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懂懂日记:2020-06-29


书接上回。

因为雪兰多收费的事,我说了她两句。

她可能也反思了一下。

的确有杀熟的嫌疑……

但是呢,离婚后,她经济困难,也没钱退我,应该也没有这个念头,只是觉得略内疚。

端午节,又来了一趟。

给我送了几个粽子。

请坐。

我问,喝茶吗?

她说,不用,不用。

我说,我也不擅长泡茶,要不,我拿瓶饮料你喝吧。

她说,我不喝饮料。

我说,体验体验吧,这是最接近果汁的果汁,叫NFC。

简单的一点理解,就是类似你自己买了橙子现场榨的汁,实际上,比自己榨的还好,因为更卫生,消菌工作做的好。

NFC这个概念很多年了。

一直不温不火,因为过去NFC是要配合冷链运输的,自然卖的贵。

前年我在天猫上买,真是冷链配送。

那时销量很低。

最近,我发现销量非常高了。

貌似也特意规避了“冷链运输”这个概念,是技术成熟了的确不需要了,还是想敷衍过去?

配送也简单了,就是常规快递。

不过口感没啥大的变化。

一般接到货后,我都是第一时间放进冰箱。

我喜欢冷的东西。

我拿给她。

她一接:不行,不行,我不能喝凉的。

我问,为什么?

她说,肚子不好。

我说,肚子不好与喝凉东西没有必然的关系。

她说,怎么没有,一喝凉水就受不了。

我说,心理作用。

她说,真不是。

我说,你看,最近新闻又在报道高原上的官兵在吃雪,意思是战士们能吃苦,这个就是错误操作,无论是哪的雪,包括刚下的,都不能直接吃,因为雪中含有大量的细菌,必须是先高压烧开后再饮用。我表达的观点是什么?闹肚子的根源不是你吃了凉的还是热的,而是卫生的还是不卫生的,更通俗一点,夏天呼吸的空气是热的,冬天呼吸的空气是凉的,有什么区别吗?

她说,吃雪,我认为问题不大,小时候咱不都吃过雪嘛。

我说,你可能对历史不大感兴趣,当年锡亚琴印巴冲突,吃雪造成拉肚子拉死的比阵亡的还多。

原本关于这个话题,我写了长篇大论,睡了一觉我觉得不大合适,删除了,这不仅仅是习惯问题,已经上升到文化高度了,关于对“冷”“热”的态度,中外是全方位的对立,中国人走到哪都找热水,老外走到哪都找冰水,保温杯,我们是用来装热水的,老外是用来装冰水的,冬天我们很注重腿部保护,预防老寒腿,你看国外,很多上身羽绒服,下身大裤衩,还有那些作死的NBA球员,一下场,直接把两个脚插进冰桶里。

让老中医看看,还了得嘛?

最近健身房又流行一个说法。

运动完不能洗澡。

说是洗澡寒气太重。

那些年龄大的,都是一身汗骚味回去,只要你坐经常打球、健身的人的车,里面都是同一股味道,骚味。

就是汗水浸泡的结果。

可能都是怕寒气吧?

现代人身上,最宝贵的品质是三个字:现代性!

很遗憾,最终那瓶冰镇的饮料雪兰也没喝,可能也是怕体寒,对于体寒与体热,我的观点是,你认为有这个概念,那么它就是存在的,也会左右你的身心。

更多的是一种催眠、心锚。

雪兰,拐弯抹角,又提起了买服务器云存储的事,投资3万5千8买台服务器托管,一年可以翻番的分红。

我说,你来玩,我欢迎,但是不要推销这些。

她说,我不是推销,只是分享新生事物。

我说,我不相信不劳而获。

她说,需要投入,咋可能是不劳而获呢?

我说,不是一回事吗?

她说,肯定不是,你是不是对这个事有什么误解?

我说,这个游戏,几年前就很多人在玩,基本就是传销模式,普通的工薪阶层理财,就两个结果,要么理少了,要么理没了。

她说,这东西有山寨的,有正版的,你说的那些都是山寨的,为什么不了解一下正版?

我说,我没有兴趣。

她说,时间会说话。

我说,时间会把你脸扇的生疼。

她说,拭目以待吧。

我说,从赚钱的角度来讲,我比你优秀吧?我一天差不多是你一个月甚至几个月的收入吧?那是不是也可以这么理解,在一些商业问题上,我比你看的更准确?

她说,这不能划等号。

我说,赚钱的本质是认知的变现。

她问,你觉得我是来骗你的?

