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沄曦笔记分享:懂懂日记2019-09-25

  • A+
所属分类:优秀文章

买猛禽时,我问大家,是挂个好号还是随机选?


他们的建议都是随机选。

理由是什么?

咱为什么买猛禽,就是希望避免引起关注,平时藏在地下车库,出去玩才开,越隐蔽了越好,绝对不能招摇。

他们决定,随机选。

可是,我心有不甘,因为我没体验过好号,那么我总想弄个好点的。

我认识一个大黄牛,杜姐,很干练的老大姐,长的也不大起眼,俩孩子还是很有出息的,一个在人民大学读书,一个在伦敦留学,怎么聊起孩子读书这个事来的呢?她说我长的像个文化人,问我是不是教书的?我说我没读过书,初中毕业,她不信,给我谈了一通她的教育观,什么教育观?就两点:

第一、咱不懂,不乱教。

第二、多赚钱,搭梯子。

她非常忙。

超出想象的忙。

因为,小黄牛们接的疑难杂症业务最终都汇集到她手里了。

我们认识也是因为我被小黄牛卖给了她。

她一上午要服务20多辆车,你说她咋可能一对一?一会就不见了,根本找不到她,她真正的本事就是对政策研究得超级透,不是帮你逃避过去,而是帮你改,帮你优化,她接单不是现场接,全是提前几天接,接了以后把所有手续拍照给她,她来挨着审查,然后提出修改建议,该联系车商修改的联系车商,该造假的提前造,例如贴在副驾驶门上的那个铭牌,若是平行进口的车必须重新打印,要么英文,要么阿拉伯文,而咱国内上牌必须是中文的。

平行进口的车子上牌都难,因为法规不一样,例如要改雾灯,改座椅,改牌架。

刚认识那次,她接了我的单以后告诉我周几去找她,我理解的黄牛就是全程一对一服务,而她呢?大部分时间都没在我身边,包括去改灯去验车都是我自己去的,后来牌照架有问题,我又自己去改了一次,仿佛要不要她存在一点意义都没有。

但是,我一声都没吭。

后来,我进大厅排队录入手续,领车牌,算是最后一个环节了,我前面还有300多个排队的,她突然看到了我,觉得很不好意思,把我手续给拿去了,没有几分钟帮我搞定了。

我走的时候,她跟我讲,今天一共接了26辆车,你是第一个办完的,为什么先给你办?因为全程你一次都没催,也没抱怨,很少遇到像你素质这么高的……

就这么认识了,而且印象算是比较深刻,因为她坚信我是个文化人,非留个电话和微信。

我曾经问过另外一个小黄牛,就是杜姐这么大的黄牛为什么没被抓?派出所不是天天过去巡逻吗?

小黄牛说,她那一批老的,就剩她自己了,她就是只老狐狸,她只出主意,但是不经手任何事,不会帮你改任何手续,不会帮你改一个螺丝,只告诉你应该去找谁,不经手任何过程。

对风险控制得非常好,知道什么样的可以碰,什么样的不可以碰,不去挑战高难度概率,例如磨过架子号的盗抢车、走私车。

我问过小黄牛一句话,是不是什么车都可以上牌?

他说,理论上,除了盗抢都可以。

我问,走私呢?

他说,价格合适,也可以上。

小黄牛跟我描述了杜姐前几年的威风,每周只上一天班,专治疑难杂症,一台车收5千到1万,单根本接不完……

这些,我给路虎卫士挂牌时亲身经历过,自然信。

这些黄牛存在的意义就是配合你演戏,告诉你该怎么演,例如那铭牌就是直接临时贴上的,很明显能看出是双层的,若是咱自己去捣鼓,可能就被揭穿了,但是他们带去的车子,就不会被揭穿,就是明明知道你是演戏,但是只要演的符合规定,通过,真正的睁一个眼闭一个眼。

至于说,绝对不符合规定的车子,连改都不改直接上牌?

不可能!

再小的领域,干得专业了,也很赚钱,就怕不专业不牛B,能解决客户的难题,钱不是很容易赚吗?

出发前,我联系杜姐,她可能怕我录音或截屏,要我直接过去找她,当面讲。

她问我,要个什么样的号?

我说,牛B的。

她问,着急吗?

