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张【懂懂日记】

  • A+
所属分类:优秀文章

媳妇罗列了一个清单。

我们的朋友。

媳妇要送他们花,而且每周都送……

需要我去送。

第一次,我还是蛮乐意的,觉得是为别人送去了美丽,每个人收到也客客气气的,还要把我送到大门外。

后来,遇到了一个小插曲,使我内心有了波澜,怎么回事呢?

就是我去给朋友送花,他让我放到传达室,后来呢?

过了两三天,我路过传达室,发现这花还是平放在那里,没人取,鲜花有点类似外卖,是有时效的,不取意味着不重视。

我过去把花给打开,找了个矿泉水瓶子帮着插起来了,放在门卫的桌子上,虽然有点蔫了,也要让其发挥余热吧。

我很心疼。

我在想,为什么不重视?

第一、免费送的。

第二、鲜花对于很多人而言,还是太奢侈,至少是没有这个消费意识的,甚至觉得这玩意有啥用?你还不如送盒芹菜呢?芹菜还能炒肉吃。

我就跟媳妇提议:不要随意送花出去。

除非是真心喜欢花的朋友。

否则?

糟蹋我们自己。

医院里有个姐姐,每周我都去送,我们两家交情很深,就是一家人,包括我娃手术之类的,全程都是她张罗的,不说每周都要喝上一壶也差不多,医生酒量都是一流的……

我在门口等着。

花就放皮卡上。

总有女人过来问:这花怎么卖?

我说,我是来求婚的。

人家笑笑就走了。

一位女士走过来,戴个眼镜,看年龄30岁左右,微胖,这样的女人一般都是很有爱的,说明老公疼她,她没有危机感,不需要减肥,不需要健身。

我们骑友里有位胖大姐,至少160斤,老公长的也蛮帅的,那真是放在嘴里怕化了,一口一个宝贝叫着,胖大姐还动不动撒娇……

胖大姐骑车,老公开车就在后面跟着。

就这么用心,这么体贴,以至于我一直都有阴谋论,我觉得肯定是老公在外面还有人,愧疚感导致的体贴,主要是太体贴了,体贴的有些过了。

总而言之,女胖子都是让老公宠胖的。

眼镜走过来,问了一句:这花卖吗?

我说,不卖。

她问,您是懂懂老师吗?

我问,你认识我吗?

她说,我只是觉得像。

我说,我是。

她说,我就在前面上班。(也是卫生系统的)

我拿了束花给她……

她不要。

想了想又要了,要加我微信,给我发红包。

我说,不用。

她说,那我加上你微信。

我说,好。

我之前写过一个细节,很多人都觉得太假,其实就是我生活中的常态,就是别人在留我电话号码或加微信时,总是手抖……

她也是。

我说,我扫你吧。

她弄了半天,找不到二维码在哪了。

我们同城读者还是比较多的,校友圈,球友圈,车友圈,前几天同事跟我讲,她去逛街,无意发现服装店的老板娘正在读我的文章。

本地人读着,可能对里面一些故事理解的更深一些,最简单的一点,还是那个“副科”,大家还记得“我爸是李刚”不?李刚就是副科。

我高中校长跟我的球友是同一级。

我球友在大学里只是办公室副主任。

但是,谁的权限更大呢?

还有前些日子我写了一个小饭店,说他家用的酱油都是味达美的,N多读者在留言里讽刺,意思是小县城就是LOW,酱油竟然才用味达美的?外省朋友可能很少听说这个品牌吧?

当年山东很火很火的一个包子连锁品牌,老板在上台演讲时,谈到自己是如何做良心包子的,其中一句就是:酱油我用的都是味达美的。(仿佛用的奢侈品)

顺便科普一下,味达美比海天贵!

为什么我在本地认识科级干部很难?

因为,我们没有交集的机会,中间又存在势差,他们在上,我在下,我很难突破这层壁垒。

但是,外地的呢?

那又不同了,因为我们角色又变了,成了读者与作者的关系,例如我这里来过级别很高的领导,是过来单纯的谈论文学的,那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所以,你问我副科级别高不高?

这取决于我是什么角色?

懂了?

至于说很崇拜之类的?

那是您的误读,还有就是我写的很狼狈不代表就是真的狼狈,在现实生活中,我其实有点类似侠客,就是跟外界几乎是零交集的,需要出面的事我都会委托同事去办,我生活很有规律,除了思考与决策,别的事我基本都不参与。

崇拜谁?