我说,你可能没有这个心,但是最终一定是这个事实。

她说,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我说,现在,谁都说服不了你,因为你已经接受了新的洗脑系统,若是这个时候,非让我说句掏心窝的话,那就是:若是能把钱要回来,就去要吧,再不要,没了。

她说,你真不懂,你太刚愎自用了。

我说,你知道你公婆为什么下决心拆散你们吗?就是他们看你,仿佛看到了一个漏勺,一个家,早晚要毁在你手里,我比你更懂你公婆,因为我跟他们是站在一个水平线上的。

她说,不了解我们家的情况,不要乱下定义好吧?

坐了一会,找了个理由,走了。

从她再次找我推销,我就下决心得罪她,否则她会把我当公关目标,我的原则是什么?不要给任何人伤害我第二次的机会,见识过,就离场。你说说你自己不是疯了吗?

因为这个事,婚都离了,原先当少奶奶多好,非把自己折腾成悲剧角色,卖苦,看我多牛B,宁愿四处乞讨吃土也不向权贵低头。

你不是傻子吗?

她身上有根刺没拔掉,这也是她上嫁以后又被淘汰的原因。

这根刺就是内心深层次的仇官仇富。

就是不愿意从内心深处去欣赏公婆甚至“同流合污”,依然以农民的思维去看待一些问题,从而对立的点越来越多,最终在角逐中被淘汰了。

再深层次的分析,是什么原因?

总觉得公婆、老公,内心瞧不上自己。

从而,产生了对抗。

若是她以及她的家人有觉悟,这个时候,哪怕磕头求饶,能复婚,就是最大的胜利,我错了,我改,我不对,我再也不折腾了,我安心上班,我好好学习。

可是,她以及家人,正忙着扮演受害者。

被人欺负了。

被人凌辱了。

反过来四处传播一些不利于老公、公婆的话。

你一直跟他们是对着干的,而又不是一个量级的,从而有被绞杀的感觉,倘若你真的把他们当一家人呢?你又会发现,你被强大的爱包围,可惜你是个傻子,从未一条心过,也从未体验过。

报社王记者出了本书,预约了我,要拿到我们书店拍照,假装她的书在书店上架了,其实这类书多是自费的,报社多文人,文人就需要有作品,你若是仔细了解一下,报社从上到下,几乎人人都出过书。

当然,畅销书,极少。

从而,多是自费出版。

算是一张名片,看,我出过书……

之前,送过我一本。

把我名字还写错了,把“董”写成了“懂”。

我大体翻了翻,写的多是一些家乡琐事,也很细腻,只是我觉得普通人的生活太普通,自然没有出彩的地方,若是你爹是土司,那么这本书就应该叫《尘埃落定》,若是你是游牧民族,那么这本书就应该叫《冬牧场》,《冬牧场》的作者叫李娟,获得过鲁迅文学奖,这本书就是写的新疆游牧民族,为什么我们读着觉得很有意思?这样的生活离我们很遥远,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

王记者拿书来拍照,我说我上楼处理点事,你慢慢拍,有什么需求你就直接说,为什么我不看着呢?看着她害羞,还有这有点造假的嫌疑,若是有外人在场,那么就拍的不那么自然。

例如发个朋友圈配句话:拐角处,竟然发现了我的书。

是你刚才放上的好不好?

我跟她讲,拍完叫我。

女人拍照跟化妆差不多,我以为顶多十分钟呢,结果一拍就是一个多小时,从10点拍到了饭点,非请我吃饭。

我说,要不,我带你去我们单位吃食堂吧,有牛肉包子。

她说,那咋行。

我说,很好吃,也很安静。

她问,让带外人去吗?

我说,别人不让,我是特例。

咱肯定不能只吃牛肉大包子,我让大厨给炒个菜,单独给钱就是了。

大厨是个骚货。

男的。

见了女的就想聊几句荤的,全用的黑话,他也不是为了调戏人家,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欲。

他自己干煸的毛蛋。

非拿几个让我们尝尝。

我说,我不吃这玩意,带毛,怪吓人的。

他说,没毛的那叫BH。(White Tiger)

王记者压根没朝那方面想,也没听懂,只是傻笑……

炒了一个辣椒炒肉。

给拌了个豆腐皮,又给送了一粉豌豆粉,豌豆粉上面浇了一层四川辣椒油。

我问王记者:你吃辣不?

她说,喜欢吃。

我说,那就好。

她问,你经常来吃吗?

我说,很少。

她问,一顿饭多少钱的标准?

