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影视地产,双重泡沫

题图来自《满城尽带黄金甲》,本文来自,作者:内幕君

2010年,爱情文艺片《山楂树之恋》走红,张艺谋带着新一任“谋女郎”周冬雨亮相夏威夷国际电影节,周影后那会才18岁,满脸胶原蛋白。

电影节期间,张艺谋接受媒体采访,谈到对电影的看法时,他说:

中国电影发展到今天,日渐成熟和日渐浮躁夹杂在一起。就像房地产一样,有泡沫。

没人当回事,因为“泡沫论”存在不是一年两年了,新世纪初就有这样的声音。

如今面对影视寒冬,大家不得不承认中国电影确实有泡沫,并且正在破裂。而捆绑“电影”搞开发的影视地产,处境更为尴尬。

它面对着双重泡沫。

电影《食神》里, 史蒂芬·周说过一段台词:

换作是我就先开分店,一间变两间,两间变四间,四间变八间,八间以后上市集资,接下来炒股票,然后炒地皮。

现实中不少影视大佬,亲身演绎了最动人的环节:炒地皮。专业一点说叫搞房地产。

他们跨界地产基本都以影视之名,凭借自身的IP优势,搞影视城、主题公园、特色小镇,曲线杀进地产。

2012年10月,周星驰与文化中国子公司达成协议,双方将成立一家投资公司,一起投资内地的文化旅游景区项目、影城项目等。

9个月后,合作项目——西游影视城在乌镇落地,周星驰持股25%,计划投资20亿,2015年建成并开放。

时任文化中国副总裁的王竞说:这是一个融文化、旅游、娱乐、科技为一体的主题影城。

那段时间,很多地方在上马各类影视(地产)项目:

武汉搞华中影视城,占地规模5300亩;

宿州宣布将建总投资达70亿元的影视基地;

香港卫视拟投资30亿元在合肥巢湖边造影视城;

长影说自己将在海南投436亿,建世界级的“环球100”电影主题公园;

陈凯歌在襄阳搞唐城影视基地。 

冯小刚被王中军拉去海口,携手观澜湖地产搞冯小刚电影公社,项目建筑仿民国风格。

面对遍地开花的竞品,西游影城很有信心地表示,我们要做中国的“好莱坞”。

那时候,从北到南哪哪都想搞影城,中国上下5000年的古建筑,都给仿建完了。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2013年调查发现:国内影视基地10个里头8个亏损,还有1.5个勉强糊口。

但这没有阻挡资本心驰神往。

说影视基地或影视城不赚钱,那就换个模式,叫“电影小镇”、“主题公园”或者“影视产业园”行不行?

他们知难而上的动力在于,影视项目的脚下,是实实在在的土地。土地的价值,马克思说得很清楚:

是一切生产和一切存在的源泉。

一场以发展影视为名的圈地追逐赛展开了。

王中磊2014年时说:华谊的小镇,要用4到5年落地20个城市,每年为华谊贡献180亿美元收入。

然后,王氏兄弟南下海口北上承德,征战济南、西昌、南京、郑州、苏州、深圳……,全国各地找项目。

2017年,郑州中牟挂牌打包出让7宗地块,其中2宗批发零售用地、5宗商品住房用地。竞买人资格,被限定得死死的:

必须配建综合电影主题小镇;

竞买人或其关联公司必须是国内影视娱乐业上市5年以上企业;

必须具备电影文化产业类项目开发经验和案例。 

最终华谊联手建业以底价拿下。

华谊的老对手博纳和光线传媒也没缺席。

王中磊描绘华谊小镇蓝图的2014年,光线传媒宣布将在上海闵行浦江镇建设“中国电影世界项目”,面积1200亩,投资100亿,随后又陆续传出与大连、长株潭地区、扬州签订框架协议。

博纳则在2016年跨出一大步,隆重签约深汕特别合作区,打造博纳东方影视城,总占地面积2000亩。他们的目标是:

建成国内首个世界级影视文化产业园以及中国电影主题最突出的特色影视城。

签约那天,博纳董事长于东拉着陈凯歌、黄建新、刘伟强、林超贤去压阵。同一年,博纳宣布总部基地落户北京怀柔,此后签下宿迁、佛山项目。

东风夜放花千树,神州处处影视城。

众多做过影视梦的城市,没有哪一个比昆明更执着。

2008年,唐季礼去了,选址大渔片区。大手一挥拟拿地5000亩,建设昆明影视与新媒体产业基地。

唐导走后,陈凯歌去了,在昆明东白沙河片区画了一个圈,要建占地4800亩的东方影城,计划投资120亿,目标是“全国第一”。

再后来的2015年,华谊兄弟去了,同样选择滇池度假区大渔片区,打造“华谊兄弟昆明电影文化小镇”项目。

     

谁都跑来撩一下,但谁也没负责。昆明实惨,一座被鸽了又鸽的城市。

当时影视地产有多燥热?

