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这里有你要的一切

懂懂日记:2020-05-22


珊姐,骑友。

50岁出头,已退休。

她身份证比实际年龄大,女士是55岁退休。

退休后,一个月少发2千元。

这么年轻就要退休了,肯定不甘心。

努力过,也跟单位协商过。

未果。

只能另谋职业……

曾经半开玩笑的问过我:董,你那边招人不?

我说,我可聘不起你。

退休前,她是个中层干部,在单位负责过三产,搞三产那几年,应该也是春风得意,礼应该也收了不少,但是呢,她在反思自己的职业生涯时,觉得走的最错的一步就是选了三产,从而影响了自己的提拔速度,若是级别再高一点点,那么就不是55岁退休了,而是60岁退休。

退休后,在家闲了一段时间。

憋得难受。

而且感觉老得很迅速。

急忙找工作……

桥头有个大酒店,很是豪华,有人在大酒店里面搞了个培训班,类似乐高机器人,主要针对孩子的。

她做了具体的负责人,可以理解为CEO。

月薪5千,有提成。

很负责,很用心,骑车的时候,特意给我科普了一路,希望我能给孩子报名,我没答应,因为类似的课程乐高做的更好,而且我儿子是乐高的明星学员,也是乐高在本地的第一个学生,也正是因此,每年的年会,都会邀请我媳妇上台发表演讲,还会送我儿子个礼物,NO.1的学员。

还会赞美一番:你看人家这家长,思想多前卫,会给孩子报这些与学习成绩无关的课程……

这两年,这类课程越来越多。

还有什么科学实验室之类的,我家书店旁边就有一家,仿佛压根就没收到几个学生,在县城搞这些还是太前卫。

骑行休息时,我跟珊姐讲:儿童教育,选址很重要,不能选在酒店,这是大忌。

她问,有什么讲究吗?

我说,现在人,出入酒店,特别是使用酒店的电梯,都很忌讳。

她说,我没听明白。

我说,别人看我从酒店出来,他们会以为我去开房了。

她说,你这个是多想了。

我说,你可以做做调研。

她说,从来没人反馈过这个问题。

我说,会是顾虑点,而且对于家长而言,觉得带孩子去酒店上课,有一股浊气,那是一个很敏感的场所。

她摆摆手:你说的这个,只是你个人观点,没有普遍性。

那,我就没再多说。

这类培训班,有市场不?

有!

但是,有两个前提:

第一、必须是知名品牌,这些临时创的品牌根本站不住脚。

第二、要做超长线,至少要按照10年来规划。

前几年,肯定没人报名。

周末经常是什么情况?

整个教室就是我儿子自己,那真是一对一教学了,但是人家坚持下来了,我媳妇又影响了一批人,一批人又影响了一批人,慢慢就做起来了。

前几年亏损是必然的。

亏损的状态下,师资稳定吗?

教学质量稳定吗?

你要有亏的心……

这类玩意,靠发传单之类的没有意义,目标客户太窄,需要口碑效应,这不是英语培训,不是小饭桌,是一个“玩”的业务。

半月前,她突然联系我。

是五一楼盘促销,她去看房,跟售楼员聊了起来,售楼员夸她皮肤好、身材好,问怎么保养的?

她说,坚持骑车。

然后售楼员就问认识懂懂不?他也骑车。

她联系我什么事呢?

是想让我问问,能便宜点不?

这个售楼员我还真认识,不是在本地认识的,而是在长沙认识的,当时我是去桂林,她们几个是去湘西,那几年凤凰古城不是很火嘛,她们去打卡,说什么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一直都觉得“说走就走”的这群人都是不靠谱的。

你想想,他们为了自己的情绪,一拍屁股,啥都不管不顾了,什么职责岗位,什么家庭负担,在他私欲面前通通让路,心里只有自己……

现在,旅行说走就走,那婚呢?轨呢?

说离就离,说出就出。

真正的旅行是什么样子的?

严谨的规划,只能作为生活的调剂,班还是要上的,房贷还是要还的,日子还是要紧巴地过,哪能今朝有酒今朝醉?