我崇拜我自己。

就差对着镜子磕头了。

故事继续推进,等我送完花,发现眼镜给我发了一个红包,我没点,她给我发了一大串信息,意思是读了这么多年的文章也没给过钱……

平时,我喜欢发红包。

很少点红包。

在群上,无论别人发多少,我从来都不点。

我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就是做一个群上的付出者,而不是获取者,通过发红包能学到很多东西,例如我在机车群上发红包,11个人的群,我发10个,每次至少会退回来5个,大部分人看到也不点,而且我发的红包一般都是百元起,喜欢点红包的就是那么几个人。

这也是很多人的基本修行。

能拒绝诱惑,不拿不占,是很高的境界,这也是他们活该有钱的原因。

眼镜问:董老师,你能把小律师的微信推给我吗?

我问,什么事?

她说,咨询个离婚案子。

我说,咨询我就可以了。

她问,你方便见个面吗?

我说,你来吧。

我把位置发给了她……

她在前几天刚遭遇了家暴,用她自己的话说,若不是及时逃脱,肯定被打死了,老公下的就是死手。

我问,起因是什么?

她说,他跟朋友喝酒,酒驾回来的,进车库的时候把保险杠碰了,我就说了几句,意思是喝了酒别开车。

我问,他平时如何?

她说,很斯文,对我也特别好。

我问,是第几次打你?

她说,没数过。

我问,过去打你,你为什么不离婚?

她说,打的不厉害,有时是踢一脚,有时是几个耳光,每次都是喝了酒,我觉得不严重,另外主要考虑孩子。

我问,他有外遇吗?

她说,没有,他喝酒和不喝酒就是两个人,就是基于这个原因我才从来没有过离婚的想法,我的意思是反正你喝了酒,打几下就打几下吧。

我问,那这次为什么离婚?

她说,他是真的想弄死我了,我感受到了。

我说,你跟他谈谈,下次就不会打你了。

她说,不可能。

我说,我觉得问题不严重,打死了这个问题不就不用纠结了吗?你也不疼了,他也不恨了,都了结了。

她说,我跟你媳妇一样,都是外地嫁过来的。

我问,你老家哪的?

她说,费县。

我问,父母知道家暴不?

她说,没人知道。

我问,你父亲打你母亲不?

她说,打过。

其实,这也是一种文化催眠,我们这里有句俗话:打出来的媳妇揉出来的面。

意思是媳妇就要经常打,否则不听话。

这也是她之所以不抗争的原因,她觉得男人管自己是对的,应该是从结婚到现在没少挨,只是这次涉及到生与死了。

我说,你直接报案,把他抓起来就是了。

她说,他一醒了酒,就跟我道歉,我就恨不起来了,不忍心他被抓。

我说,那就挨着,为爱总是要付出点什么的。

她说,我怕他再犯。

我说,那就买身盔甲。

她问,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说,女人挨打有惯性,男人打人有惯性,只要打过一次女人就会打第二次,第三次,是谁让男人打的?女人!其实家暴真的很普遍,是谁在纵容男人?就是女人本身,一个个都发狠,要敢动我一指头试试?动了你也受着,日子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人最难跳出的是惯性,要离婚你早离了,之所以没离是因为你能接纳这一切。

她说,我现在不敢了,害怕。

我问,你若离了婚,工作会不会丢?

她说,也会,他肯定会杀了我的。

我明确答复了她,就是小律师接不了这个案子,您可以咨询一下其它的律师,另外我觉得每个挨打的女人都是有原因的,两个原因:

第一、选错了人。

第二、说错了话。

很多时候,男人是被激将了,例如女人嘲讽自己的男人了,侮辱自己的婆婆了,换来的都是老公的一顿打。

男人就是再垃圾,也不可能回家拽起老婆莫名其妙地打一顿。

这是事情的A面与B面。

送她下楼的时候,我说了一句:婚应该是离不了,因为我能感受到你爱他,也离不开他,只是建议在他喝酒后,你变一个相处模式,例如给倒点水喝,叮嘱早点休息,你呢,离得远远的,不要去抱怨,不要去指责。

她点了点头。

女人在倾诉家暴时,外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抓紧离婚。

其实,这个建议未必准确。

也许女人能接受挨打呢?

离婚后,她自己带个娃,也许过的很狼狈呢?就会抱怨当时劝她离婚的人:我日子过的好好的,你们乱挑唆什么?!

把主动权交给当事人,不要去越权决策。

我采访过N位女士,包括一些很幸福、很优雅的,至少半数是承认挨过老公的打,但是不严重,例如一个耳光之类的。

家暴远超出大家的想象!

