以判断出,房总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再次下楼。

房总,一个大老爷们。

抱着头,呜呜的哭了,很伤心,觉得自己辜负了我们又觉得自己被同学在背后开了一枪,主要是还有连锁反应,那之前11年的合作里,是不是也有类似的事?

至少没有信任了。

那就谈解决方案……

小律师的意思是,第一,要把钱按照比例赔付给股东,现场写条,十天内结清。第二,写完以后,再送到经侦大队,并且已经联系过了,随时过来带人。

小律师掌握了绝对的主动。

让刘总拿着身份证、欠条,在那录视频,我叫什么,身份证是多少,侵吞了公司多少财产。

原本还想晚上喝点。

也不用喝了。

房总私下找我,意思是点到为止,他愿意做担保,什么事都控制在内部之间,不发酵,问我可以不?

我说,她不会送的。

后来找了个台阶,让彼此都下了,走了。

后续?

第二天,房总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们老哥俩深谈了一夜,是刘总的亲弟弟陷入了赌博迷局,出不来了,他去拯救弟弟,所以动了手脚。

我说,我觉得特别内疚。

他说,弟弟,你做的对。

家都空了,没有钱,据说婚都离了,刘总和情人的车第一时间卖了,凑了不到50万,打给了小律师。

房总说,作为亲同学,我必须要送他最后一程,缺口我给补上,你可以二选一,要现金呢?我就给拿现金,要是你相信哥哥呢?就下次合作直接当股金。

我说,这纯粹是一场意外,原本分给我的就够多了,这一切都不像我的做事风格。

房总说,不需要解释,哥比你自己还懂你。

房总从小没有爸爸。

妈妈改嫁了,从小在爷爷奶奶家长大的,读大学都是村里凑钱让他读的,他自己也说,从记事起,除了爷爷奶奶去世,他没哭过。

因为那天说喝酒也没喝成。

房总回天津,又路过我这里,说什么也喝点。

我们三人猜测了半天,到底是谁涉赌了?是他还是他弟弟?另外是不是外面养情人了?但是觉得养情人花不了这么多钱,理论上,他在这个领域干了这么多年,两三千万的家底应该是有的,为什么现在到处都是窟窿?关键是还没被发现。

房总认为,刘总本人涉赌的概率最大,但是也不深究了,毕竟已经决裂了,但是他对刘总这个人的评价依然很高,认为就是误入了歧途,若是别的歧途还可以拯救,涉赌了就坚决不能留在身边了。

我们把借条退给了房总,让他转交给刘总。

房总说,我也是这个意思,毕竟感情在,都已经落水了,再放他一条生路,他若是能东山再起,不会忘记我们的,也不用担心他会打击报复,他内心就不是那样的人,就是让钱逼疯了。

后续?

欠条后来房总快递给了刘总,刘总专门给我打了个电话,也是哽咽了半天,说了一句:哥哥对不起你。

陨落的男人,无论过去多么优秀,都会瞬间被周围朋友止损掉!

听起来像故事。

却,都是最近真实发生的。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懂懂日记:2020-07-06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