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立学校【懂懂日记】

  • A+
所属分类:优秀文章

私立学校【懂懂日记】

最近,天热。

橙色高温预警,38度。

球馆里简直就是蒸笼,球馆就是钢结构工厂改建的,里面又没有降温设施,怎么不要40度?

不过,球还是要打的。

风雨无阻……

下午3点,我总在看表,主任问我:又想开溜?

我说,没,没。

她说,要是有事,你先走吧。

我说,我没事。

继续发呆。

没一会,娟姐过来喊我:小董有事不?

我说,没事。

她说,跟我去趟XX局。

我说,行。

我都成专职司机了……

娟姐是80年的,比我长几岁,但是喊我小董我总觉得别扭,她是我们办公室三个女人里唯一农村出身的,而且是高考困难户,高中读了六年,27岁才参加工作,工作起来也格外的认真。

平时,虽然见了面我对她尊尊重重的,但是我打心底不是很欣赏她,因为她格局太小,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茶场给我们准备了八提茶叶,放车上了,主任和二姐都没要,直接送给我了,但是她就拿走了。

怎么描述这个人呢?就是她总是很有心机,特别是在工作上,就是对工作太用力,几乎成了她人生的主要焦点,而主任和二姐呢?都属于玩票系列的,应付过去就行,什么认真不认真的,所以,她们三人其实是有隐性矛盾的,二姐曾经被人举报过,一度就怀疑是娟干的,不过凭二姐的江湖深度,即便知道也假装不知道,无所谓的事。

娟动不动还喜欢找我求证一些事,全是关于主任和二姐的私生活……

我真正讨厌她是因为有次她搭我的车,我车上放了两个马克杯,是我帮小师妹卖车她送我的,很漂亮,娟拿起来看了半天,然后问了一句:能送我一个不?

我说,你喜欢就送你一个。

她说,正好我刷牙的杯子坏了。

我真是哑巴吃黄连,我能说啥?我能说这个马克杯好几百块钱吗?我能说这个不是用来刷牙的吗?

她既然要了,我也不好拒绝,因为在她的概念里,一个陶瓷杯子不过是一两块钱,地摊上有的是卖的。

为此,我耿耿于怀。

主任和二姐使唤我,我觉得无所谓,因为她们俩都是有层次的人,不会白用我的,我付出了10分,她们会回报我20分,而且本身有一定的隐性感情在里面。

而娟使唤我呢?

是真使唤。

而且,觉得是理所当然的。

你一个临时工,让你干点活咋了?你知道临时工不听话的结果是什么吗?

直接就被外派了,去一线干活去,谁让你待在办公室?还有空调吹着,有茶水喝着,有美女陪着,你以为你是局长呀?!

娟说是去XX局办业务,其实是送材料,前后没有两分钟就跑出来了。

我心想,我把你送下,我就可以去球馆了,反正也4点多了,差不多就行了,我还真的一天到晚为了1400块钱服务你们?

别说一个月了,就是一天1400元我也嫌少。

娟问,小董,你有事不?

我说,我没事。

她问,你陪我去趟XX小学可以不?

我说,可以。

一所私立学校……

她在路上给我科普了半天,又是什么教学法,又是什么小班制,我听出了优越感,意思是她儿子要去这里读书了,下午是过来看看,参观一下,然后决定。

她问,你几个孩子?

我说,一个,比你家的大两岁。

她问,在哪上?

我说,就在你说的这个地方。

她蛮诧异的,潜台词就是你个屌丝咋也把孩子送来上私立学校了?你工资够学费不?她那表情使我想起了东北一个大姐,当时我们一起去旅行,她是第一次坐飞机,在上海集合,她是哈尔滨飞上海,我去机场接她,她很生气地跟我感叹了一句:TMD,你说机场咋这么多人?像我们这些有钱人出来旅旅游坐坐飞机就罢了,你说他们没事坐什么飞机?