不激怒别人也是一种高情商的表现,好汉不吃眼前亏,逞那个能干什么?总而言之,在婚姻生活中,女人还是弱势群体,根源还是经济基础导致的。

当然,女人们不这么认为。

女强人的生活都是反过来的,就是老公怕离婚,跟小猫一样,哪怕头上很绿,也啥都不说,别人说看到你老婆跟XX在一起了,内心还要反复地催眠自己:绝对不是她,他肯定看花眼了!

经济基础主导家庭地位……

初识蒙蒙,很惊艳,是车友带来的,他们是高中同学,蒙蒙属于那种自来熟性格的女人,很有张力,聊天、劝酒,一套一套的,总感觉是久经沙场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要么是离异,要么是老公是小乖猫。

蒙蒙加了我的微信,理由是觉得我的酒很好喝,她说以后可以找我买点,就这么加了微信。

过了一些日子。

蒙蒙给我发信息:读你的文章真过瘾,你太有才了。

说明,她被我朋友圈洗脑了。

非要请我吃饭。

我肯定不能去,因为让车友知道了会觉得我做事不规矩,我若是约他的朋友出来,必须是经过他同意的。

这是做事的基本原则。

与男女无关。

就是你通过A认识了B,你想找B办点业务,必须要经过A的同意,除非是次数多了,跟B关系很好了,那可以。

蒙蒙就喊了车友、我。

我们三人,六瓶红酒……

喝多了,聊的话题也有意思,他们俩是高中同学,曾经同桌,她当年挑花了眼,结果到了30岁才结婚,匆忙嫁给了另外一个同学,不是他们班的,但是都认识,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他们三个人是同学。

蒙蒙的老公是什么类型的?

学术型的,眼镜男,话不多,小乖猫,对社会认知一般,活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而蒙蒙呢,恰好相反,属于交际广泛型的,能歌擅舞,还拿过青年歌手大赛一等奖,不过也是没结婚的时候。

蒙蒙跟车友有关系吗?

没有。

车友是什么类型的?

就是除了自己的老婆没碰过别的女人的男人。

至少给人的感觉是。

车友喝了酒,语重心长的跟蒙蒙讲:你别玩了,安心过日子吧,XX不好吗?多疼你?

蒙蒙反问:你了解他吗?

车友说,我怎么不了解。

蒙蒙说,前年,你是不是跟他说了什么?

车友说,我就跟他讲,XX你爱蒙蒙不?他说爱,我问你想让蒙蒙好好过日子不?他说想,我说那就让她把心收一收,你看的紧一点。

蒙蒙说,你知道他怎么做的吗?他在避孕套上做了手脚,让我生二胎,我知道自己怀孕后就去流产了,在医院里住了两个多月,你知道我遭受了什么罪吗?

车友问,你为什么不生?

蒙蒙说,瞒着我让我怀孕,太卑鄙了,我坚决不生。

车友说,人家都生,你为什么不生?

蒙蒙说,我就不想生。

看他们争的脖子都粗了,我拍了拍车友的肩膀:莫干涉别人的家事,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让他们自己去经营吧。

车友说,XX太爱你了,你咋一点都不珍惜?

蒙蒙说,我怎么不珍惜?只是我是外向的,他是内向的,我是外向的不代表我就是跟别人乱搞,你说我跟谁搞了?我洁身自好,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不了解内向的人,内向的人内心活动更丰富,做出的事更极端。

车友说,你们现在日子过的也不错,你就不能安安稳稳的相夫教子?这就是女人的本分,别想其它的,又是赚钱,又是美丽。

蒙蒙说,你知道他为什么30多岁没找到对象吗?他家太穷了,我们才买上房子几年?房子首付4万还是找人担保贷的款,我生孩子2000元,结果全家只有1000元,我就是出不了院,你能想象一个女人到这个地步有多么悲哀吗?!当时因为去三甲医院贵,我是在镇上剖产的,你懂吗?你真的懂吗?

听了我也蛮难过的,一个女人,看似很风光,其背后经历了这么多,都是钱惹的祸,而老公对钱没有概念,对钱没概念的人不是赞美钱多的人,人家钱为什么多?就是因为对钱有概念,对钱没概念的都是得过且过的人。

人家的日子是那样的,咱家的日子是这样的,自然就有了对比。

你以为她不想有自己的车吗?不想住上大一点的房子吗?她曾经是多么骄傲的一个女人?那么多人追求?而却落入了这样的生活困境,能不挣扎吗?

