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懂懂日记】

  • A+
所属分类:优秀文章

唉~!【懂懂日记】

同事聚餐。

主任给我打电话:你怎么去?

我说,我叫了辆滴滴。

她说,你开着车吧,过来接着我。

我说,好的。

我取消了行程,回车库开上车,去接她,她给我拿了一些东西,我开后备箱,她放进去,我也明白了她为什么让我开着车。

晚高峰,略堵。

她说,我有个事咨询一下你,XX肿瘤医院你有熟人不?(四大肿瘤医院之一)

我说,这个我不能准确地答复有或没有,若是找,肯定有读者在里面。

她说,我表哥的大舅哥,胰腺癌,确诊了。

我说,胰腺癌不用治,等着就行了。

她说,才45,能看着等死吗?咱这边的医生不建议手术了,但是作为家属的原则就是宁愿治死也不能等死,上周日子跑到山大医院,人家直接拒收。

我说,现在肿瘤太多了,住院都住不上。

她说,你帮着问问吧,有一线希望也去,哪怕是心理安慰。

我说,可不少花钱。

她说,钱不要紧,他本身是搞石子的,不缺钱。

主任委托我,那我肯定很用心找,我就发了个朋友圈:有在XX肿瘤医院上班的朋友吗?

很快就有联系我的,有医疗代表,有护士。

有护士就不用找医生了。

因为,每个护士都有能说上话的、熟悉的医生。

这个护士还是山东人,老家是黄岛的,我把大体情况一描述,她的建议就是别去了,浪费钱,也没有任何意义。

我也表达了:他不缺钱,就是想花点钱。

她说,行,那来了找医生给看看。

联系好了之后,主任的表哥找到我,他问问什么情况,我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他的意思是关系靠谱不?

我说,没问题,放心吧。

表哥给出的任务很简单,就是给最牛的医生2万元,不用给开刀,也不用给手术,只需要让大舅哥临走之前心情好一点,意思是让医生说句违心的话:你放心,你这个不严重,只要你积极配合,一点问题都没有。

就这么一句话,给2万块钱。

让我陪着去。

我、表哥、大舅哥,我们三人去,我心里略不爽,你是个时日不长的病人,我开着自己的车拉你跑七八百公里,你走了让我的车往后可怎么开?

表哥毕竟当领导,什么都懂,他租了一辆车,瑞风商务,抱了床被子放中间,意思是若是大舅哥累了可以躺一会。

只是这破车太难开了。

表哥在一个单位里当三把手,我想起了一篇调查报告,后来这篇文章被和谐了,是一位学者写的,就是县城官场的家族化。

其实,真是如此,主任的亲戚不是在这个局就在那个局。

大舅哥,一看就是个社会人,背上还纹着大关公,说话嗓门大,口头禅是草他娘,压根没觉得他是个病人,有说有笑,让他躺着?他才不躺呢,坐副驾驶的位置,抽了一路烟,几乎没停过。

我连空调都不能开,半开着窗户,跑80~100。

谁躺着了?

表哥,躺着睡了一路。

我和大舅哥吹了一路,我们俩还很有共同话题,谈起他的创业史,那真是眉飞色舞,讲他怎么包的山,怎么搞定的村支书,怎么跟村民斗……

很赚钱吗?

也没有想象的那么赚钱,一年五六十万,当然,作为一个农民而言,够厉害的了,我问他一天抽多少烟?他说三盒,不是说他自己抽三盒,而是要消耗三盒,他是一个很场面的人,遇到放羊的老头也给点上支烟,喜欢分烟。

在济南到德州段,有个面包车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车坏了,走S,在面包车第一次切入我们车道时,很是吓人,大舅哥吓的烟都掉裤子上了,我没动方向,缓踩了一下刹车,就避过去了。

大舅哥甚是佩服。

我接着吹了句牛:这脚刹车,20年的功底!