这是真人真事,不过也是十年前的事了。

我把她送到学校门口就走了,我不方便随从,因为这涉及到了很多机密问题,例如学费是可以讨价还价的……

还有就是里面认识我的太多了。

我去球馆了。

因为我们约定的3点半在球馆集合,结果我迟到了接近1小时,也蛮抱歉的,因为一约就是四个人,少了一个就是三缺一。

我心想,到了肯定挨骂。

我一进门,发现他们已经是四个人了。

有个大高个,北京口音,很壮,力量很足,但是水平太菜,很明显的感觉就是三个人在陪他玩,大家心里都是不耐烦的,但是谁也不好意思说。

他们三个见我来了,仿佛见到救星了。

让我抓紧换鞋热身,准备上场。

那也不能把这哥们赶下场呀,人家自己觉得打的不错,那怎么把他赶下场?很简单,提速就可以了,让他没命地跑,一会他自己就投降了。

我们这边一般都是三局制,三局一休息。

这哥们呢,很兴奋,虽然很累,但是还想打,他们三个就休息了,那我就陪这哥们打几拍子吧,我的意思是咱打半场,省点力气,结果他非提议打全场,我心想,打全场我肯定把你溜得跟猴似的……

我溜了他一顿,他还是没有下场的意思。

相反,他在招呼其他几个人:再来俩人,打双打。

靠!

上来了俩。

谁跟这哥们一伙那是真正的勇士,毕竟有被误伤的可能,一拍子砸头上,至少要头破血流吧,那我就主动提出:来,咱俩一伙。

真是没法玩。

其实四个人打的都很累……

0比2输了,我提议咱休息一会吧,休息后,大家就不再打双打了,全改单打了,这样就可以把他晾了。

我刚学球时,总觉得高手鄙视咱,不愿意陪咱玩。

现在换位经历了,其实有了另外一种感觉,的确是没法玩,彼此都累,这哥们被晾了有半个多小时,我觉得也蛮尴尬的,买了瓶水给他,聊了几句,他老家是这里的,在北京工作,回来探家。

我问,之前打过没?

他说,经常打,跟朋友在公园,就是以出汗为目的,对规则也不是很懂。

我又陪他打了一会,后来有初学者来了,我就下场了,让他们打吧,旗鼓相当,而且有来回点。

后来,我打了四局双打,两局男双,两局混双,都赢了,而且都是大比分,咋突然这么出色了?

买了新鞋,尤尼克斯的新款,之前我买了几双送人,我自己都没舍得穿,打完折800多块钱,另外我之前的两双鞋都还不错。

我买了新鞋就要把原来的骚气红扔了。

我扔垃圾桶里了,让大爷看到了,他问鞋子还要不?

我说,不要了。

他问,哪里破了?

我说,没破,这东西就跟轮胎一样,到了报废期了。(一年三双鞋)

他问,能送给我不?

我说,可以。

我突然觉得不合适,就把鞋子又从他手里拿回来了,毕竟太脏了,全是汗水浸泡过的,我想拿到干洗店里洗一洗然后再送给他。

大爷肯定觉得我小气,说好的送又不送了。

去年,因为忘记了带鞋,我在球馆临时买了一双,李宁的,貌似300来块钱,我穿了一次觉得没法穿,不舒服,总觉得不贴脚,我就放球馆里了,我自己不好意思问,我就让教练帮我问问,看看谁喜欢那双鞋,免费送了。

后来让一个大姐拿走了,她说拿回家给她父亲穿,她父亲整天在山里放羊,穿这个鞋合适……

在停车场,我又遇到了北京大个,开了一辆京P牌照的天籁。

他递烟,我不抽。

我们站着聊了一会。

他说,没想到县城羽毛球发展的也不错,大家装备基本上都是尤尼克斯的呀!

我说,天天打球的基本上都是发烧友,可能不舍得吃不舍得喝,但是拍子、鞋子一定都选最好的,这些都是直接影响手感的。

我在想,他真像当年我到联通营业厅升级苹果数据,我总觉得县城应该没人用苹果手机……

人们总容易低估了小地方的人。

这就如同我们一行人去海拉尔打球,人家不仅仅装备都是尤尼克斯的,连球都是尤尼克斯的,这才是真正的奢侈品,一下午怎么不要百十块钱的球钱?

海拉尔,草原小城。

我刚到家,接到了个电话,球友刘的,他问我晚上有场不?

我说,没有。

他说,出来吃串吧。

我说,好。

平时没啥交集,第一次喊咱,咱必须要给这个面子,我推测他可能有事找我,他连地方都选好了,就在我家旁边,并且已经到了。

我简单一冲一搓,换上衣服就出门了。

一个县城有多少球友?