我说,我等着去新疆,非常急。

她说,你看看我手里现在有多少排队的?

30多个。

就是让她帮着选号的,这些都是已经绝望的,就是自己有钱,但是买不到好号,只能忍受系统里放的新号段,但是想要个还不错的。

她也不违规,就是帮着选,赌手气,应该也不额外收费。

给我看了一个号,9R9W9,这样的破号多少钱?

2万。

我表达的很清楚,类似的号,我自己就能敲出来,在我眼里,类似的号还不如随机选,这有什么意思?

算了,随机选吧。

那就成了一个常规业务,她安排一个小黄牛跟我对接,我跟她说了出发时间,意思是这个时间之前必须把所有手续办完,否则我不能按时出发。

她告诉我,没有问题。

也没说多少钱,反正帮我跑完再说吧,类似的大黄牛不会狮子大开口的,因为她只做大单,类似的小单连接都不接,都直接给别人了。

结果,就是出了点小意外,说是买税后网络有问题,打不出发票来,那么就不能让我按时出发了,好在我还有临牌,再过三天才过期。

我打电话算是抱怨了一通。

杜姐的建议是你先用临牌跑着,这边帮你办最后的几步,办完后直接快递到你的下一站,这样都不耽误,可以吗?

只能这样了。

但是我还是冒很大的风险,现在临牌政策都改了,没有全国临牌了,都是区域临牌,若是遇到较真的,肯定是大麻烦,直接扣12分,好在我们是车队,一般遇到安检之类的,都是前两个车严格,后面就直接放行了。

好在,车牌第三天就到了,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在高速上跑,也没啥问题,基本是有惊无险。

我问杜姐一共多少钱?

她给我回了个电话,表达了歉意,意思是不要钱了,包括给我垫付的那些上牌费……

后来,我在车台里跟大家讨论起了杜姐。

我说,其实每个人能做多大的生意,都有必然性,与性格有关,与格局有关,黄牛这么小的领域,她都能做的如此好,肯定有不平凡的一面。

这个不平凡就是性格优势,格局优势。

我记得她推荐我去一家改灯店,当时她让我二选一,若是只是为了挂牌,那么可以找附近的修理厂糊弄一下,到时再改回来,若是为了完全中规化,以后审车也没麻烦,那么就直接改中规,推荐给了我一家店。

这家店活比较好。

就是价格高,钻个眼,把雾灯从外挂放到集成灯罩里,没有加一个螺丝一根线,多少钱?

600块钱。

我直接给了,我默认为,他们要分成,若是我找修理厂去干这个活,连50元都用不了,前后连5分钟都没用了。

后来,跟杜姐熟了后,我问她有没有分成?

她说,没有。

为了证明清白,还给我看了他们俩的聊天记录……

的确是清白的。

她还责怪我:你为什么不讲价。

车台里有位前辈,他谈了谈自己的观点,他的观点是杜姐是一只白手套,比较干净、懂事的白手套,凡利只取三分,还有就是节点会把握的很好,有任何风向都会提前知道,天时地利人和里什么最重要?

天时。

你需要知道,什么时候是适合打猎的天。

不能什么天都出门。

这就如同各类夜场,你知道为什么现在没有收保护费的了吗?为什么没有看场子的了吗?

因为,股东结构发生了变化,说白了,小弟也好,大哥也罢,都是见不得光的弱势群体,有天敌。

读者里有位东北大哥,很干练,都喊他七哥,干了一辈子洗浴中心、KTV,他跟我讲,一开始扫黄,他就陆续退出了这个产业。

环保一查呢?

他把洗矿厂也关停了,把设备都主动拆了。

这种,都是有觉悟的。

知道,怎么才能活。

十年前,流行在网上卖癌症神药,就是搞个XX中医研究院的网站,然后通过百度推广,卖中药,一套疗程几千几万,只网罗那些有病乱投医的群体,半年就能赚上千万。

这么多做的,我只见过一个全身而退的。

这家伙最大的优势就是喊停。

他给自己设了一个时间点,就干半年,多一天也不干,拿钱南下了,洗白了,而后来跟风的那些呢?

跑的跑,抓的抓。

最终什么样的成了替罪羊?