她请我吃饭,我都觉得挺难过的,一顿饭花这么多钱。

我去给小律师送花。

小律师在会议室,忙着接客……

我过去旁听了一会。

大家都在闲聊,几个当事人,有找小律师的,有等别的律师的,大家各自倾诉了各自的委屈,最后得出了一个公认的结论:TMD,现在坏人越来越多了。

所谓的坏,就是被激发出恶的身边人。

所谓的恶不是打了骂了,多是合同违约,包括借钱不还,全是这类,倾诉时都要谈谈自己当年对他多么好,现在竟然这样对咱,忘恩负义。

我坐了一会,走了。

小律师起身送我。

在楼梯口,我说,抱抱。

她左看右顾了一下,然后迅速地抱了一下,然后又切换到正经模式了,小声地说:有监控。

我说,花不要拍照晒朋友圈。

她说,知道。

我说,我媳妇不知道我给你送花,因为你不在预算范围内的。

她说,知道。

我说,我刚买了个华为手机,用不惯,送给你吧,我看你用的华为。

她说,不要,我的也是刚买的,律师用华为是有两个原因。一是客户发来录音文件,用苹果手机打不开。二是跟客户通话要录音,苹果手机做不到。

我问,跟我通话的时候录过没?

她说,从来没。

我说,录也不要紧,又没啥,你背叛代价比我大。

她说,过些日子给我准备些酒吧,我送客户。

我说,你找别人买吧,你买我的酒,我不赚钱。

她说,你可以赚的。

我说,那我还要脸不?另外,我同事们都很聪明,她们会看,前几天闲聊,同事还问我,你跟那个XX姐是不是关系不一般?我就很好奇,从哪看出来的?我每次对你都是客客气气的,从来没有过过分的行为呀?后来我就问同事,你怎么觉察到的?她说,你说话,她敢反驳你,一般朋友不会这样的。

她问,我反驳过你吗?

我说,我也觉得奇怪,没有吧?但是一般情况是这样的,众人到我们那边都是很客气,很拘束的,而你去了有女主人的感觉。

我开车走出去了几公里,快到家了,小律师来电。

我问,咋了?

她说,我想你了。

我说,我也想你了,走了怪不舍得。

她说,我给你买辆摩托车吧。

我说,不要,我自己好几辆,现在很少骑了。

她说,要么,我给你点钱吧。

我说,不要,你咋了?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了?

她说,不是,就是想感恩。

我说,都不用,等我哪天落魄的时候,你拉我一把,这就足够了,在我富有的时候,你给我十万八万的我没有感觉。

她说,那我买点酒吧。

我说,更不用,我的酒不够卖的,用不了几天就缺货了,下批货10月初才能到港口,10月中旬才能续上货。

她说,那不是中秋节没得卖了。

我说,预算失误,原本预算到春节的,8月初就卖光了,现在卖的是搭冷链过来的一批,一共也没有多少,所以一直没舍得卖,只是推出了试喝装,培养回头客的。

她说,前些日子见你主任了。

我说,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特别是我单位的。

她说,我又不是孩子,另外我跟她也不熟,一起吃过饭而已,打了个招呼,她跟我一个闺蜜是小学同学。

我问,最近有奇葩事不?

她说,天天有,上周有个案子,我没接,因为我不接刑事案子,男人把老婆的同事打成了轻伤,刑拘了。

我问,抓出轨的?

她说,不是,女人掌握着财政大权,被同事喊着参加了北京一家P2P公司,结果公司跑路了,家里的存款是11万,女的还有6万元的信用卡,出了事以后老婆也没敢跟老公说。

我说,咱这边家庭普遍是女人掌握着工资卡,其实这是很危险的。

她说,我们家是AA。

我说,我们家是我掌握着,媳妇我是给发着工资。

她说,后来银行给老公打电话,老公才知道媳妇的信用卡逾期了,才问明白怎么回事,老公认为一切都是老婆同事忽悠的结果,就决定让他来赔这个钱,同事呢?坚决不赔,于是就把对方打了。

我说,就是疼钱了。

她说,相当于全部家当,正常上班的,两口子一年也就攒3万块钱,相当于五六年的心血,就这么扔了。

我问,要判吗?

她说,肯定判,打的不轻。

我说,俩个家庭毁了。

她说,现在各路诱惑太多了,有分辨力的女人不多。

我说,这就是我很欣赏你的原因,就是从来没想着要搞个副业之类的。

故事继续……

就在昨天,有个男读者微信上找我:董老师,我心里特别苦,你不用说话,我写你看就行了,我老婆投资了XX理财,30多万收不回来了,打不得,骂不得,她还要轻生,我还要安慰她,我总安慰她没事没事,其实哪能没事?这些钱就是我过往人生的一切积累,这些事不能跟身边人讲,别人都是旁观者,咱说多了就是祥林嫂,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么心疼自己,每天起早贪黑,辛苦了这么多年。

我能说啥?