持卡会员大约有400人,听起来基数不大,但是辐射面大,能量场强,看停车场就知道了,不乏百万豪车,主要是我不知道现在百万叫不叫豪车,我只熟悉下午的场,豪车能占到1/3,当然与时间也有关系,上班时间出来打球的,要么自己创业的,要么是当领导的。

球友里,每个人都自带一张标签。

有点类似微商,就是人人都在做生意,例如他是干装修的,他是搞绿化的,他是局长,他是院长,全是这种,你想找什么人,一问就能对接上。

例如我的搭档是卖家电的,他自己数了数,球友基本上都找他买过家电。

那么,打球也就成了一门生意。

类似我们刷个朋友圈。

若是球花级别的呢?要么做民间借贷的,要么卖保险的,最近又出来了新业务,推销美年体检的,还有卖健身卡的……

球友刘找我,什么事?

很简单,我在做红酒仓储,需要中央空调,现在安装了一个5P的定频空调,只能是起到基础降温作用,但是无法实现空气交换,也容易破坏湿度平衡,所以想做中央空调+新风系统。

红酒,我完全是门外汉,每天都在学习,例如我最近才知道为什么大家夏天不做红酒,一是夏天红酒需求量小,二是夏天不便于红酒运输,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容易在路上煮了。

而我反过来想自己呢?

这期间我发出去了多少酒,是不是有的酒口感变了?

特别的自责。

知道这个事以后,我就开始咨询专家们,就是高温到底对红酒有没有影响,网上的科普文章普遍认为有影响,但是红酒专家们普遍认为没有多大影响,因为红酒在发酵过程中就经历过高温,对高温并不敏感,何况好酒都是真空的,酒最怕的其实是木塞变化。

有专家做了一个比喻,就是红酒像婴儿,怕冷怕热怕晃。

但是呢,也容易恢复,就是静放上24小时,一切又回到了原来,酒最怕的其实是日晒。

然后,我又开始求证一些大型的红酒批发商,例如你们的仓储是冷库吗?

其实,就是普通的避阳仓库。

包括船上运输也是如此,在海上漂三个月,你想想集装箱里是什么温度吧?!因为温度的事,我跟刘胜抱怨了很久,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这样让我很被动,很自责。

他给我科普了半天,认为我是多虑了。

我最郁闷的是啥?

我每样列级庄进了24瓶,不说是天价也差不多,是我留着给土豪们做套餐的,例如我做书时,有土豪就是直接让我们帮着做一面书墙。

酒也会如此,例如61家列级庄,每样来一瓶,这才说明你有格调,有一瓶拉菲有啥了不起?你有61家的。

也是这个季节运的。

刘胜反复地跟我讲:没有任何问题,首先是夜晚运输的,其次是好酒全是抽的真空,保存30年都没事,酒先静放一段时间,别动,它会变得口感越来越好的,你可以自己开瓶尝尝,就一句话,可以颠覆你对酒的所有认识。

我自己也没舍得喝。

昨天有人找我买列级庄,我没卖,我的理由就是我自己也没喝过,所以我不敢卖,我要等刘胜回国的时候,我们一起开瓶,他教教我,我觉得是真的好喝我再卖,我觉得不好喝,我就退给他了。

这些高手做事有个共性,就是兜底。

你卖不了是吧?无所谓,随时可以退给他。

我也明白刘胜为什么跟我讲要有三年的学习期,因为这里面水太深了,每个环节都有学问,那以后我怎么弄?我就秋天和春天进货,一年进一次或两次,然后放到我的恒温仓库里,让整个酒水没有见过高温。

刘胜跟我讲:也就是咱们有良心才考虑这些,做酒水的谁在意这些?

好在什么呢?我的酒从上海保税区运输过来全是夜晚起运的,我这边再发出去全是下午启运的,发的多是顺丰,一般次日上午就到达了,整个运输基本都是在夜晚完成的,我又挨着一些大客户问讯了一遍,问问酒水口感如何?普遍反馈不错,我也就放心了。

这几天,我在想,你看很多土豪们建了酒窖,搞什么恒温恒湿,倘若这个酒在海上三个月的时间已经出了问题,你再搞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例如从长生生物到物流中心的时候不是恒温的,那么到各防疫站是冷链运输又有什么意义呢?