刚开始干,干了才一两单,结果被判了好几年。

这样的故事,我能讲一箩筐,都是发生在身边的,那个喊停的小伙是四人合伙的,我问他,喊停的前一天,一天能赚多少钱?

他说,至少20万吧。

我问,犹豫过吗?

他说,非常纠结,但是我知道只要继续干,肯定出事。

其他三个呢?

虽然跟着一起喊停了,也都开启了洗白模式,做公益,做慈善,做阳光生意,可是干了没多久,觉得这样不行,还是要赚钱。

于是,又转悠回去了。

有折腾破产的,有折腾进去的,当然也有成功洗白的,例如现在偶尔跟着我们一起去骑行的,前段时间还买了辆GMC房车,要环球旅行……

赚过快钱的人,要么钱散了,觉悟了;要么,人进去,觉悟了;要么,转行了,觉悟了。

但是,肯定要经历点事。

说起黄牛,其实每个领域都有黄牛,而且黄牛的背后都有大黄牛,即便是杜姐这样的人,你都不知道她背后站的是谁,凡是涉及到跑手续的行业,都有黄牛,包括城建土地、规划,工业园手续审批,环评。

你自己就是搞不定,真正做的好的黄牛,都长的不像黄牛,包括杜姐也不像黄牛,就是一看就是老白领,而不是车管所的那些黄牛,我接触过环评的黄牛,基本都是退休或濒临退休的相关专业人士,有的级别还比较高,一方面他们业务熟练,一方面他们有相关资源。

前段时间有读者建议我去跑一个矿产手续,很小众,刚开始流行的,他是我们隔壁城市的,他觉得这是未来的趋势,肯定会取代河沙,现在找黄牛跑套手续也就是500万左右,未来一年可能光租手续就能收入百万。

我可能对这些领域太陌生,另外怕跟这些传统行业打交道,总觉得要打打杀杀,害怕,也就没有太重视……

这些,过了敏感期,我会写写的。

对于打打杀杀的故事,我还真知道不少,因为我们当地有个大哥,60多岁了,生了病而且很难治,也基本接受这个事实了,他辉煌过不少年,最关键的一点,他一次都没进去过,当然拘留所、看守所这些都进过,只是没有被判过,并且生意比较阳光了,做地产,做食品,做旅游。

他生病后,希望我能把他的一生给写写。

给我讲怎么出道,怎么管理小弟……

我问,真的有小弟替大哥坐牢吗?

他说,多的是。

我问,是直接给小弟家里一笔钱还是?

他说,一般都是出来后帮着安置,跟当兵的差不多,你这几年少赚了多少钱,加倍给你,还有就是允许你继续跟在身边,并且安插在很关键的位置。

他身边有个助手,40来岁,应该有1米9的个头,平时帮他开车,为人处事拿捏得非常好,一看就是军人出身,一问果然是,并且是荣誉部队出来的,参加过联合国的维和部队。

有次,大哥聊到了一个话题,就是三刀与四刀的区别,他说一刀的那种,一般简单运作一下,十年以内,三刀以下一般死不了,若是三刀以上,那可能就离枪毙不远了……

他指了指身边这个助手:他,9年。

助手接着这个话茬给我科普了大半天,一边笑着说,进去半年,就顶半个律师了,把法律研究得透透的。

真到了大哥这个级别,感觉很善。

也许是大彻大悟了,内心已经没有恶了,对家人格外的好,走到哪都带着老婆,过去什么没玩过?看中了谁要谁,咋可能怕老婆?

可是年龄大了,反而把这些事看的很淡,很疼老婆子。

不知道是不是一个轮回?

我只是好奇,为什么有类似经历的人总喜欢留下点什么?也不图名,因为他也不希望署名,就是想让自己成为一个故事主角。

我曾经想把他推荐给赵德发老师,以他为题材写个城乡结合部的时代变迁,赵老师觉得这个题材不大合适,除非咋着?

他成了扫黑的对象,并且被判了,那可以……

但是我不能如实的转达给大哥,这个理由貌似不大恰当,我跟他讲,赵德发老师的作品系列已经圆满了,不想再写农村题材的小说了。

你说,你功成名就了,成功洗白了,那不成了鼓励黑社会了吗?有点类似《征服》了,《征服》这部电视剧拍的很奇葩,警察形象很正,但是拍成了反面,观众生怕刘华强被抓到了,若是在国外,这样的剧就直接把警察角色PASS掉了,国内之所以这么拍,可能是为了过审。

在车管所,我观察了一个细节。

20万以下的车子,基本都是车主自己去挂牌,20万以上的车子,多数就是车商的工作人员或黄牛给代挂了,车主本人都不出现,可能觉得这类小事都是浪费时间吧?

