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被网红审美绑架的中国野餐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清凉油、轻浊,头图来自:pexels

有人戏称,2020年是中国的野餐元年。

一听这话,书单君也找出一张陈年的旧桌布,带上我的可乐辣条,打算叫上朋友一起高高兴兴去野餐,不想遭到他们的一致嫌弃。

朋友们对我的装备嗤之以鼻:你这叫春游,不叫野餐。想叫我们野餐,方格桌布准备了吗?小竹篮准备了吗?刀叉餐盘吊床准备了吗?

我顿时被问傻了。这野餐,讲究的不就是一个自由自在吗。

他们又说,你不懂。现在野餐是有门槛的,详情请看小红书。

书单君去网上搜了一圈后,决定还是一个人在自家阳台野个餐吧。

社交网络上铺天盖地的精美野餐照,固然赏心悦目,但细细浏览下来,几乎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让许多像书单君一样,单纯想去享受野餐,又为那繁琐的道具感到头疼的朋友望而却步:是不是不这样精心布置,就不配去野餐呢?

要我说,2020年,充其量只能算是ins风野餐元年,我心中所想的野餐则完全不是这样。

它不仅历史悠久,形式丰富多彩。更重要的是,它没有固定的标准,怎么开心怎么来。

精致画风野餐的标配

ins风野餐最令人疑惑的一点,就是为了“仪式感”,野和餐都不再是重点,”美”才是最重要的。

围观野餐达人们的朋友圈和小红书后,就会发现每套野餐图的画风都惊人的一致——复古精致小清新。

一套ins风野餐的标配的精髓,在于道具齐全:

从硬件设备来说,格纹餐布、藤编餐篮和刀叉餐盘红酒杯是基础配置;还需混搭气球和假花束,营造画面梦幻的意境;最好再来几张假英文报纸,烘托文艺气息;配上吊床、尤克里里和泡泡机,丰富画面。

平常喝的青岛二锅头大可乐,都不配入境,必须得走红酒香槟精酿啤酒的高端路线。

花生瓜子辣鸭脖大可乐不香了,人人都爱上了三明治、法棍面包、蔬菜沙拉、草莓蓝莓、精美甜点和果酱。

一夜之间,中国人的餐桌实现了健康轻食。

入镜者的造型也要符合田园野餐的设定,妆容和服装尽量以清新优雅的类型为主——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

正所谓,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

书单君结合网店价格,粗算了下,一次ins风野餐光置办道具,就至少要花费150元左右(不买帐篷,吊床,尤克里里和泡泡机)

淘宝上已经有不少家居店、户外用品店转型为野餐道具专卖店,服务周到贴心,只要买餐篮道具套装,就送野餐攻略。

有的店甚至直接把店名取为“名媛野餐”,华丽大气上档次。

 

而这只是金钱上的付出,每一张野餐照的背后,还饱含着辛勤的劳动:

精心摆设道具和餐食饮料,轮流拿着道具,调整若干pose拍摄上百张照片,再精选出9张美照,花费数小时p图上滤镜。

然后思考(在网上搜索)emoji比字还多的“文案”,发朋友圈微博。

蓝天白云,绿树蝉鸣……想象很美好,现实却往往很残酷。

同为大自然的子民,人们去野餐,也是去给蚊子送饭,和蚂蚁等昆虫分享美食。

一阵风吹过来,给美味的食物撒上一层灰胡椒,增添田野的风味。

选错了草坪,还可能会被管理员逐出公园。

但是对于野餐的人来说,只要能满足对精致的想象,看到朋友圈和微博收获的点赞,一切的艰辛都是值得的。

什么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这些都不重要。

刷刷这些ins风野餐照片,你就会明白,“回归自然”只是一种基于想象的精神保健,而追赶潮流才是都市人生活真正的主旋律。

野餐的精髓,在一个“野”字 

ins风野餐在地点选择上,就注定了它不够“野”。那种修建整齐的公园草地,本就是被城市规训的产物。

其实,还有另一种风格的野餐源远流长。那是更乡下,更偏远,也更接近大自然的野餐。它绝不洋气,毫无美感,重在一个“野”字。

而“野”字的精髓,则是反叛的、个性的、无拘无束的。美不美不重要,重要的是个性、快乐,脱离都市餐饮的那种繁文缛节。

可以说,几乎是ins风的野餐品味的完全对立面。

这种野餐常见于中年朋友的野外家庭聚会、小学生的集体春游,及神人辈出的快手里。

和ins风的文艺、婉约、清新的气质相比,这种野餐豪放、随性、大开大合、土生土长。因此,相比起野餐这一自带文艺属性的名字,它们更适合叫做野外美食、随地吃饭。

这种土味野餐归类起来,大概有三重境界。

第一重境界,叫居家。

这种居家型野餐常被叫做踏青,它常见于叔叔婶婶们占有主导地位的家庭微信群。

春天一到,笑容满面的婶婶围上翠花撞色丝巾,戴上半张脸宽的墨镜,打开群视频,给家里的后辈展示前浪们的风采:

镜头一转,江边湖边坑坑洼洼的草地上,一家一张瑜伽垫,席地而坐,中间铺上油纸或者塑料桌布,脸盆大的铁盘铁锅往上一压,任风吹呀吹呀也纹丝不动。

野餐的菜肴往往是半现成的。从家里带些切好的蔬菜姜蒜,摆个小炉子在江边现炒。

婶婶们比的是谁抖锅熟练做菜香,叔叔们坐在餐布面前,互相递烟,伴着水边的微风喝两口小酒。

做菜拿不出手的家庭,就事先买好烙饼鸭脖猪肘子,用塑料打包盒一装,也算是几道下酒小菜。

这种野餐,追求的是家庭成员间的交流互动,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聊什么。

第二重境界,叫随性。

对于一些乐于挑战的人来说,居家性质的野餐未免有些不温不火,像是只把餐馆里的酒席摆到了野外,没有体现出“野”的精髓。

随性的野餐,讲究的是就地取材。

有些农家乐,专门给这类随性的野餐爱好者提供去处。

散养的野鸡在草地上散步,养殖的牛蛙在荷塘里打盹,高级一点的,旁边还有天然的湖泊,喂养着肥美的鱼。

中午能吃什么,全凭自个儿本事。

在这样的野餐场景里,大显身手的常常是男性。男性在前线捉食材,伴侣在后面吆喝“那个那个,快”。

这种野餐,不拍照,不交流都没关系,它追求的是一种随性的欢乐。

第三重境界,叫求生。

这就超出了正常人的野餐范围。它们大多存在于快手。里面有位叫“荒野美食燕姿”的主播,是一位深谙此道的野餐高手。她的视频有一种“国产贝爷”的既视感。

这位主播背着竹筐,赤着脚,穿着长裙,在山野之间穿行,脚踏木柴,手摘马蜂窝,嘴里不时发出猿猴般的啼叫。目所能见的独角仙、野菇、虫蛹,都能被她放进锅里煮成美食。

若是爬山上树期间不慎掉进水中,还能同时洗菜洗澡,可谓是真正享受自然的野餐达人。

如果说,打上精致滤镜的ins风野餐,是给屏幕前观众的一次视觉享受,那么这样野性蓬勃的野餐,则是能让参与者乐在其中,却不足为外人道也的一次奇妙旅程。

精致的ins风千篇一律,个性的野餐万里挑一

为什么,ins风野餐会成为潮流?

或许是因为它像极了欧洲古典油画里野餐的场景,满足了人们对精致的想象。

但这些想象也未免太单调了,野餐千篇一律的画风,也是最令人诟病的一点。

实际上那些欧洲文人画家和名流的野餐,精致归精致,却并不趋同,各有各的精彩。

有本叫《一起野餐吧!》的书,就曾对此作过详细的研究。

比如爱德华·马奈眼中的野餐,充满了情欲。

书里提到他的名画《草地上的午餐》里,摆在蓝布上的食物全都具有性暗示:

无花果、牡蛎被视为催情的食物,樱桃和桃子则因外形暗指女性器官,而翻覆的篮子或许暗示着失身。

再与画面中的裸女联系,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据传这幅画虽名为午餐,但实际描绘的就是一场性约会。

而在美食散文家M.F.K.费雪看来,野餐应该纯粹简约。

她主张一场真正的野餐必须远离人居住的地方,以及保持简单,并认为只要带上一块面包和一个苹果,在户外任何地方享用都会变得格外可口。

中国古代也有不少文人骚客是野餐狂热爱好者,最著名的莫过于曲水流觞的王羲之。

永和九年(353年)三月初三的上巳节,天气晴朗,和风习习,王羲之与一众贤士能人,老老少少汇集在山阴兰亭。

“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这便是《兰亭集序》中记录的情景,因为列入“熟读并背诵全文”名单,让人倍感熟悉。

没有精致餐布,以berry为后缀的水果,文艺的道具,有的只是饮酒赋诗畅叙胸怀的朋友,和清幽的风景。

这段众人沿溪水而坐,以水流传递酒杯,作诗饮酒的野餐场景流传了千年。

野餐之所以受人喜爱,从不是因为餐布或道具,而是美食和自然带来的惬意,和朋友聚在一起游戏,相聊甚欢的心情。

结尾

从古至今,野餐都是一种个性化的游戏。它的有趣就在于,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种野餐。

而ins风的野餐,就是现成的模板一套,剩下的心思都花在拍照摆姿势上了,更甚者,连野餐拍照的标准姿势都被固定了。

这让书单君想起低端影楼里的艺术照。同样的模板,套在所有人的身上,一切都如流水线工程一般被固定好,你要做的,不过是走个过场,然后交出钱来。

诚然,影楼拍照也有它的乐趣,正如ins风野餐,至少象征着都市青年们向往的东西——一种有别于日常的精致生活。

但这种精致,又被同质化的网红审美所裹挟。原本想要凸显的个性,也被一种叫做“标配”的东西取代,从而不得不遵循它的规则,成为千千万随大流人群中的一员。

精致的野餐并没有错,模版消费也有它独特的快乐。

有错的是这种野餐背离了初心——我们本是想要逃离日常生活的牢笼,去野外撒撒野,感受下自由的滋味。却在不知不觉间,落入了另一个牢笼之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清凉油、轻浊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被网红审美绑架的中国野餐
分享到: 更多 (0)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