要是换个新手,肯定被面包车带走了节奏,一把方向,接着就撞护栏了。

到了肿瘤医院驻地,已经是下午了。

我们先找住的地方,附近有如家,有汉庭,大舅哥觉得很愧疚,意思是觉得我们俩人陪他来太耽误时间了,非请我们住喜来登,结果那天有会议,房间爆满,只剩行政级的了,两千多,我和表哥都劝他,意思是咱随便住住就行了。

不行,继续找。

后来找了一个弱一点的,叫艾丽华公寓。

一个房间也600多。

开了两个房间,他们俩一个,我自己一个。

我就把小护士喊来了。

注意,小护士是开着路虎揽胜来的……

叫小护士是不对的,她是74年的,是大姐姐,大姐姐就请我们三个吃晚饭,大舅哥感慨万千,非要喝点,人到了这个地步,想喝就喝吧。

大舅哥把山东人劝酒的套路使出来了,总是劝小护士喝点,哪怕你意思意思也行,小护士在劝说之下,喝了一杯啤酒,大舅哥又来了,你看,你已经喝了一杯了,肯定不能开车了,干脆找代驾吧,你见到了你的懂懂老师,你能不表示表示?

男人有个共性,就是劝女人喝酒也有快感,甚至仿佛能到高潮。

酒足饭饱,把小护士喝的满脸通红。

我去结了账,小护士不乐意。

我说,你别管了,我回去能报销。

大舅哥想去唱歌,我知道他想什么,他不是想占小护士的便宜,而是就想让小护士多待一会,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要装的很正经。

最终,小护士提议去酒店大堂坐会。

在大堂聊了一会,我看时间不早了,让她早点回去了,我送到停车场,帮着叫了代驾,把装有现金的信封交给她,2万块钱。

她说,钱不用。

我说,收下吧,他不缺钱。

她说,现在不是过去,医生不收钱。

我说,不收小钱。

她说,你怎么理解都对。

我说,这些其实我是理解的,例如我现在去上班,就理解了过去理解不了的一些东西,能收别人送的三万两万的都是窝囊废,但凡是稍微有点本事的人,就不会收这些小礼,相反格外的清廉,因为背后有大金主。

她说,明天上午你们直接去找我,我带着你们去找主任,主任给看一眼,安慰几句,你们接着回去,可以不?

我说,可以。

她说,要是实在想住院,就住几天,也行。

我说,行。

次日,我一去医院,立刻想起了当时跟老杜的对话,我调侃老杜退休前能收2000万,老杜自称不可能,但是我到了这里,第一件事就是坚信了2000万绝对是真实的,而且不止2000万。

你知道肿瘤医院是什么状态吗?

农村逢年集。

这是一群求生者,他们愿意把所有的收入都奉献出来……

若是在这里当个主任,弄不到2000万?

那,他不配当主任。

你知道为什么吗?

早上排队,有土豪就提出:我出10万元,能否先让医生给我看看?(小护士跟我说的,原话)

对不起,不可以!

只为了排队,10万元都不好使。

在那里,你仿佛觉得钱真的通货膨胀了,不灵了,医院内部停车场就是车展,什么宝马路虎,那都是小护士们才开的好吧。

我拍了几组小视频发给了老杜。

我给老杜发的一句就是:2000万,我真的信了,发自内心地信了。

我不仅仅信了2000万,我还信了另外一个传言,就是国内有顶尖的医疗团队,专门做会诊的,里面的专家都是亿万身价的。(这是一位医生读者跟我说的)

我真信了。

而在来这里之前呢?