除非,你是个网红,是个作家,是个画家。

时间自由,经济自由。

无拘无束。

那么,你旅游也行,不旅也行,可以自由切换,而且不会对工作生活有丝毫的影响,那么你爱走就走,你爱留就留。

普通人,哪有这个本事?

所以,你别盲目的效仿。

在长沙,她们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一直都觉得北方女孩比较腼腆,不会蹦迪,不会扭腚,可是当她们几个女孩单独出行时,那完全进入了亢奋状态,人家送酒就喝,甚至跟人家拼桌,互加微信。

音乐一响,大腚接着就扭起来了。

当时,她已经喝的差不多了,换算成白酒,应该一斤了。

也是亢奋。

要去厕所,走路都不稳,她们让我陪她去。

她嫌我瞄她胸,我也不确信有没有瞄过,她干脆直接拉下领口问我:好看吗?让你看个够,妈的,你们男人不就好这一口吗?没有一个正经货色,不让你看你偷看,让你看你又不敢看……

好尴尬,其实这是我们初次相识,那时我们彼此还不熟悉,貌似微信也还没加,我是认识她们中的一位大姐,也是做地产相关业务的,是大姐喊我来喝酒的,我来的时候她们已经喝的差不多了。

女人喝了酒易怒,我不知道怎么得罪她了,反正还踢了我两脚,是很认真踢的,毕竟她喝酒了,咱也不能计较,其他几个女孩也是挨了她一圈的骂。

弄得她们也很尴尬。

分开后,基本就没再联系。

情绪不稳定的女孩,我都定义成炸弹……

刘震云在《一句顶一万句》里写一个领导,从来不在公共场合喝酒,滴酒不沾,为什么?

一喝了酒,他就管不了自己了。

发疯。

现实生活中,这种情况特别多,特别是我,偶尔会招待读者,喝多的情况我经常遇到,喝多后什么表现的都有,有个海南小伙喝完酒,抱着我,一直重复一句话: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是亲爹,然后咣当咣当跪下就磕头……

我记得我发过一个朋友圈:喝酒真的要量力而行,最痛苦的不是喝酒本身,而是酒后保持优雅。

这几年,为什么大家来我也不轻易喊着喝酒。

是我觉得,不想看别人的内心,也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内心,喝酒后,防火墙不好使了。

次日,一大早她就醒酒了,可能有人跟她讲述了前晚发生的事情,她先是加我微信,然后又发了语音请求,一个劲的道歉,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

回来后,她委托大姐联系我,说一起吃个饭,道个歉,换回职业装的她们,要温柔的多了,也很腼腆,说起长沙的事,她一脸懵,仿佛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也很难把那晚的她与今天的她联系在一起,判若两人。

我也觉得是无所谓的事,喝了酒嘛,哭呀,闹呀,都没啥,2009年的时候,深圳有个读者叫NANA,女孩,喊我们去苏荷喝酒,那时她刚失恋不久,她是做外贸的,中间还喊了几个印度佬过去喝酒,都是她的客户,有个印度佬还在喝酒的时候舌吻过她,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其实她也是喝多了,已经不受控制了,最后散场的时候,她真的躺在马路中间打滚,折腾了几个回合才把她送回家。

认识她,我才认识了深圳的包容。

她有两个闺蜜,都是单亲妈妈,没结过婚,自己生了娃,有个腿特别特别细,仿佛一掰就断,还是个电视台主持人,那时房价也便宜,她们各自都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其中NANA的还是一个一楼带院的,就在万科城,面积不大,也就是八九十平,那花园打理的特别好,就跟电视剧里的差不多。那时跟我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油腻男,在华强北做配件的,长的比我还丑,也邋遢,后来我见他跟NANA在一起过,我就问NANA,你咋也不挑挑?