我挂76牌照时,我们那一排全是进口车,我的车子就算差的,绝大多数都是车商的工作人员,包括还有辆宝马摩托车,我以为是车主,跟他聊了几句,才知道是店里的工作人员。

我去丙察察,发了几次抖音,在我们本地小火了一把,不仅仅是我,是我们整个队伍比较热,算是地方网红车队。

有多巧呢?

我后面是一辆陆巡,也是新挂牌的,他在抖音上给我回复:挂牌那天,我在你后面,还有印象不?问过你这个车多少钱提的。

我说,有。

等我回到家,基本就不玩抖音了,也很少看留言之类的了,有天我去青岛,我拍了几只海鸥,觉得很有意思,想发抖音。

顺便看了一下私信。

有个姑娘私信我:那天在车管所,你在我们后面。

然后我就给她回复了:那辆红色保时捷?

她说,是的。

我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一男一女,那男的一看就是销售人员,女的也就是30来岁,当时我仔细观察过她,觉得她身材不错,唯一的就是下垂的太明显,这个与体质有关,还有就是那天她穿的裤子特别薄,内裤痕迹很明显。

闲着也闲着,勾搭勾搭吧。

一勾搭就上钩。

我们小区就隔两步远,她一般都是中午喊我过去吃饭,她做饭,独居,房子不小,装修的也不错,没有半点男人生活的痕迹,顿顿都很丰盛,一搞就是六七个菜,还动不动要求我陪着喝点。

问她有没有男朋友。

没有。

基本隔三差五就给我做饭吃,包水饺,知道我喜欢吃水饺,换着口味给我包,我问她是做什么的,告诉我是搞皮革的。

过了有半个月吧,有个男的给我打电话。

说他是她老公。

我说,你是哪冒出来的老公?我是她男朋友。

他说,你的底细我很清楚,在XX局上班,住XX小区,你小心点,过几天我去弄死你。

我吓得挂了电话。

我急忙联系这女的,发现联系不上了,说明她手机被没收了,应该微信、抖音都用不了了,那我就不联系了。

我害怕人家真弄我,我就去找大哥,咨询一下这个事怎么弄?

大哥的观点是,既然能给你打电话,就说明这不是他的正房,若是,早去干你了,应该是小三,只是让你离远点,所以下次你要换策略,先了解他是干什么的,他再给你打电话,要见面你就去,不怕事,越怕事越出事,越不怕事越没事。

调查了一下,男的是开皮革厂的。

嫌我给她发信息,又给我打了一次电话,说随时准备弄我,还知道我的车牌号之类的了,说让我打听打听他,江湖都喊他文哥。

我说,滚你妈的,什么文哥猪哥的,开个破工厂的穷B在这里吆喝啥?半小时以后我去沂河大桥下,我自己,你想带几个就带几个,随意。

让我把他骂了一顿,把他气的挂了电话,从这一点基本印证了大哥的推断,他应该也是个文化人,至少是很老实的,第一次对我凶可能只是想吓唬住我,没想到我跟个痞子似的。

我把情况跟大哥一描述,大哥的观点是他不会动你的,这个世界上最听话最老实的人就是有门头做生意的人。

因为,他在明处。

已经学会了弯腰,绝对不会得罪任何人……

又一天,抖音上又一个约我的姑娘,喊我去寺院烧香,连午饭都带好了,想在寺院后面扎帐篷,我刚把帐篷扎好,想拿水洗洗手,接了个电话,杭州的号码,一接是本地口音,说他是XX的哥哥。

我哪知道XX是谁。

主要是我接触的人太多了,一时想不起这个人名是谁,后来男人又解释了两遍,我懂了,是保时捷。

约我见个面。

我想,这是要来弄我了。

我把烧香先匆忙打发了,没心情跟她野餐了,先回县城,把烧香骗回去了,然后我给大哥打电话,问这种情况怎么办?

