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懂懂日记:2020-06-30



七月底,有骑行赛。

业余级的。

当然,放到县城,就算是奥运会了。

端午节搞了个热身赛。

先体验体验。

大家统一穿上大赛服,拍拍集体照、个人照、闺蜜照……

衣服是统一的。

鞋子是自己的。

四个姐姐,年龄均在40岁左右,可能拉到赞助了,穿着统一的锁鞋,个人拍了俩俩的拍,俩俩的拍了再四人拍。

作为旁观者,我觉得她们比实际年龄都要小。

单看她们的竞技状态和身材。

也就是30岁的女人。

可是。

晚上,我在其中一位姐姐的朋友圈看到了她发的合影。

全拍成了大妈。

感觉够苗条了。

咋一个个这么胖?

又老。

这是为什么?

两个原因:

第一、技术不行,包括摄影技术、修图技术。

第二、镜头本身就会使人发胖,这就是为什么普通人在抖音都很难出道的缘故,你感觉自己够瘦了,一拍就是大饼脸。

那么,你反过来推,你知道明星有多瘦吗?

张涵予,硬汉吧。

我在大梅沙的小树林偶遇了他,感觉好苗条,好瘦,有点刘老根大舞台上的“文松”,就那感觉。

还有一些女明星,见了真人,看小腿,总觉得就跟麻雀腿似的,那么细,那么长,仿佛一使劲就给掰断了,要小心翼翼的。

虽然是热身赛,但是也搞的很正经。

抓阄,分组。

每四人一组,计算第三人成绩。

票是现场写的,A1、A2A3A4为一组,B1B2B3B4为一组……

在县城做活动,你就是组织的再好,也有人不满意。

为什么?

每个圈子都有特殊群体。

就是他们觉得自己不是一般人。

就是需要时刻特殊对待的。

若是实力足够好,那要帮他们拿冠军,倘若我在、刘阳在,只要我们俩在一组里,就是带个再笨的人,我们也肯定是冠军。

倘若我提供了足够的赞助并且表达出要拿冠军的想法。

那么,如何把我们俩分到一组?这就是主办方要思考的。

是个大学问。

还有一种情况呢?

就是有BOSS在,年龄大了,骑的也不行,若是让他成了倒数第一,不是让所有人都难看吗?

虽然大家嘴上都说,竞技场上无大小。

那是胡说。

最近,山东貌似又上了热门。

大家可能很好奇,山东咋是如此神奇的一片土地?

我跟你讲,与孔子无关,与孟子也无关,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老百姓太穷了,山东的GDP并不低,但是GDP是由国企拉动的,而不是民营企业,山东是全国最分裂的,整个省比较富有,但是老百姓多是农民以及工人。

公务员都算是上层群体。

大家能接触到的顶层群体就是公务员群体。

不崇拜他们,崇拜谁?

还有,山东也有不少做生意的,但是多是做关系生意,例如搞个工程,揽个业务,大家都寄生在权力周围,你说能不跪舔吗?

还有就是老百姓对“商人”的贬低。

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不就是有两块臭钱吗?还有啥?

倘若老百姓能够积极走入市场经济,把生意做出县城做出省做出国,那么,你会发现,整个格局全变了,就成了广东,公务员也成了服务群体。

根源,还是穷了。

不发展经济,整个风气是扭转不过来的。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对于个人而言,经济基础决定腰杆直不直,若是没钱,见了公务员,还是想磕头,每个BOSS,哪怕副的,所谓的副的就是副科,也有一群人围绕在身边搞服务。

票写好了。

抓阄的时候,直接塞给了我一张。

我就接过来了。

根据票来站队,我们队里一个大姐,一个BOSS,一个中年男,大姐与中年男的水平都还可以,BOSS略差,我一看这个安排就觉得挺高明的,就是怎么看也是抓的,其实就是明着安排的。

这么安排的目的是什么?

让我去给BOSS破风,就是我在前面引着他,若是拉开距离骑,他顶多能骑20公里/小时,但是我给破风的前提下,同样的功率,他能骑到25公里/小时,那么我们就肯定不会是小组倒数第一。

确保的就是不是倒数第一。

别太尴尬。

为什么不找别人?