我把这些传闻都当笑话来听了。

来肿瘤医院才知道,钱不好使,至少你那点钱不好使,有钱有啥了不起?算个毛啊,再多的钱你花不出去,于你而言那就是废纸。

一切基本上按照剧本进行,走的绿色通道,就是没挂号没排队,直接去的,医生也按照剧本台词说的,说得我都信了。

大舅哥提出,要在这里住下,意思是积极配合治疗,相信专家,相信专业。

住下住下吧。

接着办了住院手续,小护士又找了一位师姐,师姐又找了护士站,给找了一个临时床位,类似走廊里的折叠床,只是在屋里的……

这已经是大面子了。

当天是周日,因为大舅哥完全可以自理,头脑清醒,又那么壮,根本不像个病人,表哥的意思是晚上我们俩先回去,周一上班,然后让家里人周一过来。

大舅哥同意。

周日晚饭,叫了外卖,我们计划是吃完就走,我也跟小护士打了招呼,准备告辞。

吃过饭,大舅哥有些疲惫,意思是躺会。

我们俩又陪着说了一会话。

他呢,脸色不大好,反正不大舒服,没啥血色,又仿佛很舒展,就是整个人仿佛突然面善起来,他拉着我的手:董,去给医生包个红包,让他上点心。

这时,我就读到了跟过去不一样的信息,就是有绝望的感觉,他的意思是不想死,希望医生不要骗他,他什么都知道,只希望能活下来。

他应该也知道我们在演戏骗他。

我刚要去找医生,他说自己吃坏了肚子,要大便。

弯腰,起身,突然咳起来,吐的全是血,是什么状态呢?跟电影里被人捅了一刀的状态是一致的,血就那么从嘴里流出来。

我想去喊医生,表哥摆摆手,意思是算了,前后就那么几秒,人就没了。

我们俩把他放平。

我们俩都没哭,说实话,我们俩都是外人,表哥去给家人打电话去了,我把大舅哥的眼睛给合上了。

一切就是这么突然。

刚才还有说有笑,一会就没了,医生说是他起身时压破了肿瘤……

我们帮着工作人员把他推进了冰柜里,放里放的时候,他身体还是热乎的,我和表哥往回走,剩余的事是需要家人去处理的,我们还要上班。

在路上,表哥说,其实我知道他今天要走的。

我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说,今天眼皮一直在跳,有一种直觉吧,一般人是活不过一个月,他这是活了三个月,大烟大酒,这么折腾,也够本了,上周去山大医院时,人家医生就说活不过两周了。

我说,早知道咱今天上午拉他回来。

他说,本来就是这么安排的,闺女还没出嫁,不能死在家里。

我觉得特别难过,难过的是一个人临死时都不能选择死在家里,只是因为风俗,我们这边的确是有类似的说法,包括我们一些亲人,在生命垂危之际,也会被抬下床,在抬下来的时候,那眼神是那么的渴望。

我懂了,应该是这样的,家人之所以决定送他去XX肿瘤医院,只是希望能让他在生命的最后是充满希望的,不至于悲伤,意思是看吧,带你来中国最好的肿瘤医院了,医生也说了,能治好你的病,别担心了,听话,放心的走吧。

再硬的人,在生命面前也服软。

说不怕死,都是假的。

大舅哥绝对称得上硬汉,最后,还是半哀求的希望我去给送个红包……

回来的路上,我觉得表哥比我道行深,我一直都坚信大舅哥是拒绝治疗的,因为他是活的很随性的人,肯定不会住院,而表哥以及家人都坚信大舅哥会主动住院。

只是住的时间有点短,人没了。

我回来后,小护士跟我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安慰我,她以为那是我亲戚,我也说明了,与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完全是路人甲,我只是打酱油的,我也不悲痛,即便悲痛也是对人的脆弱悲痛。

小护士说,在这些地方上班,对这些都麻木了,就是随时可能从某个病房里就传出哭喊声,说明,有人走了。

倘若最后采访一下大舅哥:你愿意拿你全部家产换一个月的生命不?

他肯定急忙点头,我愿意,我愿意。

人在生命垂危之际会有信仰,信仰谁?

主治医生,那就是自己的真神,是依赖关系,就是我的命运真的掌握在你手里,希望你能救救我,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我在想……

大舅哥的媳妇会改嫁吗?

带着家产。

肯定会,只是时间问题。

我再回头一捋,我越觉得自己仿佛进了一个圈套,例如为什么不让开我自己的车?说明表哥已经很明白,这就是送他最后一程,甚至可能会死在车上,没法跟我交代,表哥的意思是计划让大舅哥最终死在肿瘤医院里,但是也用不了多少时间,顶多一两周。

真郁闷。

我们往回走,家人往那赶,赶去火化,原本就是计划全体家人陪他最后一程的,没想到住院当天就死了,让众人有些措手不及。

我回来后,两天没去上班,周三去上班,主任趁没人在的时候问了我一些情况,意思是要请我吃饭,给冲冲晦气。

我说,没啥晦气的,反而觉得成长了很多,我在想,假如我也是如此,我该怎么选择自己的最后一程?可能会选择安乐死吧,当然这只是假设,实际上,可能也是被儿女送到了肿瘤医院,然后抱个小盒子回来,那时我就不想死了,关于死亡的一切假设都只是假设,人临死时只有一个念头,我想活。

她说,表哥说,你真厉害。

我说,没啥厉害的,其实找不找人是一样的结果。

她说,想想,人这一辈子,唉!