她说,我看他开个宝马X6,就没好意思拒绝他。

后来,听说NANA跟人结婚了,一个很老实的IT男,进入微信时代后,这些QQ上的朋友多数都没有转移过来,久而久之,也失去了联系,是前段时间我住万科城旁边的酒店,看到了熟悉的肯德基,想起了她,别看我把她描述的好像是个坏姑娘,但是我又觉得她格外的简单、真实,是个很优质的朋友,在北方,这些东西都会直接贴在脸上,是标签,在南方,你的私人生活就是私生活,我跟你交往与你有几个老婆几个男朋友无关,我欣赏的是你的才华、你这个人。

珊姐约我去看房,那我就去看看吧。

又见到了售楼员。

戴着口罩,格外的漂亮,好像比之前瘦了很多,而且显得很文静,应该很少有人见过她的另一面,扶着酒吧的柱子在拼命地摇头……

很客气,董老师好。

她开着看房的电瓶车。

珊姐坐副驾驶。

我坐后排,另外一个位置是珊姐的老公。

一看就是个工地小老板系列的,应该有钱,就是土。

大肚子,烟点的特别频繁,一根接一根,我笑着问他一天几包烟?

他说,两包半。

很是油腻。

而且有味道,感觉好久没洗澡了,至少一周,北方人可能不怎么爱洗澡,这几年农村有太阳能了,过去洗澡要去镇上,澡堂里,一年就开冬天那么几天,临近过年的时候,让大家洗一洗,谁若是去镇上洗个澡还要炫耀半天……

我们读高中时呢?

一个月能洗一次?

差不多。

打球的、骑行的,那都算干净的。

毕竟要天天洗。

房价肯定比前几年要涨了不少,但是政策在松动,首付都能再分期,甚至仔细谈谈能做到0首付,160万的房子,首付只需要15万。

都是在力求回笼资金。

但是,营造出的氛围是什么?

抓紧抢,再不抢,房子要继续涨……

一共是看三处房子。

看完第一处的时候,我跟售楼员妹子讲:我还没开过这个电瓶车呢,一会我开着好不?

她说,行。

其实,我是不想跟大叔坐一起了,太臭了。

这样,售楼员就到了副驾驶的位置,珊姐跟老公坐后排。

房子很好,依山傍水的,只是在郊区了,这两年新楼盘都聚集在附近位置,可以理解为北京的燕郊。

房子户型不错,层高不错,绿化不错。

什么都不错。

就是我觉得价格高了点,县城房价到了七八千,有些太夸张,我们要时刻对标深圳周边,佛山、惠州,你看看人家那房子什么价?那是什么经济?我们是什么经济?真的全民炒房吗?

瞎胡闹!

我媳妇在这个问题上,其实还是对的。

她现在就一个原则:坚决不允许我在县城投资买房。

我也不会的。

自住可以,至于说指望升值?

我压根不考虑!

看完房子,售楼员让我们一起去售楼处坐坐,还有单间,意思是她要帮着算算首付多少,月供多少……

并且,提议,晚上要请大家一起吃饭。

售楼员去请示主管,看看能给个什么面子,什么折扣,正常情况下,我认为三到五千是比较正常的,再多了也不现实,不是每平,是总房价。

珊姐问我,房子还行不?

我说,户型非常好。

她问,你觉得,有哪些不满意的点?

我说,离大路有点近,大货车太多了,晚上会特别响,我可能对声音比较敏感,靠近马路的房子,我不会要的。

她说,说是三层中空玻璃。

我说,几层都白搭,除非不准备开窗了,大货车,特别是晚上的时候,声音的渗透力是非常强的,甚至震动感都能传过来。

她问,还有什么问题?

我问,是自住还是投资?

她说,都有。

我说,若是自住,还是不错的,就是离城区远了点,不过有车,也不算缺点,若是投资的话,我觉得县城唯一值得投资的地产就是学区房,特别是离学校特别近,能步行上学的那种,别的房子,都没有太大的投资价值,我选房还是喜欢离肯德基近的,最好步行5分钟之内的。

她说,太闹了。

我说,未必,我家算是在闹市区,但是特别特别安静,几乎什么声音都听不到,居住环境里,最吵的就是大车,所以只要靠近省道、外环、高速的房子我都排除在外。

说的直白一点。

在大城市,郊区的房子,有山有水,可以打造生态概念,在小县城,一共就巴掌大,也没有所谓的堵车这个概念,所以应该反向操作,哪里繁华,哪里拥堵,往哪钻。

不要往外跑。

珊姐问老公什么意见?