怕别人说服不了他,例如他累了,可能就来一句:你先走吧。

可能人家就不好意思继续再破风了,若是继续坚持,仿佛自己想拍马屁一般。我还好吧,至少BOSS说我我不在意,而且我会反过来教育他的。

我要确保的不仅仅是小组不是倒数第一。

我还要确保他不是我们组的倒数第一,要么我们把大姐超了,要么把中年男超了,只要有绝对实力的前提下,带个水平一般的人,都能带起来,上次我们环海南骑行,有一天,是几个实力男带着符小姐骑的,符小姐就是个弱不禁风的姑娘,结果那天他们拿了第一。

就是轮流破风,马不停蹄。

该休息的时候,也不休息。

整个过程比预期的要好,我跟他们俩说,你们跑就行,我断后,我是这么想的,若是到终点也没追上,那么我就当倒数第一,让BOSS当第三。

若是中途追上一个,那么我就以劝说的方式:你慢慢骑吧,我们去抢名次。

离终点还有13公里时,遇到了大姐,她两壶水都喝光了,说自己早上吃的咸菜,渴死了,也没见到保障车。

我车上两瓶,口袋里两瓶,我扔了一瓶给她。

顺便表达了我的想法:姐,你不用着急了,我们去给你抢名次。

还有2公里左右的时候。

名次基本确定了。

按照我的推测,我们不仅仅不是倒数,应该还是前几名,在四五名上,前三已经没有可能了,我提议休息一下。

BOSS的水壶也干了,他只带了一壶水,也没好意思问我。

我说,你咋也不喊我。

他说,没事,我不渴。

我拿给他一瓶,他仰头,全干了。

他们跑这个路线都不如我有经验,这条路我天天跑,别说一瓶水,两瓶都不够,何况天又热,汗真的跟下雨似的,一直在滴。

喝完水,一休息,继续上路。

到达终点。

第五。

还不错。

全程均速24公里/小时,这个速度不慢,毕竟中途还休息了两分钟,应该是他有史以来骑的最快的一次,我是严格按照25公里/小时骑的,我跟他讲过,若是觉得跟不上就喊,我全程也在监控着他的状态,我觉得基本问题不大。

他兴奋的跟个孩子似的。

这种热身友谊赛,有名次排序,但是奖品没有差异,奖品就是各骑友自家的生意赞助的,例如卖茶叶的,每人一包绿茶,卖酒的,每人一瓶酒,卖工艺品的,每人一个杯子,反正杂七杂八的,最终每个人一大袋,还有一些美容院的优惠券之类的,我一看这里面也没值钱的玩意,顺手送给了我们同组的大姐,她很开心。

然后,各小组一起聚餐。

基本就这么个套路。

而且多是AA

我问BOSS,晚上有安排不?我请请大家吧。

他说,别,别,我来安排。

我说,你安排,我请客。

他说,家常便饭,我来请,下次大餐,你来请。

我说,好吧。

我们组的中年男,说有事。

有事就有事吧。

我知道他内心深层次的原因,他是有对立情绪的,小地方还有个特点,人对层次比自己高的人有两种态度。

若是认识,或对自己有用,那么是跪舔模式。

若是陌生,那么是敌对模式。

多数,都是敌对模式。

还是那句话,当个破官,有啥了不起?!

他不仅仅敌对BOSS,对我也敌对,觉得懂懂真是条走狗……

就我们三人,不大合适。

我说,我再喊个美女。

BOSS说,你看看谁合适,你喊着就行了,咱回家洗洗澡换换衣服,稍晚一点我发信息给你,咱就按照五六个人的标准。

我说,就四个人。

他说,行。

我们这种小组很难融合,还有一类小组,也难,就是全是女的或全是男的,都觉得没意思,TASTE那组就是,四个全是女的,我还调侃了一句,本来女人就少,你们还这么搞。

抓的,没办法。

她们也不喜欢彼此。

当然,女人比男人会演,仿佛是亲密无间,走路都要挽着胳膊,其实各有各的小九九。

TASTE那一组里,两个年轻的。

她和一个小妹妹。

那个小妹妹应该是在外面念书的,或者是刚毕业的,具体我还不熟悉,骑的比较标准,速度也可以,年龄也就是20岁出头。

这个小妹妹我不喜欢她的地方是什么?

返程时,我们放了羊,就是各自按照自己的速度骑,我肯定是第一梯队的,跟TASTE并骑,这个小妹妹把我们超了,在进城的时候,红灯她也没停,直接闯了。

我就直接给她的形象打了0分。

无知者无畏!

TASTE那一组,不聚餐。

我问她,晚上跟我吃吧?

她问,有谁?

我说,XX与XXX。

她问,合适吗?