贫困县喊着要盖百亿影视基地。

昆明市下辖的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2012年GDP是57亿,公共财政预算收入 5.9亿元,直到2018年才摘掉贫困县的帽子。

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投资方去了,表示要搞天湖岛影视基地,说起投资额,一开口就是100个小目标,打出的标语也很振奋人心:

过去看横店,未来看寻甸。

这股造影城的热潮,于08年-09年地产行业大变奏时掀起,最终无数项目由喧嚣归于沉寂。

周星驰的西游影城还没影,按计划2015年对外开放。

本山大叔2009年在博鳌拿了800亩文化、旅游用地,其中400亩用来建影城,剩下的盖宾馆、酒店等配套设施。按照计划,建成后会先拍“刘老根”续集《刘老根在海南》。现在刘老根不知道在哪里。

云南寻甸“贫困”帽子都摘了,那个要比肩横店的百亿影视基地还没见着。

光线传媒和博纳的项目,口号一个比一个响,进展一个比一个慢。

9年了,武汉的小伙伴还在等双柳的华中影视城……

沉寂的原因两个:地产前景不明以及影视这面旗帜不显。

混着冰,混着雪,它冻在寒冬。

2018年,范冰冰被罚8亿,引发影视圈大震。国家税务总局发话:相关影视企业和从业人员立即自查,主动补税的免处罚。

查处偷税漏税,紧跟着限酬令,资本闻声撤退。

在“避税天堂”霍尔果斯,影视老板们连忙注销上百个空壳公司,免得被秋后算账。“注销公告”多到《伊犁日报》的版面差点不够用。

过去被资本用华丽袍子紧裹的影视业,迅速感受到了裸奔的寒意。

2018年,A股市场20家主流影视公司中,只有4家净利润同比增长,整体亏损60个亿。

2019年,超1800家影视公司关停。

2020年,疫情砸下一记重锤,影视业就更瘸了。

这下,两层泡沫摆在影视地产面前。

过去,对一些地方政府来说,影视项目赚不赚钱不重要,能够提升城市影响力就行。要是能带动区域开发更好,然后搞搞地产卖卖地。资方也很懂。

《私人订制》上映时,观众发现:影片中植入了观澜湖别墅。别墅离冯小刚电影公社不远,是公社大股东观澜湖开发的住宅项目。

旅行社推海南路线时,喜欢说“跟着《私人订制》去探秘观澜湖”,而置业顾问会说:冯导在我们这买了套别墅养老。

冯导带货,效果不错。2014年,冯小刚电影公社的净利润100.96万,而观澜湖项目总销8.25亿,勇夺当年海口销冠。

借影视(文旅)搞地产,这招在行业风口期管用,现在风停了,给猪插上镀着千足金的翅膀照样飞不起来。

另一方面,中国电影泡沫被戳破,大家发现,原来没有什么牢不可破的影视IP神话。

外行热钱持续涌入,资本跑步进场的2005年到2015年,十年时间,专注于电影产业的私募基金从5只增加到160只。2001年,中国电影产量不足百部,2016年这一数据飙升至922部。曾经,一集电视剧售价900万,一二线明星片酬一年涨幅达250%。

但现在公司融不到钱,演员没戏可拍,大家排着队上综艺、做直播。

狗蛋说:“芒果台能凑齐那么多姐姐,要感谢影视寒冬。”

谁能想到“中国电影黄金时代”本身就是一场电影?

从星仔到星爷,周星驰算是中国电影圈顶流IP,面对4年净赚10.4亿的对赌条款,“喜剧之王”也感到鸭梨山大。

有着“影视第一股”之称的华谊兄弟,也显出疲态,在2018年出现了上市9年来的首次巨额亏损,达9.86亿,接下来的2019年又亏,2020年第一季度还在亏。

最近港媒爆出消息称,王中军降价卖房,周星驰抵押豪宅。

据报道,或为缓解华谊的流动性问题,王中军以2.2亿港元挂售香港一套348㎡的房子,这比2018年开价低了6800万。

星爷则是把太平山顶的超级豪宅——估价超10亿的“天比高”抵押给摩根大通,用于借贷。疑因对赌失败,只得自掏腰包补资金缺口。

影视业凉凉,附着在影视之上的“文化圈地运动”,也就到了该冷静的时候。

记得冯小刚曾经是一个有理想的人。

在去海口搞电影公社之前,在拍《院子里的中国》之前。

他说:房地产商没文化,加上一些所谓建筑家的掺和,所以北京出现那么多破楼。

其实,我们也希望电影“老炮儿”们少掺和地产的事,多拍些好作品。

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主要参考资料:

1. 周星驰在乌镇建“西游影城”,打造中国“好莱坞”,《中国新闻网》2013年

2. 本山投资15亿海南买地,建成800亩博鳌影视基地 ,《成都商报》2010年

3. 贫困县投建百亿影视基地,亏损背后现地产运作,《法治周末》 2013年

4. 陈凯歌策划昆明建占地5000亩“东方影城”,《云南日报》2008年

5. 华谊兄弟的“地产生意”,搜狐财经,2018年

6. 冯小刚向房地产商开炮,房地产商“没文化”,新华网,2010年


本文来自,作者:内幕君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影视地产,双重泡沫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