我说,要是真去医院待一段时间,就没有斗志了,要么就跟医生似的,活彻底了,无所谓了,不在意了。

医生,每天也是在修行,生死级别的修行,大彻大悟了。

中秋节、春节是红酒销售旺季,要占到年度销量的一半以上,所以大家都在纷纷备战中秋。

我主要做一款酒,大红马。

因为我今年是起步,刘胜给我规划的就是年前1000箱酒,中秋节前500箱,中秋节后500箱,结果一不小心让我给卖光了。

于是,临时补货。

预计8月底到达。

结果,船要停靠新加坡两周,那么可能就要错过中秋节了。

很是郁闷……

那需要找备选方案。

要么,做入门款酒,30元的成本卖50元,按箱起售,不是AOC级别的,但是也不是1欧酒,在法国卖2.4欧。

我也思考了好久,我觉得若是做这种酒,又回到了传统的红酒套路,走礼品渠道了,不谈口感了,不谈性价比了,只是单纯的礼品游戏,我需要去做包装,卖包装,例如一个漂亮的真皮礼盒,里面两瓶红酒,成本71块钱,我卖99包邮,肯定能卖不少。

但是,失去了意义,而且这个玩法不需要成本30元的酒,成本3块钱的酒更合适,因为只是一个礼品属性,不需要谈口感。

要么,做列级庄酒,列级庄就是法国红酒的至尊标准,1855列级庄只有61家,但是做列庄酒有个缺点,就是不可能靠价格取胜,因为做这个酒的人太多了,其中还有一大部分假酒。

例如拉菲进到中国的成本是7200元人民币。

你觉得你7000元买到的是真的吗?!你按照这个价格去京东天猫上找一圈,你会发现很有意思……

我对这个行业越研究,越觉得水深,有些时候,进出口都只是一个概念游戏,货可能没动,却摇身一变成了进口酒,越是小的港口越容易出现这样的问题。

红酒运输、储存也是大学问,例如普通柜与冷藏柜的运输价差10倍。

那问题来了。

别人为什么选择你?

偶尔有人问我这个问题,我都是这么回答的,于我而言,卖红酒就是玩票,虽然赚钱但是也赚不了几个钱,若是我去弄虚作假,我失去的一定会大于我得到的。

我不需要去挑战这个概率。

若是不能保真,我连碰都不会碰的,因为那是作死。

实际上,真酒往往是玩票的人做的,因为都是做熟人生意,高背叛砝码,自己选酒,自己进酒,不会犯低级错误。

我觉得初心很重要。

当年,本地这些建筑公司都还是小型建筑队,联合施工建了一座学校,学校在改建时,多数教学楼一拆就倒,只有一座教学楼拆了半个月,承建这座教学楼的那支建筑队也没有被上帝亏待,早已经是本地的行业领头羊了。

原因很简单。

他在做良心生意。

所以,他比别人的生命力都旺盛。

我给同事们开会也是这么讲的,我们是试错阶段,不要冒进,我们要循序渐进地发展,不要求爆发,求销量,否则一旦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全盘皆输。

刘胜自己不卖酒,而是他手里有一批懂懂。

前几天我在朋友圈晒的那个95后,她去法国找刘胜选酒,俩人一起去了波尔多,进了183万的酒,这酒到国内的市值是900多万,春节前就能消化掉。

刘胜总是拿她来说我:看吧,我培养了三年,把她从一个小姑娘培养成了富婆。

他有一个详细的大客户系统,给我看了,每个大客户都配四个服务专员,前十名的年进货量基本都在1000万以上。

他笑着感叹:董老师,我服务着这么多大客户还要辛苦教你卖酒。

我说,你别着急,用不了两年,我就把他们都超越了。

我坚信这一点。

我没有使出我的杀手锏,刘胜给我的定义就是三年的学习期,为入门阶段,这三年我就是自己摸索摸索,做做零售,学习一下相关的知识,这些日子,我越学习越觉得行业水深,良心难寻,同时又是一个很有乐趣的行业。

我若是想爆发,我完全可以从两个渠道爆发。

例如我可以发起一个众筹,百人众筹一个红酒品牌出来,做联合品牌,例如跟列级庄合作,生产副牌酒,不用找一级庄,可以找五级庄,然后呢?百人一起去参观,这本身就是一个背书,众人的见证。