早没意义了。

更多的酒,其实就是如此。

那能不能使用海上冷链运输?

普通柜950,冷藏柜6000,你是酒商,你选哪个?!

冷链运输,更多的只是存在于传说,除非是列级庄酒,不过到了配送环节那又白搭了,例如顺丰也卖拉菲,你买瓶试试?就是常温配送。

什么酒最怕高温?

复合型木塞,一旦高温,整个酒就变味了,一股臭鸡蛋的味道,什么酒会使用这种木塞?

2欧以下的。

十年前,也就是2008年左右,那时的青岛红酒市场很像今天的临沂市场,酒商们的主要任务是科普……

不断地举办品酒会,只要有活动就赞助,甚至银行搞一次VIP活动就赞助20万的酒,经过近十年的培养,青岛的红酒市场就相对比较成熟了,而且呈现了立体化,什么是立体化?

有普通的酒商,类似我这样的红酒卖家大约有4000家。

有私人藏酒客,例如土豪,他们的酒一般都是自己或朋友直接从海外采购的,那自然要冷链运输,小心翼翼的,仿佛从法国接了个婴儿回来,回来后放到自己的酒窖里,我们做生意总希望做有钱人的生意,但是我做红酒以后感慨最大的一点是什么?真正的有钱人是不需要红酒商的,因为他们本身就有国际视野与人脉,他们买酒买包是真的飞到法国去,刘胜就跟我谈过这个观点,不要试图把红酒卖给马云,因为马云想买法国红酒可以直接联系巴黎市长,而是要把生意焦点放到国际视野不是那么款的中产及以下阶层,最近有些老板过来找我玩,他们会顺手买箱酒,这酒他们真的会喝吗?未必,只是买了个面子而已,他们对红酒的认识是要超出我的,也喝过好酒,也有好酒渠道,基于这些,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我准备卖列级庄酒是不是一个错误。

有庄园玩家,例如去欧洲买庄园,例如程海燕。

非常非常的立体。

这是一个值得深耕的行业,这些日子阿俊姐经常鼓励我:我是看着青岛红酒市场发展起来的,这个领域是个无底洞,只要你会玩,总有人陪你玩,你玩多大都有人敢投,例如几个亿去买个庄园,告诉你,这是永久性产权,是可以留给子孙后代的。

阿俊姐认为,临沂市场落后青岛十年以上。

还处于培育期。

就是大家还不知道红酒的好与坏。

你看香港为什么很少有酒庄?

因为越是发达地区,红酒的两极化越重,要么就是普通的餐酒,跟啤酒一般,去超市买就行了,国内的张裕就已经达到了这一点。

要么是高端一点的红酒,主要需求者是有钱人,有钱人多会采取海外直购的方式,就是通过中间商直接从源头采购。

所以,不需要大陆这种遍地都是的酒庄。

这些酒庄的主要职责,其实是科普,都在努力地培育市场。

球友刘请我喝酒,自然是谈业务,给我科普了半天中央空调,一句话:中央空调好不好用,省不省电,核心在于设计跟施工,要占到七成以上。

懂了。

不能光看价格,也不能光看品牌。

谁干的活,怎么干,这才是最关键的。

我心想,你消息真灵通……

我没有答应他,也没否定他,他提出次日要去帮我量量尺寸,出个设计方案和报价,让我参考一下,我答应。

次日,继续上班。

我觉得自己像演员,一天要演N个角色,这样也有好处,就是我能站在另外一个角度去审视自己的另外一个角色,例如我上班发呆的时候可以考虑考虑事业,那我就要思考我该怎么定位这个红酒生意?最终方向是成为庄园主还是自有品牌?

这都是我需要思考的。

上班,主任和二姐开会去了,办公室只剩我和娟。

娟开始问我学校的事。

她问,你儿子在那里读书,你觉得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我说,长高了。

她问,你不觉得那个学校的教学质量不好吗?