老公就一句:咱家的事,不都听你的吗?

从珊姐对老公的态度可以看出,老公一辈子都是受欺负的,珊姐跟他对话模式全是问句,要么是疑问句,要么是质问句。

亲人之间,最伤人的就是质问句。

例如,问,见我车钥匙没?

回一句:你眼瞎啊?不是在桌子上吗?

大部分家长对孩子,都是这个说话模式,从而孩子对别人也是这个说话模式,你可以仔细观察一下,我在管工地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农民工之间的交流,全是这个模式。

带羞辱式的。

售楼员要请我们吃饭。

拒绝了。

我刚到家,珊姐又给我打电话,意思是要请请我,聊几句。

好吧。

请我吃甏肉米饭。

她问,董,你觉得房价是涨还是跌?

我说,跌可能有难度,但是年度增幅很难达到5%了,从理财角度而言,已经是不值得投资了,除非当个蓄水池,纯粹是攒钱。

她问,你身边有没有人说房价要涨的?

我说,做地产的都在看涨,认为还会有1000元的涨幅。

她问,有没有看跌的?

我说,前几天来了一个湖北恩施的,他在当地也是做地产的,他是看跌的,他认为城市越发达,抗跌能力越强,也就是说,最不抗跌的就是县城地产。

她说,深圳最近在涨。

我说,那是个案,他的观点是房产首先是一件商品,其次是有金融属性,金融属性也就是蓄水池,而现在是百年不遇的大旱,蓄水池反哺是必然的,单从商品角度来讲,商品是取决于购买力的,你若是认为疫情导致全球经济衰退,那么房产就会跌,若是你认为不会,那么就会涨。

聊了一会八卦。

全是关于骑友的,使我想起了前段时间老师讲的一句话,大体意思是每个圈子都有很多八卦,甚至每个人身上都有很多八卦,作为高能量的圈子,应该遵循一个基本原则,不讨论八卦。

就是你可以知道,但是不要讨论。

因为同圈子的朋友讨论八卦,对于朋友关系全是减分的,有松动作用,而高能量场的人是讲究抱团取暖的,那么讨论八卦就会起反作用。

所以,很忌讳谈这些。

珊姐突然问了一句:你跟X律师真的是情人关系?

我说,不是。

她说,看你文章里写的是。

我说,剧情需要而已。

她问,她打离婚官司如何?

我说,她不喜欢打离婚官司,因为利润太低,她喜欢接经济案子。

她问,你有没有认识,35岁以下的优秀单身男人?

我问,你要找小鲜肉?

她说,闺女。

我说,不是有婆家了吗?

她说,在准备离婚。

我问,什么时候的事?

她说,快半年了。

我说,你要劝和,咋能提前找下家呢?

她说,离是必然的了。

我问,原因是什么?

她说,他在外面有人了。

我问,是抓着了,还是推测?

她说,有证据。

我说,这不是无所谓的事吗?

听到我说这句话,珊姐脸色接着变了,把碗一放:话哪能这么说?夫妻讲究的就是一个忠诚,若是可以随意的出轨,那还要婚姻干什么?你赚钱少是可以原谅的,但是人品问题、道德问题,是绝对不能宽恕的。

我问,闺女现在住哪?

她说,住我家。

我问,孩子呢?

她说,大的带回来了,小的留给他们了。

我问,大的是闺女还是儿?

她说,闺女,带个儿没法找下家,带个闺女还行,若是再找对象,若是人家在意,那孩子就放我们家养着。

我问,买房与这个事有关不?

她说,有一定的关系,毕竟不可能长期住一起。

我问,有没有复合的可能?

她说,基本没有了,他娘都到我们家蹦了高,你觉得还有可能吗?也就是有了疫情,否则早就开庭了。

我问,找律师了?

她说,上次找了法院的,也请过客了,说只要有证据,不用律师也行。

我问,财产分割呢?