我说,合适,人很好。

越优秀的人越平易近人,表面可能飞扬跋扈,内心都有修行,我家书店经常有来打卡的,但是能说出个一二三来的,基本都是局长以上的,爱读书,有见解,对当下一些比较优秀的作品都有研究。

当你认为一个人平易近人时,就真的平易近人。

你认为他飞扬跋扈时,他就飞扬跋扈。

过去,他们也这么评价我,说我很冷,不搭理人。

可是,我觉得内心是一团火。

很热情。

TASTE在前,我在后,我觉得这姑娘真性感,特别是发力的时候,小腿肌肉线条特别好,没有多余的脂肪,她不到90斤,1米68的个头,搭配合理,车子颜色,袜子颜色,包括头巾、眼镜,很和谐,我帮她拍了几组照片,都很好。

硕士。

医护人员,在周围血管介入科。

过去我们也不熟,是我爹得了静脉曲张,我找人咨询,说是这个科室管这个,我打听来打听去,打听到了她,但是我觉得她也是个独行侠,很冷,我这个人又不擅长主动跟人打交道,也就没敢联系她。

是去了,一见面,我一自我介绍。

她说,谁不知道你。

她妈也是医生,她爸是做生意的,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

加了微信后,我约她到我店里玩耍。

一来二去,成了好朋友。

也是找对象困难户,单纯有颜值吧?工作又好,这还没啥,家境还好,这些说起来也没啥,还有智慧,这就难办了。

一般男孩在她面前,就是个木头。

女孩突然很有智慧,原因是什么?

有男人,手把手教过。

这个男人一定是有足够的经济高度、人生阅历,而且又疼她爱她,给了她一个除了年龄之外优质男人的全部标准。

这个男人住大平层或别墅,日常健身,有着自己的生意逻辑以及投资规则,有豪车,有名表,对女人彬彬有礼,很是浪漫。

这些,她不用说,我也能读出来。

晚饭,在一个小院。

很干净。

很僻静。

也是农家菜,很是精致,据说厨师之前在大饭店干过,后来开了这么一家小院,小院不大,但是一般只招待预约客户。

我也是第一次来。

我跟BOSS都到的比较早,约定的6点30分,我们6点就到了,小院里还没有其他客人,大厨就搬了个椅子过来坐下了,大厨把本地名人如数家珍,一句话,还没有没来过的名人,若是没来过,只能是名气太小。

怪不得我没被邀请过。

有意思。

BOSS指了指我:这才是真正的王。

我说,我姓王。

大厨握手:你好,王总。

BOSS说,听他瞎掰,姓董。

大厨去准备菜去了。

聊到了大山东最近被黑……

BOSS说,山东是个农业大省,自古以来就是以农耕为主,没有做生意的民间氛围,大家怎么指望孩子有点出息?要么当个兵,要么考个学,若是孩子自己本身争气,那么谁都不用,若是孩子不争气,父母又希望孩子有出息怎么办?就找那些已经有出息的人给帮帮忙,看看能不能给考个学?安排个工作?这个需求是全民需求,所以才曝出这么多,2000年之前这类问题特别多,因为高考还没与身份证挂钩,每年那么多复读的,通知书浪费也是浪费。

我说,应该是2002年开始的,我是那年高考的,回家办的身份证,我那年我们系录取240人,实际报到106人,剩余的应该都回去复读了,若不是有身份证卡着,这就是100多个可替读名额。

他说,南方人,他们没觉得当个公务员就是有出息,也没觉得当个兵有出息,他们祖祖辈辈都把希望寄托在生意上,没有寄托在学习上、工作上,他们没有这个需求,也可能有,要少,所以就显得我们比较奇葩。

我说,山东病的本质,还是穷病。

他说,这是根源,以后老百姓收入高了,例如你,你会让孩子考公务员吗?

我说,不会。

他说,当大家都达到你这个收入时,这些问题都不存在了,每个地方都有暗箱操作,只是“重灾区”的浮层不同,例如山东比较下层,考学、找工作都有交易,南方呢,可能办个厂、批个手续才有交易,但是不要灰心,山东整体而言,是未来可期,越来越好,你看过去有上访村官的,现在还有吗?基本没了。

我说,我小时候,村长就是老爷,谁见了都害怕,现在村长见了谁都客客气气的,我爹说,现在当村长不得罪人,因为不收提留,不收农业税,不收公粮,村长找村民,不是发钱就是慰问,你想骂他都找不到点,何况大家根本不在乎那一亩三分地,送人种人家都没要的,农民现在没矛盾。

他说,除非是那些富有的村,涉及到了村办工厂、房屋拆迁这些。

我说,现在很多人对山东毕业生的建议就是逃离山东,去北上广,昨天我还看了一个表,山东户籍迁出率全国第一。

他说,没用,山东人的性格是骨子里的,从小耳濡目染,到了那些地方,反而显得自己格格不入,还不如在山东,有适合你的土壤,每个规则都是一个闭环,如同动物世界里的生存法则一般,把非洲狮子放到东北虎所在的原始森林,未必如鱼得水,所以你从小学的什么生存术就该在什么环境,可以随着时代的变化不断的优化,但是你说脱胎换骨,彻底如潮汕人一般成为一个生意人,这么改造一个山东人比重新生一个都难。

我说,我看在深圳创业的那些山东人,最终基本还是跟山东人在一起玩,而且骨子里还是山东味,讲义气,也赚不到钱。

他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逃离只会水土不服。

到了我这个年龄,已经不再是愤青了,不至于再去跟别人理论什么了,你爱咋说咋说,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代表大山东,大山东也不代表我,对不?