我说,我又不是指望他去学认字的,我也不喜欢实验小学的那种教学法,家长和孩子全成了作业的奴隶,一个班六七十个孩子,想想都头疼。

她说,我问了几个朋友,他们都说不该去上私立学校。

我说,那是因为你问错了人。

我觉得她转变好快,昨天还那么有优越感,一天的时间就反转了,是不是因为我儿子在那里读书?让她觉得,呀,原来私立学校里也不全是优秀家庭的孩子,也有临时工的孩子。

她说,人家说,那里的老师很多都是从农村考上来的。

我说,那又如何。

她说,教学不行。

我说,我觉得还可以,要是不行我早给转到实验小学了。

其实,我压根没考虑过教学好不好的事,我的原则很简单,学校里管饭,孩子可以多吃点,若是我们几个大人伺候孩子呢?他连青菜都不吃。

这是我选择私立学校的主要原因。

当然,社会活动也多,动不动搞个军训拓展之类的,还会搞游学,例如周末去济南野生动物园……

我觉得很好。

为什么我不考虑学习成绩呢?

因为,我觉得孩子足够优秀,在哪都是佼佼者。

公立学校不是说不好,而是太用力了,还是延续了应试教育的那套理论,一切以成绩说话,一切为高考服务,说白了,饭碗教育。

我个人觉得,娟考虑最多的还不是教学质量,而是学费,学费只是部分开支而已,还有大量的活动经费,周末活动你要参加吧?一年额外花个万儿八千很正常。

其实,我是建议她让孩子读公立的。

私立学校的孩子太容易形成攀比,越弱的孩子越容易攀比,而强者是不需要攀比的,若是不能达到家长的平均线以上,不建议去。

这是事实。

但是,我不能跟她说,我说了她会把我当场讽刺一番的。

她内心是瞧不上我的……

县城奇怪的鄙视链,正式的鄙视临时的,临时的鄙视有钱的,你有钱有啥了不起?你也不过是老百姓,而咱属于体系里的。

那么,县城里的公务员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正科?

想都别想,可能性几乎为0。

副科就是大家追求的终极目标,谁都想退休前弄上,但是谁也不好意思说,也不敢讨论,生怕暴露自己的“野心”。

我更喜欢观察她们三个的原生家庭。

从行为上去观察,主任的父母都是文化人,主任身上也有文化气息,就是那种书香门第出来的人,整个人给人感觉很秀气,有文化底蕴。

二姐呢?

父亲当官,母亲就是庄户妇女,二姐也没读过书,身上就有了江湖气息,但是呢?她身上也有大户人家出来的气质,例如接人待物恰到好处,属于能行走江湖的类型。

娟呢?

农村出来的,还带着农村气息,最有意思的是,有天我发现她从二姐抽屉里拿零食吃,仿佛是拿自己的,没觉得有任何不妥。

三个人,差了一代人。

我?

应该介于娟与二姐之间吧,我在努力把孩子培养成主任那样的人,就是整个人内心是充满善的,是一个很包容的人,很少见她抱怨过什么,偶尔有企业主来了,也是非常的客气,那种客气是发自内心的热情。

娟为什么对孩子教育这么用力?

她就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实现这种超越……

换句话说,还是拔苗助长,一个孩子是很难跳出原生家庭所搭建的天花板。

下午,我在球馆遇到了宋姐。

她笑着问,小董咋去当卧底去了?

我说,哪?我很珍惜岗位好吧。

她问,咋突然想上班了?

我说,前些日子,老师家访,家访完了以后要拍合影,还要填写家长信息,工作单位一栏我给空着了,老师问了一句,我儿子给抢答了,我爸在XX局。我从儿子眼神里读出了自豪,我儿子哪懂什么临时工正式工,他只知道自己的爸爸很牛B,是干部。

她说,要是回答我爸是作家不是更好吗?

我说,作家这个头衔太假了,连我自己都不信,老师、同学就更不信。

她说,单位里的事,可不是什么都能写的。

我说,我有数,明白高压线在哪。

她说,风花雪月无所谓。

写人也是很有技巧的,不是什么人都能写的,例如主任、二姐,这种随意写,她们呵呵一笑就过去了,也不介意,但是娟姐不能随便写,因为娟姐会较真,会闹腾,甚至会反击,因为她太容易入戏,最敏感的就是被人鄙视,他反击的方式就是鄙视回来。

所以,对一个人至高无上的评价就是:他/她是一个包容的人!

………文章完………

私立学校【懂懂日记】

以上资源由沄曦笔记整理发布,如果感觉本站对您有用,请分享,谢谢支持!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