她说,人家从一开始就提防咱了,房子都在公公名下,车子也是,两口子赚了钱也都是各存各的,基本没有什么共同财产,一家一个小孩,也不用给彼此抚养费,现在就是他们不离,就是想拖着我们,熬我们,所以起诉了。

我说,等于一分钱拿不到。

她说,你说恨人不恨人。

前天我又遇到了一个类似的事,有个本地读者,闹死闹活的,是她查老公的淘宝购物记录,发现老公给家长群里的一个单亲妈妈买过礼物,而且俩人微信的聊天记录是空的,她觉得遭遇了晴天霹雳,她的方案是先去女的单位质问,然后录了视频发到家长群里,我劝了半天,我说这不是无所谓的事吗?你若是这么一闹,只要你老公还是个男人,他也不会要你了,他觉得自己遭遇了奇耻大辱,女人不知道男人一个心理,就是你闹小三有多狠,老公内心深处就恨你有多深,这不仅仅是心疼问题,还有颜面问题。

她说自己已经两晚上没合眼了,感觉疯了,自己跟老公结婚17年,一直都很恩爱,现在老公竟然偷着给别的女人买东西,问我要不要去质问老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私下见面了吗?拥抱了吗?接吻了吗?上床了吗?

给我看了她公公发给她的信息,公公基本就是安抚态度,意思是自己教子无方,但是会教训他的,希望她能冷静,别砸了孩他爸的饭碗。

当时我调侃了她一句:多亏你不是电视台的主持人,否则你会直接在直播的时候破口大骂。

她真有这个心,觉得全世界辜负了自己。

我跟她讲,男人都一样,只是有人看到了,有人没看到,从我的角度,我觉得你老公这属于最老实的了,我接触的男人够多吧?目前还没遇到过例外。

她说,若是发生在别人身上,我觉得都理解,但是发生在他身上,我接受不了,我们俩是彼此的初恋,我从来没跟别的男人拉过手。

我说,真上了床也无所谓的事。

她问,若是你老婆,你能接受吗?

我说,我说我能接受,你骂我不要脸,我说不能接受,你说看吧,你也如此。

貌似也没开导成功,她已经钻入牛角尖了,只是未必会去闹了,但是肯定会给对方打电话或发短信的。

走的时候,她说了一句气话:可能我们还没达到你们的境界,我们就是拿死工资的小老百姓,过日子就讲究一个忠诚,哪跟你们有钱人似的,那么淫乱。

凝望深渊的人终成深渊!

她和珊姐是一个类型,视道德为最高标准。

也喜欢拿这个来绑架别人。

本地人都喜欢如此。

有次骑友聚餐,在我餐厅里,我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我这是最高规格的接待了,我父母都没来过……

后来,就有人传八卦,说懂懂对父母很差之类的。

我们这边怎么嘲讽一些企业家?

就是不孝顺。

说儿子是大老板,爹在那给看门,跟个狗似的。

我听到了这个八卦以后。

我觉得,也有道理。

就趁一个中午,专门给我爹打电话,让过来转转,你至少要知道儿子的产业吧?哪怕来拍拍照,发发朋友圈,也挺好的。

他们不好意思当着我的面拍。

是临走的时候,拍了一圈。

但是,他们没来过,与感情好不好没有半点关系,我们彼此都是独立的,有点类似老外,父母从来不干涉我们的事,虽然生活的直线距离不到100米,但是很少见面,见到面也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打个招呼,聊几句。

你说儿女都大了,成人了。

咋能还管那么多呢?

这就如同妹夫打电话给我爹,说两口子吵架,妹妹把他脸都抓破了,这日子没法过了,我爹说,我们都是六七十的人了,管不了你们年轻人的事了,你们该打打,该闹闹,实在不行,就让110去处理。

我觉得,这是做父母正确的态度。

孩子出轨也好,离婚也罢。

由他们自己去解决。

别插手。

但是,这些话我不能劝珊姐,她有自己的理解,有自己的逻辑,按照我对她的理解,我觉得她怎么也是当过三产干部的,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应该足够立体,花花世界,咋能如此的“正直”呢?

眼睛里容不下沙子。

全是道德楷模!

………………………………
特别说明:

A、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B、文章为有偿阅读,单篇1元,包年200元,可日付可年付。
………………………………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沄曦笔记 » 懂懂日记:2020-05-22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沄曦笔记-分享一切资源、文章

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