看着山东的兄弟姐妹们跟人在网上急了眼,我也不知道咋安慰你们了。

一句话吧:被陌生人的零成本挑衅所激怒而白白耗费能量。

你是准备减肥吗?

没意思的事。

无论咱身处什么环境,掌握一个原则就可以了。

我们成为一个出众的人,那么就可以逐步脱离世俗约束,例如山东的酒文化厉害,你优秀了,你可以不参加吧?你可以不需要朋友吧?

没喝酒,我们四人吃的比较快,8点多就吃完了,俩人还能聊聊天,四人就不能深入探讨一些事了,因为会有意见冲突,光理论就内耗了。

干脆,咱聊聊骑车吧。

聊了一晚上骑车。

吃过饭,我问TASTE:你怎么来的?

她说,我叫的滴滴。

我说,我捎着你。

她说,好,只是我喷了一点香水。

我说,不要紧,这个车你嫂子从来不坐。

跟优质男人接触过的女人,从坐车一个细节就能看出来,一是坐车不喷香水,二是下车一定要检查头发,还有就是尽量不坐副驾驶。

上了车。

我问,你是不是以为要喝酒?

她说,是呀。

我说,要不,咱去吃烧烤?

她说,你看我架势挺大,但是我不能喝。

我问,一瓶?

她说,两三瓶没事。

我说,那咱去喝青岛扎啤吧,去我店里,我去买酒,你去买串。

她说,行。

青岛啤酒,若是不用塑料袋装着,没灵魂。

老板娘不大熟练。

我要六斤。

她放多了,到了八斤。

我说,八斤八斤吧,我多给你扫上点钱。

她说,不用,喝着好喝常来买。

到了店里,我先倒碗里一点尝了尝,感觉不对,味道太淡了,不至于是掺水,反正是怪怪的,应该不是从青岛拉来的,可能是附近啤酒坊自己做的。

倒是很凉。

坐下。

我说,有没有骑友找你聊骚的?

她说,也有,我都是直接岔开话题。

我说,是不是有反差?一个个人模狗样的。

她说,一般都是喝了酒,你没看我现在把性别改成男的了吗?

我问,开发区的房子,租出去了吗?

她说,今年就空了两个月,还好。

她做那种涉外公寓,算是兼职,就是装修了以后,月租,主要是针对开发区的那些企业高管或外籍技术人员,装修的比较好,租金比较高。

我问,租客不找你睡觉?

她说,我发现我特别擅长处理这些,你想他们是我的租客,若是我说话太冲,可能就把客户得罪了,我若是回复的太模糊,他们可能以为我会接受,甚至可能会动手动脚,我就跟武侠小说里的对掌似的,你一掌打来,我就硬接,我就明确的告诉你,我不约,但是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因为你说了这个话而怎么着,我是理解你的。

给我看了几个聊天记录。

基本都是类似情况。

一看就是南方人,上去就问,约不?

要么就是看你身材真好,约不?

俺们山东人没有这么直接的,一般都是先吃饭,吃多次以后看电影,要么出去旅个短途游,然后再拉手。

哪有你们这么问的?

她说,都没得罪,也都续约了。

我说,反而更尊重你了。

她说,是的。

我问,X姐是不是租的你的房子?(也是一个骑友)

她说,是的,说是两口子吵架还是咋着,闹离婚,住了两个多月了。

我说,上次约过我,给我发的位置,我一看是你的,我没去。

她说,去就是,我不告诉别人,关键是我也不知道,房间里没有监控,楼道里,但是楼道里监控属于物业,我也看不到。

我说,我觉得这些事挺没意思的,而且她是酒后约人,喝了酒不抱个人睡不着,我嘴上说说行,她后来给我打电话:你来不来,给个准信,不来,我喊别人。

她说,应该是逗你开心,她不是那种人。

我说,也有可能。

她问,这次比赛,你们队是哪赞助的?