我说,按级别补贴,10到20元不等,我说的是自助餐,那都是大锅菜,我很少吃,只有蒸包子的时候,我才偶尔来,包子也不是天天蒸,量很少,一般都是定向供应,一会你尝尝就知道了,这个牛肉包子很是奢侈,全是整块的牛腩。

她问,同事们看你,会不会觉得是个怪胎?

我说,不会,就是再奇葩的事,发生在我身上,大家都觉得是应该的,就是对我出奇的包容吧。

她问,你在本地有多少读者?

我说,去年统计过,大约是4800人,基本每个小区、每个单位,都有,这是有过交集的,例如加过微信的,订阅过公众号的,买过书的,见过面的,倘若说日常追剧式阅读文章的,应该在500人左右。

她说,也算是个土司了。

我说,差不多。

她问,你有没有兴趣接受采访?

我问,什么类型的内容?

她说,自媒体的。

我说,可以,这些年很少有人采访我。

她问,你愿意分享吗?

我说,愿意。

她问,介意发到报纸上吗?

我说,介意。

她问,为什么?

我说,你若是只是出于好奇,问我一些私人问题,或者你想进军自媒体,我是愿意回答的,并且可以交流的很深,包括一些战略、战术,但是你若是发表到报纸上,那这些问题我都不能回答,或者以路人甲的身份是可以接受采访的,就是化名。

她问,能说一下原因吗?

我说,大家对我们这些人的期待是什么?很谦虚、很博学、很儒雅,如书生一般,其实错了,我们这些人,都很霸道,很无耻,是被惯坏的孩子,集数万宠爱于一身,内心深处的样子是飞扬跋扈的,看待周围全是俯视状态。你若是采访我,我回答的全是客套话,我自己都觉得恶心,倘若我回答的全是真心话呢?大众接受不了,而且立刻开启攻击模式,说的直接一点,就是我们的生活,大家靠想象力都想象不出来,几乎每天都是众星捧月的状态,这种被尊重已经渗透到了角角落落,去吃个饭,理个发,聚个餐,都会遭遇特殊对待,理解不了的东西,大家只能用一句话来评价:装B。

她问,类似的你,都是类似的心理吗?

我说,差不多吧,每个有实力的人内心深处都是绝对自信的,自信都不准确,而是绝对自负,偶尔说话很柔软,很平和,那是怕刺痛了别人从而给自己惹骂。

我说的这些,都是作家的常态,到了大作家这个级别,那更离谱,每个作家,哪怕再烂的作家,都有自己的粉丝群体,而且越是老作家,粉丝层次越高,甚至不乏大BOSS,我之前科普过,作家到了一座城市,企业家类的读者要安排下榻,接着就是当地的父母官携妻儿,也就是老婆孩子来找作家签名,合个影。

若是真读者,还会探讨书中的一些内容角色。

解一下多年的惑,例如为什么一定要让芮小丹死?

每个作家,在他的读者世界里,都是一位国王。

作家有个共性,就是无论去哪,没有陌生感,有国王巡视的感觉,人进入一座城市为什么会陌生?没有熟悉的人,没有温度,而作家不同,在这座城市里,他有不少读者,那么他内心就觉得这是自己的一座卫星城市。

这些事,问我就行了,我是接触作家比较多的,活着的,获得过茅盾文学奖的,我基本全签过。

作家有钱吗?

大部分作家,都有级别,处级算低的,一般都是厅级,工资算是核心收入,属于中等收入吧。

有钱的,极少,集中在金字塔塔尖。

塔尖的都超级有钱,可以理解为明星级收入。

我说完这些,王记者就理解了,因为她之前做过随队记者,对这些并不陌生,只是她误判了一点,她可能觉得我对“知名度”有需求。

我没有。

我并不需要太多外围人关注我。

这两年,老师一直在反复给我灌输一个理念,就是要做到文章的“去我化”,就是文章里我不再是主人公了,写的都是别人的故事,即便有我的出现,也是一个傻子的状态,例如《尘埃落定》就是这么构思的。

这样的好处是什么?

不刺痛读者。

只要有你的出现,而又表现出了与众不同的生活方式以及消费观念,那么一定是生恨的,这样瞄准你的人就越来越多,最终就会被以出头鸟的形式打掉了。

若是你是个木头,是个傻子呢?

那么,读者的优越感就爆棚了,看,他是个傻子。

我可能还没到那个阶段。

总是忍不住想当主角,但是从内心深处,我是理解老师的,他说的是对的,再继续这么嘚瑟下去,用不了多久就GAMEOVER了。

晚上,媳妇喊着去餐厅吃饭。

说是一家人好久没在一起吃饭了。

好。

媳妇说,你看看你妈跟孩子说了什么?说什么深圳的一片天比不上山东的一棵树,竟然给孩子这样的洗脑?

