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拿蝎子当烟抽,中亚人民是怎么做到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 小鹅,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面对压力和突变时,人类一向信奉抽根烟就能忘却烦恼。但是在巴基斯坦想要释放压力,你可以去路边,看看能不能碰到一位卷胡子的大叔,愿意像卖冰棍一样递给你一根有些泛黄又奇怪的烟。

“兄弟,抽根蝎子冷静一下?”

蝎子属于蜘蛛纲型动物,毒素聚集在尾巴根部。它的毒性虽然强劲,但是在巴基斯坦却失去了作为毒虫的地位,随处可见。

在当地你要是有幸见到在大街上晃晃悠悠手舞足蹈的小青年不用太过于惊讶,很有可能是吸蝎子吸嗨了。

当地居民拿它跟大麻相媲美,因为接触时兴奋之余还有幻觉相随。蝎子在巴基斯坦作为商品一年的销售量连香飘飘都要望而却步,因为它每天都以两三美元的低廉价格卖出上千万份。

而且如果想要尝试变成蝎子瘾君子,你只需要花最低的价钱在巴基斯坦撸起袖子体会被蛰疼痛后的愉快。

这个方法叫“飞蝎”,听起来就不太对,而且还要经历一系列的并发反应:呕吐、眩晕、麻木。可是然后呢?然后就像男人们写的小黄文一样,然后你就适应了,就再也离不开这奇妙的感觉了。

想要抽蝎子,首先要先把像卷烟一样把蝎子卷进去。那首先就要先得到蝎子粉。当地的蝎民一般是先把蝎子在太阳下暴晒几个小时,晒成干,然后碾碎成粉末,最终点燃火星。

如果你没那么多耐心,也可以直接炭火烧烤蝎子,迷醉的闻着飘溢烟雾,接着在微量毒素里陷进下沉的世界,沉浸到狂欢的快乐中。

那蝎子烟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的呢。据考证,最早是在2008年7月3日,YouTube的用户kwkn08上传了一条名为“吸食蝎子”的自拍视频。当然,现有事实再有视频,巴基斯坦人吸蝎子的事情可能更早。

在那个视频里,他将蝎子从烟斗里拿出来摇晃着朝向镜头展示,紧接着再把蝎子塞回烟斗。最后,他像抽烟丝一样把蝎子抽了起来。

吸食蝎子的传统不止巴基斯坦独有。

David Macdonald在2007年的学作《阿富汗的毒品》中记录了蝎子烟的威力,“吸食的男人眼睛和脸颊猛然涨红,他的动作仿佛饮下了高度酒精般蹒跚不稳,但是脸上的神情依然清醒,而且蝎子烟的味道非常刺鼻腐臭……”

曾经做过蝎民的索哈特汗在接受采访时描述自己的体验时说“街道,车辆,房屋,全都飘起来在旋转舞蹈。”不禁令人想起云南传说中的蘑菇。

听起来猎奇的事情在贫瘠又炎热的中亚并不少见。他们的气候终年炎热,作物稀缺,政局动荡,人口基数大,教育普及非常少,并且成年与塔利班武装极端组织对抗…

蝎子烟听起来很让人难以接受,但是在朝不保夕的生活里,一时的欢愉都显得弥足珍贵。

然而相比于烟草甚至毒品,蝎子烟的毒性非常大,人类脆弱的器官和消化系统很难支撑,人们身体陷入萎靡不振的强烈苏醒状态,而且这种伤害无法弥补,最坏的结果就是最后神经损坏变成脑死亡。

而由于蝎子烟的泛滥,蝎子烟的麻醉毒性也在泛滥,在蝎子烟流行的区域,打麻醉药做手术都很难进行。

最重要的是并不是所有蝎子都能拿来当烟抽,毒性强的紫红蝎子烤熟吸食后,一不小心可能在你飘飘然的时候一抬头真就飘到了阴曹地府。

以及,地球上有1500多种蝎子,巴勒斯坦毒蝎的毒性在其中名列前茅。《圣经》里曾提及这种巨毒之蝎,它在毒王榜上排名第5。

长长的螯的末尾是带有很多毒液的螯针,其毒牙足以穿透人类的指甲。如果趁你不注意刺你一下,螯针释放出来的强大毒液让你极度疼痛、抽搐、瘫痪,甚至心跳停止或呼吸衰竭。

与多数过着宁静生活的蝎子不同,这种蝎子极具侵略性和毒性,一旦受到打扰就会举起后腿,并不断螯刺受害者。

这种蝎子还有一个非常有迷惑性的地方,就是雄蝎的体型比雌蝎小,看起来威胁似乎也更小,但其毒液的毒性是雌蝎的5倍。

但是再大的毒性也挡不住吸食者的趋之若鹜。对于磕不起药的蝎民来说,他们吸不起更贵的海洛因冰毒等毒品,便宜的贫穷蝎子烟就成为了天价毒品的替代品。

而不仅仅是吸蝎子的人在追捧蝎子,对卖蝎子粉的人来说,这更是更是改善家庭的一条赚钱之路。

蝎子粉发展久了,受众又变得不仅仅是穷人。蝎贩们将工序和用料稍微提升制作水准,比如一个蝎子烤干后撒上金粉,使包装更为精美,它就能登上高端市场摇身一变,补全了蝎子市场的受众分层。

以至于现在中亚一些大街小巷摊贩集市,都可以见到廉价又高贵的“蝎子尾巴”。剧毒的边缘性尝试,就这样变得堂而皇之起来。

对于这种现象,当地官员,想要发起裁定相关法律来规范整治蝎民的泛滥现象,毕竟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抽蝎子烟致死。

但是由于蝎子烟链条发展的完善,所以想要出台相关法律会触碰许多人的利益,在前几年,只能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下加大监管力度。

而最近几年抓捕制造蝎子和提取原液的警察逐渐增多,蝎子粉的路终于越走越窄。

但是,那里的人们又发明了新的玩法:飞壁虎。

没错,就是和吸食蝎子烟同样的制作方法,高价抬卖、更加疯狂的捕捕捉。用同样的方法,把壁虎做成粉末,卷进烟丝。

壁虎的危险性还没有被充分研究,但看着就不太对。而对于当地政府和医学家的劝告,巴基斯坦的老蝎民、新壁虎民们表示并不在乎。

他们当中的人在采访的时候表示:“早死晚死都得死,不如安心享受飞起来的时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 小鹅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拿蝎子当烟抽,中亚人民是怎么做到的?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