大哥的观点是,这是XX的哥哥的话,他是想跟你谈点事,因为理论上,他是你这边的人,因为XX是站在你这边的。

有道理。

我去朋友的茶馆开了一个最大的房间。

怕他带人多,尴尬。

自己来的,也是大块头,军人出身……

很客气。

先用半天的时间描述了一下妹妹与皮革老板是怎么认识,怎么交往的,说白了,就是小三角色,但是呢,这期间也在分手,为什么买那辆保时捷,是因为皮革有了新欢,她闹得厉害,给买了辆车堵嘴的。

那房子也是男人给买的。

我推测男人对她没有太多感情了,只是想护住,平时也基本不去,这就是为什么房子里没有男人气息的缘故,连男用拖鞋都没有。

哥哥的意思是,你别再找我妹妹了,至于你们俩的关系,感情,我都不干涉,这是你们的事,但是妹妹跟他处于分手阶段,还是要少打扰……

我答应。

其实,我也不想联系,又不缺。

我好奇地问了一句:是妹妹找的你?

他说,不是,是XX(老板)找的我,他希望我来协商你们俩的事。

为什么找他协商呢?

觉得他身份最合适,可是哥哥为什么这么听话?

最奇葩的是,哥哥在杭州做的生意,就是这个老板的代理,是整个浙江省总代,等于他们一家人都在吃这一个老板,所以他也不希望因为我而导致全部人都翻了脸,哥哥说他们俩在分手我认为是哄我,真正的情况是俩人在复合,女人离不开他,他虽然不用这个女人,但是也离不开她,否则早允许她嫁人了。

事后,我跟大哥复盘了一下整个事。

大哥的观点是,你作为一个需要要脸的人,为什么去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呢?犯错不要紧,但是要犯安全的错,他对这件事的预测是,最大的风险并不来源于这个男人,而来源于这个女人,她若是惦记上了你,早晚会缠着你,因为这种女人就是藤类植物。

好在,再也没联系。

可能是天生是坏蛋的缘故,我现在看人渐渐的没有正邪了,例如我听大哥讲他过去的生活,他讲的很平静,偶尔还会讲个笑话,这也是一类生存方式,这么理解就觉得一切都是合理的。

你看这些人,不知道是不是假象,很善良,很可亲。

我佩服他们处理应急事情的能力。

无论遇到什么事,不是逃,而是迎头上,去分析,去处理,去谈判,就当成是一门生意……

例如我被执法车辆抓住了,一喊话我就停了。

我害怕。

若是我带队,我肯定会接受教育、规劝,然后返航了,你看他们呢?

第一时间去坦白了。

我们是从哪来的,为什么来,我们跑了几千公里就是为了干这个事,既然别人可以干,说明我们也可以干,对不?

你说这个区域不行,那你告诉我们,哪个区域行?

这种思想转化,其实是很难接受的,咱总觉得所有人都是正直的,拒绝谈判的,可是当他们以做生意的心态去处理一些事的时候,总是有意想不到的结局,还加了微信,成了朋友……

进了无人区,还让大家各自检查一下有多少现金,以2000为单位分好,若是遇到了紧急情况,这就是逃生用的,例如遇到了打劫的,你看,我们就这点钱,现在都是微信时代了,哪有带钱的?

我真的佩服得不得了。

人家做生意为什么牛B?

就是我前段时间写的那句话,给领导们点头弯腰,看似是供了个祖宗,其实是买了条狗,两者中,有人是清醒的,有人是不清醒的。

只是工具,只是生意。

只是你吃那一套而已,给你点好处,叫你声大哥,你以为这些人真的是你小弟弟了,你想多了,想天真了,在他们心中是这么嘀咕的:你算个毛啊?!

咱呢?

总是害怕,一罚款就害怕,一贴封条就害怕,总觉得人家就是想来治咱的,想管咱的,其实咱没读懂对方的心思。

对方其实是想来合作的。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拼命地追我们不?

不是真的想把我们赶走。

而是想给我们护航……

一切都是生意,一切都有价码!

………………………………
特别说明:文章非纪实文学,我不一定是我,你不一定是你,切勿对号入座!
………………………………

点击进入优惠券商城

日志:沄曦笔记分享:懂懂日记2019-09-25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懂懂日记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