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疫情中的异地恋:有人相见即隔离,有人看清真相毅然分手

来源 | 首席人物观

作者 | 乔 雪

编辑 | 江 岳

“不管在奥兰市还是别的什么地方,因为缺乏时间和思考,人们都只能彼此相爱而不加深思。”

这样的肤浅与麻木被一场鼠疫改变,人们开始搜肠刮肚,在简短电报里传递深情,比如“想你”、“爱你”等等。

加缪在小说《鼠疫》中捕捉到的细节,在新冠病毒肆虐的2020变成了现实。在移动互联网成为生活必需品的时代,恋人间的联系不再如小说描述的那般困难。

但疫情之下的异地恋人们,依然经历着前所未有的考验。有人想见而不能见,有人为一场相见付出14天的隔离代价,更有甚者,在数月不见后顿然醒悟,手机那头的那个人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重要,分手也就成了自然的选择。

古往今来,距离,对于爱情而言,都是可能改变结果的因素。

《山木诗词全集》中有么一段词,“一望可相见,一步如重城。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这句话,被寄予爱能跨越距离的人们改为“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但有些时候,这只是美好的心愿罢了。

你害我隔离了

“我要被隔离了。”         

“真假?你骗我的吧。”

在反复确认了几遍之后,齐悦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个事实是,时隔六个月,因为和自己短暂地见了一面后,男友需要接受隔离。

六月五日,星期五,齐悦的日历上标注了一个小心心,这天是男友来的日子。因为疫情,他们已经半年没见面了,提前两天,她就在准备见他要穿什么裙子,做个什么发型,甚至为了这次见面,设置了为期三个月的减肥计划,等终于见到他的时候,齐悦觉得自己一切折腾都是值得的。

从苏州到北京,相隔1169公里,一次见面耗时5.5小时。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末,却因为他的到来,变得不太普通。

为了庆祝这短暂的相聚,两个人在一起做了丰盛的午餐,一起玩switch,一起看剧。相聚的欢愉把分别时的悲伤渲染得更加浓烈,齐悦还记得,送走男友回去的路上,阳光特别晃眼,回到自己空荡荡的家,仿佛两天的快乐都是幻觉。

齐悦给男友发信息,“今年要改变这一切,一定要努力在一起啊。”

努力还没能实现,改变却发生了。

六月十六日,警报拉响。北京重新将应急响应三级调回二级,齐悦刚刚下班,回家的路上,听滴滴司机的广播知道这一消息。十一点的北京开始变得很闪耀,灯光都在安慰回家迟到的人,齐悦心里暗暗安慰自己到,不必太过惊慌,多做些防护措施就好了。

齐悦的男友没有被安慰到,“我感觉我们都太渺小了。”男友对她说。

男友接到所在地派出所的电话,通知他去隔离点进行集中隔离。

男友很害怕,从要去隔离的前一天就开始显示出反常,本来每晚固定的约2小时的视频聊天,这一天,草草结束了。男友简单聊了两句就声称要睡觉,齐悦觉得不太正常,想继续沟通,却被“你能不能别说了,好烦啊”这样的话逼得闭了嘴。

第二天,齐悦很忙,没顾上问候,换来的,便是长达1天的冷战和沉默。

接着是漫长的猜忌。

“你就从来不考虑别人,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我万一真的感染了呢,万一在隔离点交叉传染了怎么办?”

齐悦不知道怎么开口,因为造成这场意外的确实是自己,但两人都没有去过新发地,何必这般小题大做呢,齐悦觉得男友很作。

明明是两周前还在甜甜蜜蜜、你侬我侬的两人,一天的沉寂之后似乎就变得陌生起来。而从这份陌生再重回之前的甜美,可能又要耗时良久。

齐悦明白,对于同城的恋人们,这可能只是一个拥抱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九年异地,和你分离我都习惯了

凌晨五点的北京,天蒙蒙亮,黑色还是底色,这个清晨,木木正经历着一场别离。

木木和老公从认识时就是异地,这份恋爱谈到第九年的时候,终于修成正果。

他们每年见面的次数是,一次。

北京到广州的直线距离是1903公里,坐飞机需要花费3.5个小时,坐最快的高铁需要8小时。但阻碍他们的不仅仅是距离。

木木的老公是军人,军队的要求很严,见一面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这份恋爱从一开始就是如此,木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甚至还有点喜欢,她喜欢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独立生活,一个人也可以把生活经营得很好。

老公退伍后,这份长达9年的异地恋,暂告结束。

这一年,木木迎来了新的小生命,之所以敢在这年怀孕,也是因为,老公快要退伍了。

一家三口的其乐融融给了木木短暂地慰藉,但北京疫情的突然反弹,让一切美好都再次靠近现实。为了宝宝的健康,老公决定把宝宝带回甘肃老家住一阵。木木为了大局,表面上赞成了这个看似正确的决定,但内心却仍不坚定。

从几个月前,木木就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暗示,“放宽心,很快就回来了。”从宝宝出生,木木还没有和宝宝分开超过1天。