我跟儿子讲,以后爷爷奶奶跟你讲什么,不要传话,这是对爷爷奶奶的尊重。

你爷爷奶奶为什么跟你说这些?

是怕你真的去深圳了。

儿子急忙辩护:我以是山东人为自豪。

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你生在哪就决定了你一生的命运。

这话不是我说的,是贾平凹说的。

这顿饭的主题,是媳妇跟我摊牌,要去深圳买房,选套90平左右的,预算900万到1000万之间,让我准备30%的首付,剩余的贷款。

问我听明白了吗?

我说,听明白了。

她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这几年一直在努力的赚钱吗?就是想买套房子,我没别的梦想,车呀,包呀,都可以不买,但是深圳的房子必须买。

很巧,我看了一下手机,有条新闻跳了出来,斑马会员涉嫌传销被法院冻结账户。

我媳妇做的就是这个。

发展了无数下线。

光我们本地吧!

我劝了她会听吗?

不会,反而把我屏蔽了,不让我看到她朋友圈。

这些女人,有个共性。

都在寻找所谓的兼职、躺着赚钱,只要不断地分享,你下面的网络越来越庞大,那么你的被动收入越来越高。

跟雪兰是一个操作系统。

现在,我不敢跟媳妇提“斑马会员”这四个字,一提,就会歇斯底里,所以看到这条新闻,我也装没看到,就把手机反过来,放桌子上了。

第二件事,是她传达了她以及深圳那群跟她关系很好的读者的一个观点,就是懂懂快不行了,视频时代没跟上,以后文字肯定被淘汰,谁还看文章?

鼓励我去做直播。

我满口答应。

也不愿意多说什么了。

我去做直播?

连普通人都不如。

但是我坚持写文章呢?首先是我喜欢,其次呢,再过三十年,我未必能成为莫言,但是会无限接近于他的高度。

你以及你的那些SB朋友提出这个观点。

我觉得太诧异了。

我真的不写文章了,去做直播了,在整个世界销声匿迹了,你看看你的那些朋友还围绕你吗?他们为什么对你鞍前马后?

是因为,你是懂懂媳妇。

不要在事业方面对我指手画脚,只会害了我。

媳妇跟儿子说,看着你爸没进军视频平台,我特别难过,眼看着你爸陨落了,以后没有这么多人追随了。

我说,很正常,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吃完饭,还是很难受的。

感觉,完全是两个思维模式,她总是想当主角,去操纵我的人生,她为什么这么自信?就是她幕后的军师给出的主意,例如闲聊时来一句:我觉得懂懂没有踏上短视频这个风口太可惜了,他会写,要是去当编剧还了得?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上过房产培训课。

课堂上,9成以上,是家庭妇女,而且是没有收入或低收入的。

越洗越兴奋。

哇,哇,哇!

我一直都觉得我媳妇不会上这类课,因为这些房产大V跟我们是寄生关系,他们需要我们偶尔提提他们,给他们带去曝光度,会来朝拜我们。

结果?

我媳妇还着了迷,不是别人,文明的徒孙。

可笑不?

从餐厅回家,我步行回家的,我在想,必须要坚持两个原则,第一、要少给她钱,上限一个月给1万。第二、贷款的事,坚决不签字。

上次她做斑马会员,我坚决不同意,后来她软磨硬泡,我还是帮她推广了一下微信,应该给她加了几千人,等于被动害了这么多人。

当然,真跟着做的应该没那么多,几百人吧。

有些时候,狠不下心来。

她总是作,我总是给擦屁股……

她跟雪兰很像,总是想有自己的帝国,有自己的粉丝,从而离开对我的依赖,所以她出门的时候,别人一喊嫂子她就急忙纠正:我是我,他是他。

意思是,喊姐。

真是姐,谁去接你?谁去伺候你?

很多时候,我都盼着全家破产,甚至流浪街头,那么也就没这么多烦恼了,两口子都忙着上班,家里房子还有贷款,你会胡思乱想吗?

都在角逐控制权。

也就是说,谁在家里说了算。

资本游戏是个黑洞,能吸引所有人,钱生钱,投资就能实现财富自由,不用上班,不用开店,想想就觉得很完美,而且还能列举出很多很多真实案例。

若是哪天,我的定投停了。

一定不是别的原因,就是被媳妇逼着取现去深圳付了首付,所以我特别奉劝深圳市政府,一定要严格把控户籍门槛,不能让初中毕业生成功落户,容易拉低整个城市层次,切记,切记!