我说钱没了,人还在,人在就有希望?

他听不进去。

他就是痛,就是苦,什么安慰都不好使,只能等待时间来疗伤。

他们夫妻俩开启了漫漫的维权路。

他说,董老师,你送我句话吧。

我说,就当是媳妇被人绑架了,拿了这些钱当了赎金,破财消灾了,不要去继续折腾了,没有任何结果,只能使对生活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最终破灭了,极端了。

作为男人,一定要撑起这个家,难过,也忍住。

日子要继续。

这些都是不小心踩进沼泽的人,经验是有了,只是翻身太难了,就如同我之前写过一段话,为什么骑电动车的人不惧怕汽车?因为得到经验教训的人,基本上都不会开口说话了。

单纯的损失了钱,其实还是小事。

主要是损失了情绪、精力,掉进沼泽的人,越是挣扎陷得越快,但是谁又能在沼泽里不挣扎呢?!

三五年内,很难走出来。

本地2009年收割的那一批做民间借贷的,你知道现在什么状态吗?

依然跟没头的苍蝇似的,就是整个人都颓废了,有些原本开着宝马包着二奶的现在去送外卖去了。

从头再来?

哪有说的那么简单?!

倘若我倒下了,其实也基本上就是真的倒下了,没有二次起来的可能了,我现在问小律师,我倒下了你会拉我一把吗?

她肯定说,会。

我真的倒下了,她也未必拉我,因为那时的我,是颓废的,邋遢的,消极的,她躲都躲不及,咋可能主动上前呢?!

明年,越来越多的个人会炸雷,我们应该怎么做?

少作死,少贷款,少拯救。

我小姑家的亲表哥,不知道是玩了什么,利滚利60多万,还不上了,人家要弄死他,家里门上都给喷上字了。

我小姑找我爹,这是我爹的亲妹妹。

我爹找到我。

我还能说啥?

我先是给出了个极端的招,就是让表哥去来硬的,就是装死还钱,意思是我的确是没钱了,要是你愿意把这笔帐结了,我就把本金给你,要是你觉得不满意,拿刀把手剁去,放贷的都是为了赚钱,不想惹事,原本把你当坏帐了,现在愿意偿还本金,已经很满足了。

可是,表哥不敢去。

若是他真这么做,20万不用就能摆平。

据他自己讲,也就是陆陆续续借了15万左右。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我给还上了,我姑要给我写个条,我说写什么写,写与不写有什么区别?

我的潜台词是,你们这一辈子是还不上了,我也不要了。

我爹在旁边训我:怎么跟你小姑说话呢?你小姑要是还不上这个钱,我们帮着还。

男人疼钱吗?

我之前觉得自己对钱概念不深,但是我是真的疼了,疼了很久很久,我的疼跟别的疼还不大一样,这点钱说多不多,我心疼的是我自己,就是我自己废寝忘食才攒点钱,而你们作死还需要我擦屁股,但是我不擦这个屁股他就真的闹死闹活的,我内心总是在骂,咋摊上了个这样的亲戚?!

因为这个事,我娘都哭了好几场,她心疼我。

千万别作死,真到了份上了,人就没脸了,我小姑跟我说话真的近似哀求,就差磕头了,这哪是我小姑啊,我都有恍惚感。

有次家庭聚餐,不知道谁又聊到了这个话题,我娘把我爹又嘟囔了一顿,意思是胳膊肘往外拐……

我爹说了一句话:你们以为我不疼这个钱吧?比你们任何人都疼!

也多亏我当时还有点钱,要是今天?

那白搭了。

做酒后,理论上每天都在赚钱,实际上呢?越投入越大,例如我要做甜白,那就要预算明年的销量,2万瓶不成问题,按照1万瓶进行保守估计,现在就要预订2019年期酒,庄园要根据预订量来留葡萄,126元/瓶的成本,我需要先打过去126万。大红马也是如此,最初我每次进几百箱,现在每次是千箱,我投入的越来越大,因为我要预定船期,要备货到春节,也需要大量的资金。

所以,我越做越觉得刘胜的“智慧”之处。

他反复承诺一点,兜底,就是你去折腾吧,卖不了无所谓,全算他的。

你还不敢干吗?!

这可能是多数人做生意的死亡方式?

扩张死!

………文章完………

扩张【懂懂日记】

以上资源由沄曦笔记整理发布,如果感觉本站对您有用,请分享,谢谢支持!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