法国红酒是这样的,除了出名的61款酒外,其余酒都可以称为杂牌酒,当然很多人宣传XX酒是法国日常饮用酒,这不说明什么,因为法国老百姓消费很低,喝的都是餐酒,就是最便宜的酒,好酒都到中国来了。

AOC级别的酒,都要6欧以上,一般人也不喝。

杂牌酒最难解决的其实是:信任。

地方酒庄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全靠老板吹。

例如我的大红马,在某酒庄的零售价是555元/支,有图有真相,我发过朋友圈,也是我们这个圈内朋友做的,这可不是一般的AOC,是有机认证的,故意一讲,你听得一愣一愣的,买了。

喝喝尝尝吧,不错。

即便给你打个折,也要400块钱吧。

不夸张。

但是,众筹就可以解决这个信任问题,因为众人见证,我见过这么多做茶叶众筹的,我觉得做的最出色的就是吕建锋,他最初是做品牌茶的B2C商城,51普洱,积累了大量的中高端客户,然后在众客户间发起了众筹,大家一起去寻茶、炒茶,每次都是如此,慢慢地成了一个品牌叫后月。

我认为,这是非标产品成名的捷径。

就是一筹成名。

前提是真懂,真做,还有就是老板的初心必须好,就是真的想做良心产品,慢慢就做起来了,你要这么想,假如做10万支酒,均摊到百人身上,不过是人均千支,大家一起吆喝,用不了多久,就卖光了。

吕建锋的玩法是这样的,例如众筹上2吨,可能参与众筹的人只要了0.5吨,剩余的1.5吨他是自己留着卖的。

网友普遍喜欢信任群众。

觉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刘胜一直给我灌输一个思想,靠自己卖货是不可能做大的,必须要建立渠道,不断地复制出N个懂懂来,就如同他找到了我是一回事。

这个于我更不难,我若是招商加盟,瞬间几千人就起来了,例如我要求每人至少铺货1万元,那么这么多钱就敛到手了。

但是,这不是我想玩的。

因为,我自己都没摸索透,难道最终都让大家自己喝掉?

我都很难证明我的酒是法国来的,好喝的酒,他们更难证明了,我怎么证明?我拍了一组照片,大红马在法国,庄园的、流水线的、餐厅的,结果大家说是摆拍的,我提供报关手续,结果跟我说淘宝有卖的,5元一份,随意做。

很难证明。

我只能手一摊:好酒会说话。

我可以这么自信,意思是你不买算了,有的是买的。

但是,他们呢?

他们自己也不敢百分百确认这酒真是从法国来的,刚开始还是绝对信任懂懂,但是众人七嘴八舌一说,越想越觉得自己被懂懂骗了。

刘胜一直想让我做落地酒庄,就是深耕县城市场,他给过我数据,本地县城的红酒容量是7500万/年,那我就需要摸索出非人脉式卖酒的方式,就是真的可以赚钱的模式,在这个基础之上,那么我就可以把这个模式复制到全国。

这也是我的优势,就是迅速复制。

其实,能否在本地非人脉式卖酒成功,这本身就是个未知数。

我自己也不确信。

8月8号,有个环驾中国的团队出发了,之前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让他们全程选出100个景点来,帮我拿着大红马拍照,我赞助5万元。

我一说出这个想法。

鸡哥他们几个也纷纷表示,很愿意采取类似的广告模式合作。

你要这么想,这等于把自己的品牌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我每天发一张就行,例如大红马在泰山之巅,大红马在滇池水边……

很提升一个品牌的文化深度。

若是团队接类似的业务十多个,就足够出行成本了,有类似需求的绝非我一个,5万元可以让你的品牌围中国走一圈,谁不乐意?

但是。

又回归到了最本质的问题。

你是否有商业价值?是否值得信赖?

否则,就跟我们一起出去玩时,也有小伙伴接了类似的单,完全是应付,彼此都不满意,一个觉得我给了你1000元你连张漂亮的照片都没给我拍,一个觉得你才给了我1000元就想让我帮你拍这么多照片。

所以,事都是好事。

关键是谁来干!

………文章完………

唉~!【懂懂日记】

以上资源由沄曦笔记整理发布,如果感觉本站对您有用,请分享,谢谢支持!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