我联想起最近媳妇的一系列操作,我推测,她是联系了本地的银行或贷款中介,否则她不会盘点房产证以及让我去把书店的房产证办出来,她是想全部套现。

真是大无畏精神。

我能走到今天,靠的不是抓住机会,也不是眼光独特。

就是四个字:小心翼翼。

结果,没发现,她是个愣头青,胆子大得很。

我身边有个朋友,也是类似的角色,叫杨进,做工程的应该都认识,养大车的,养了不少,我之所以对他印象如此深,是因为我给他转过2万多块钱,结果因为关联交易把我账户给冻结了。

我是银行VIP客户,银行第一时间就通知我了。

问我有没有钱?

转一下。

我问,为什么?

他说,你听我的就行了。

有点类似电信诈骗吧?但是一想,他是工作人员,又认识,不至于。

我就转了。

没有两个小时,我就收到了冻结信息。

后来我打听了一下,就是因为涉及跟杨进近期有资金往来,这哥们自我的辩解是涉朝交易,他本身贩煤炭,船在海上就查封了。

还有一个说法,就是杨进涉网络赌博。

银行工作人员给我的建议就是:也别管,也别问,这都是系统自动冻结的,并不知道你卡里有没有钱,半年就自动解封了,若是你再去问,再打听,可能就重点找你了。

明白了!

杨进这小子在村里吸存了不少,8厘的利息,手里应该有个五六百万现金,可以这么理解,他的钱,多是借款,他虽然能折腾,但是不怎么赚钱,煤炭动不动亏损,现在基本不干了,养大车又没啥生意。

钱在手里要支付利息,也烫手。

就想找点新事。

想干啥呢?

做移动商混站。

投资这么一个商混站大约需要1000万。

资金缺口怎么解决?

现在一个普通人,两口子都上班,哪怕没有抵押物,也能从银行贷出20万到50万,他是计划让身边人去贷款然后再借给他,让对方吃利息差。

现在银行贷款利率非常低。

说的直白一点,他持有的资金,几乎全是借的。

来找我商量。

因为他选的位置离我工地很近。

商混站是有辐射半径的。

我说,你这个事有点冒险,就是你自有资金与项目预算的差额太大了,你说你有800万借上200万搞这个是可以的,你现在是自有200万去借800万搞这个,那么任何风吹草动或政策性风险都会使你不得不破产跑路,说的直白一点,你这个杠杆太高了。

他说,整个区域都是旧村改造区,至少有三五年的好光景。

我说,旧村改造很难推进,这是其一,其二是什么呢?真的有大规模改造,本地这些商混巨头们自然会过去设站点。

我很理解他。

就是钱放在手里,每天都有利息,若是没有点事干着,总觉得不踏实,若是把钱还给大家呢?又不舍得,总觉得钱在自己手里就是自己的,还回去就是别人的了。

你看那些做民间借贷的高手,疫情一来,他们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回款。

谁把钱放在他们那里,他们把钱退给谁。

把利息一起付了。

意思是今年困难,钱放不出去,不好意思了。

这是主动降杠杆。

反人性的。

虽然杨进这几年一直都在煤炭、工程车领域活动,但是在交流过程中,我发现他很外行,例如他提出价格战……

越小的地方,商混市场越成熟。

成熟的表现是什么?

价格统一、市场均分。

大家形成了商会,定了什么价就什么价,任何人不能促销,而且实现黑名单共享,例如一家把一个大客户拉入了黑名单,任何一家都不给供。

这样的好处是什么?

抱团取暖,确保利润的稳定性,还有就是新站起不来,你打价格战是吧?你愿意打就打吧,但是有个原则,你永远进不了我们这个圈子,几家挤兑一家,很快就挤死了,仅仅信息不共享这一条就很致命,劣质客户都被赶到你这里来了。

你真想干,必须要有两个前提。

第一、你有目标大客户,并且百分百拿下。

第二、合作的方式共同建站,例如你找到圈内前辈,这样,我出钱,您出技术和管理,分您股份,我用您的名设个站,可以不?

先在圈内混脸熟,站住脚,再单干。

我跟杨进说,你数一下本地近十年倒下的企业家,死因都是相同的。

全是撑死的!

有1千万的家产,去上了1个亿的项目。

不死,等什么?!

当然,也有幸运的,1千万秒变2个亿,那也不过是侥幸而已!

遗憾的是。

人们只能看到侥幸的案例!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赞(1)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懂懂日记:2020-06-29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