我说,我在XX银行队,我不知道老刘几个犯了什么神经病,刚开始说山地组不限除公路车以外车型,我想我年龄大了,我参加山地组吧,毕竟跟一群老头我还是有绝对优势的,我问大行P8行不?说是可以,后来不知道谁去BB了两句,说懂懂的那个P8不是P8而是SP8,属公路车,让我换车,我答应了,结果又跟我说,中年组要重新卡线,否则不公平,公告里规定的中年组是35岁以上,我37岁正好符合,结果又改成了40岁,把我卡掉了,逼我去公路组。公路组我们有绝对实力,一群年轻小伙,可是他们又变了规则,嫌我们队里有外地骑手,不行,要求换掉,那我又调整了人员,结果发名单的时候,我发现别的队有外援,那我就问老刘,咋有差别对待?老刘说政策刚改了,允许!

她说,就是不想让你们队拿冠军。

我问,你咋知道的?

她说,听他们讲的。

我说,我就觉得有幺蛾子,但是依我对老刘的了解,他不会这么做的,一定是有人在背后蛊惑。

这些事,你若是当个游戏去看待,那真无所谓。

你若是认真了。

能被气死。

他们天天研究你……

这有啥好研究的,我还发了个朋友圈,一年一度的炫富大赛开始了,就看谁有钱,谁能赞助得起一支骑行队伍,谁给的福利更好,从而拉拢骑手,有点类似南方的赛龙舟。

跟我比富有?

我,我,我,砸锅卖铁!

算了,我不舍得!

就是有人下了血本,拉拢了一群本地高手,但是跟我们比还是不行,我们年轻,因为我们年轻,那么他们就卡我们年龄,因为我们有外地户籍,那么就卡我们身份,就差卡性别了,一切目的只有一个,保冠军。

就这点格局了。

后来,我跟刘阳讲,冠军并没什么意思,你要看含金量,把我们一群老弱病残打败了有什么意思?应该让他们去花重金,请高手,我们也是如此,那么才有的一博,有意思,还能宣传本地魅力的沂河。

或者,有个办法更简单。

你直接给我1万块钱,我去你们队就是了。

我光参加,不骑,当替补。

多好。

跟我较啥劲?

我对这些东西根本不感兴趣,是一群弟弟妹妹姐姐哥哥跟随着我,我觉得若是咱不组个队,大家若是想参加只能去别人的队当替补,还要看人家的脸色,我才组了这么一个队。

银行赞助是我去拉的,每人一身装备,额外给了1万元的后勤经费,这个是有原因的,越是小行,越需要过夜资金,只用一晚上,但是他们又不可能给你太高的佣金或利息,只能给你一些承诺,例如对那些做承兑的大客户讲,500万放一晚给你5千元,这5千元是从办公经费之类的挤出来的。

对我们这些人的承诺是什么?

有什么体育运动之类的,可以适当的给一些赞助。

其实是一回事。

我若是稍微用点心,跟上,要5万元也能要到,那样的话,需要运作的事情比较多,例如让副行长去颁奖,要讲个话,上个电视,现场还摆个业务柜台,办办信用卡之类的,还要写个通稿,发到报纸上。

我问,TASTE,你在哪个队?

她说,居然之家。

我说,那挺好,每人送块瓷砖。

她说,我们医院的几个都在这个队,那个XX他老婆不是在居然之家嘛。

我说,对。

她说,我们白搭。

我说,放以前,有比赛我还练练,我这次直接连骑都没骑,我让这群大哥搞的头疼,智商就跟一群小孩似的,我也就是拿了人家的钱没办法,否则我就不参加了。

她说,我觉得你不是在意的人。

我说,的确不在意,前几天他们帮我分析,我捋了一下才发现的确是这么回事,可能是他们太想证明自己吧,其实我可以给他们出个主意,你要想出名,想被众人宠着,很简单,谁去你队直接发1万元,绝对轰动,你看,你又不舍得。

运动类的圈子,有两种玩法。

一种,就是贵在参与,每次组队不求高手,只求高人,就是队伍里全是高素质、高净值的,骑的可能一般,但是一群人在一起很快乐,这样的圈子是最有价值的,但是一般人看不到,也驾驭不了,驾驭的前提是什么?你是付出最多的人。

二种,广告宣传型的,让人知道你有个什么业务,想在比赛中拿个冠军之类的,方式就是冠名,冠名就需要组队,组队就需要拉人,越是骑的好的越是墙头草,谁给的福利好就去谁的队,那很简单,直接给钱多好?简单直接!

喝多了,就写这么多。

等比赛结束了,我再写写这里面有意思的事。

那简直就是一部《甄嬛传》。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懂懂日记:2020-06-30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