分离很快就到来了。宝宝显得很淡定,但可能是还没有睡醒。大人却无法淡定,望着父子俩上车,木木仰天长叹了一声,想哭,又使劲憋了回去。

“人嘛,总是要面对这些离别的。”木木对自己说。

木木已经习惯九年里无数次和老公的分离,但对于如何适应和自己孩子分离,显然,这还是一门需要学习的功课。

没钱不可怕,他还没胆

晚秋刚刚分手4天。

疫情期间,晚秋搬了家、换了工作、结束了7年的恋情。

晚秋是审计师,年审结束后,从封闭的环境里走出来,她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变得可有可无了。

“恋爱7年,分手大概只用了10分钟。”甚至都没见面,一切都在微信上结束了。

晚秋和男友是大学同学,毕业后,晚秋选择回北京工作,男友继续读研。

三年的异地,从南昌到北京,相隔1200公里,半年见一次的感情也就这么过来了。毕业后,男友先到了北京,因为家庭的原因晚秋一家准备移居,5月10号举家搬迁到了深圳,男友也调了岗位,陪着去了。

晚秋原本以为,异地恋终于快结束了。

那时的她还不知道,结束的不是异地恋,而是整段恋情。

晚秋家境不错。如果结婚,家里能提供房子车子。“但我却不甘心。我想要一个,哪怕是一个承诺也好。”但男友紧闭的嘴,牢牢把死这个门槛,结婚这件事只字未提。

搬到深圳后,晚秋觉得一切都是新鲜的,而男友却觉得孤单和不适。他一边不适应南方的生活,一边又享受晚秋家人的照顾,做起甩手掌柜,连被褥都是晚秋一手操办的。

男友习惯了晚秋家人的温暖,却又像个局外人一样格格不入,晚秋妈妈早把男友当成自家人,愿意听听他的主意和意见,但男友显得薄凉,一般都不接茬,或者故意避开。

疫情的空档使晚秋的思绪变得清晰,这让晚秋想起,在北京,出差来回从来没有男友接送,回京后男友的第一反应是去家里见面;来深圳,他周末从来没有主动约过自己,一切都是自己亲力亲为,显得疲惫又可笑。

晚秋在考虑:他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不错的家境。

“凤凰男”这个妈妈曾经对男友的评价,再次出现在脑子里。“我累了,我不想做拉车的人了,我想破的局他从来没想过破,我现在都感受不到他的爱了,散就散了吧。”

男友哽咽着打来电话,“你是确定要分手啊?你到底是要房子还是缺乏安全感呢?我们可以同甘共苦的啊。”

晚秋很平静,还有句话,她憋在心里没说。“同甘共苦,不过是同我的甘共你的苦。”

核酸检测=回家的门票

四九城的周五比平时要更拥堵一些,驾车通勤的人们会在地图上看到一条条的红线。这让本来就不太顺畅的交通在下班高峰期时显得更加负载,人们要从办公区逃离,带着一周的忙碌和倦怠,回家。

回到天通苑、顺义、黄村,通州的家,甚至更远的,燕郊、廊坊、河北、天津的家……

北京站内人头攒动,夏夏在等人。

夏夏和老公都是工作在北京的唐山人,夏夏老公周一到周五在北京上班,周五晚下班乘高铁回家,周日晚再回北京。因为夏夏还在哺乳期,所以老板允许她一周只上三天班。

周五是两人一起回唐山的日子。

为了方便通勤,两人与朋友一起在北三环合租了个两居室。周三和周四是夏夏最喜欢的,虽然是工作日,但也是两人仅剩的独处时间。北京的小屋里是属于他们的二人世界,没有家庭琐事,没有孩子的哭闹,一切都还是恋爱时的模样,像短暂的两天园游会,等周五回家时,现实的光就照进来了。

疫情增加了快乐的成本,由于迟迟不能复工,房间空置,房租却要一分不少的交,两人算了下,一个月的房租是3500元,大概损失了一万块。

这是个平淡的周五,但平淡永远是当下的体验,没有未来的陪衬,当下不值一提。

直到下周四,让这周五显得不太平淡。

呕吐、发烧,在疫情反弹的北京,很难不和新冠肺炎联系起来,这些症状来自夏夏老公的客户,而就在上周五,他们开了一整天的会。

这消息传到夏夏耳朵里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愤怒,而愤怒的背后是后怕。

夏夏责骂老公,他万一感染了怎么办,他感染了不要紧,孩子这么小,病毒传染给孩子又要怎么办。

这天开始,等核酸检测变成了这家人的期盼。

所幸,客户的检测结果是阴性,全家人大舒了一口气。

又是一个周五,本来是一起回家的日子,老公却缺了席。

由于北京疫情反弹,出京需要提供7日内核酸检测,夏夏老板宽容,她可以在家办公,不用来京。而夏夏的老公为了回家,跑了好几个检测点,有的连门都不让他进,有的则声称要先在网上预约,而在线上,核酸检测已经无号可约了。

老公每周只在家两天,所以周末对于一家人来说弥足珍贵。而现在,这样短暂的相聚也被阻绝了。

夏夏没想到,因为疫情,她也体会到了一把异地恋。

从北京到唐山,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在没有核酸检测报告的夏夏夫妻身上,却显得遥远。而老公下次回家是何时,仍是未知。等待,是唯一的能做的。

                 

等待的时候,夏夏有时候会想起有位作家写过的那句话:

距离之于爱情,就像风之于火,它吹熄那些微弱的,它助长那些强烈的。

(文中齐悦、木木、晚秋、夏夏为化名)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疫情中的异地恋:有人相见即隔离,有人看清真相毅然分手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